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满堂红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85 2019.10.20 10:35

  宋府的端午宴依旧热热闹闹的开了起来,宋府一直有端午宴客的传统,端午这一日,金陵城诸多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会来踏青作客,宋太夫人身体见好,也想着和亲友们闲聊可以舒心解闷,也出现在女眷们的酒席上。

  女眷们都在内宅坐席,传菜虽然不曾停下,这些内宅女眷倒是吃不了多少,随着最后两道八宝糟鹅和佛跳墙的上桌,女眷们惯例的各自尝了两口,就都放箸开始拉起家长里短那些事,无非是各家婆媳以及自家丈夫子女那些事,沈杳娘这样未出阁的女子,自然是插不上这些闲话的。

  沈杳娘愁眉紧锁,看得出来有些心绪不定,她漫无目的的扫视着周围,看见了远处朝她使眼色的阿绿,她纠结片刻,还是借口方便,离了酒席朝阿绿走去。

  阿绿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咽了好几口口水,但是心中明白还是宋笠的事要紧,便领着沈杳娘,三弯两拐的到了听琴轩,沈杳娘进去之后,阿绿轻轻地掩上了门,她嘴角微翘,一看就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

  湘谣犹豫的看了她一眼:“你这样真的不会出什么问题吗,要不还是跟宋公子知会一声吧”。阿绿摆手:“这些读书人,脑子都读坏了,只知道夫子曰,我看不推他们一把,这对苦命鸳鸯就真的要劳燕分飞了,有我看着,不会出事的,你快去吧”。

  湘谣又犹豫了一会,才无奈的朝酒席处去了,阿绿略一施法,听琴轩便开始着起了火。

  外面的火势起初并未影响内室,沈杳娘毫无知觉的看着宋笠,掏出一个蝴蝶玉簪,递给宋笠说:“这是我过生辰时,表哥送的贺礼,现在我要定亲了,还君明珠”。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宋笠看着那玉簪:“既然是送出去的礼,就没有收回的道理,我想跟表妹说,这些年你待我的好,宋笠会刻骨铭心,只是人生多的是阴差阳错的事,无论往日我想过什么,如今都是昨夜星辰昨夜风,我们都各自忘了吧,希望你回家之后,可以一生顺遂喜乐”。

  沈杳娘眼中含泪:“往日并没有什么事,是表哥记错了,我都不记得,表哥要是记得什么,也请都忘了吧”。

  宋笠怔住,两人相顾无言,这时浓烟也涌了进来,火势迅速的烧了起来,二人这才惊觉,宋笠一把拉起沈杳娘的手,想要从里面冲出去,阿绿哪里肯让,暗中施法阻止了他们。

  另一边的湘谣已经到了酒席,她神色慌张的说:“不好了,太夫人、夫人,听琴轩走水了”。桌上众人听了都愣住了,沈氏一边取了对牌,让人叫外院内院的人都立刻去救火,一边问道“房中可有人”?

  湘谣神色诡异回禀:“大少爷在里头”。宋太夫人听了,有些慌乱和气愤:“啊,你们这些丫头是怎么伺候的?要是大少爷有什么意外,看我不剥了你们的皮”。说完她带着警告的看了沈氏一眼.

  沈氏既高兴宋笠身陷火海,又觉得自己这天外飞锅背的沉甸甸的,只好说:“娘,那些事还是秋后算账吧,我们快去听琴轩瞧瞧情况”。

  宋太夫人听了就急急扶了丫鬟的手,一行人匆匆的朝着听琴轩走去,而此刻宋笠和沈杳娘一直逃不出去,十分的惊恐沮丧。

  沈杳娘觉得自己大限将至,握着宋笠的手,泪眼盈盈的说:“表哥,我对不住你……”宋笠有些疑惑,以为她吓糊涂了,摇头说:“是我请你来的,应当是我对不住你才是,白白拖累了你”。沈杳娘摇头:“不,有些事我一直没对你说……”

  宋笠阻止她:“不想说的就不必说了,看来今天我们是逃不出去了,不如我们就在此拜个天地,也算此生无憾了”,

  沈杳娘又摇头:“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宋笠痛苦的望着她;“就算是我们都要死了,你也不愿意吗?”沈杳娘说:“不是不愿意,而是我不配,也不能,如果你九泉之下知道了有些事,也不会原谅我的……”

  宋笠泪盈于睫,不解的看着她,这时宋太夫人等女眷已经到了,阿绿见万事俱备,这东风也该吹了,忙暗中施法,帮着就救火的人扑灭了听琴轩的火。

   沈杳娘正要对宋笠说什么,已经有外院的管事冲进来救人了,他们见沈杳娘也在里面,也是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便拉着二人冲了出去。

  站在外面的一众女眷看到宋笠先是松了一口气,待看到后面还跟着沈杳娘,不禁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待反应过来后,都开始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起来。

  沈氏脸色铁青,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无论如何也说不清,何况这院子里站着这么多爱嚼舌根的女眷,恐怕不出三日,整个金陵城都会知道宋家大少爷和沈家小姐,做出了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此事一个处理不慎,两家的体面都没了,她作为宋笠的继母、沈杳娘的姑姑、主持中馈的夫人,只怕是两家都不会放过她,这次本只想搭高台看戏,没想到反被戏棒戳到了肺管子。

  宋太夫人见了这个情况,先是尴尬的脸红,毕竟在自家,自己的大孙子和未出阁的姑娘这样暧昧不清,这满院子的亲朋女眷都盯着她们,她只想抡起拐杖敲宋笠的头,问他书都读到哪里去了,但是木已成舟,如今追责已经无用,还不如硬着头皮解决眼下的破事,她想着宋笠对沈杳娘的一往情深,又想着郦氏的枉死,决定干脆成全他们算了。

  宋笠和沈杳娘站在那,留也不是,走也不是,脸上俱是通红一片,有几个八卦的外府女眷就露出‘我懂的’的表情,一脸暧昧的笑着看着她们。

  宋太夫人毕竟是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人,立刻换上笑脸,拉了沈氏的手说:“孩子们大了,都有自己的主意了,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有些事该定的就定下来吧”,说着到底想着都怪沈氏教不好侄女,要不然怎么会放任沈杳娘勾引宋笠,狠狠地捏了沈氏一下。

  沈氏知道宋太夫人是提醒自己,赶紧救场,宋笠是男子,这事传开了,最多被人嘲笑不懂规矩,了不起将来做官后,被御史参一本失德的状子,仕途受些波折,沈杳娘这下名声可是全完了,不嫁给宋笠,只能一死了之,她暗恨沈杳娘不知轻重,死不足惜,但现下为了两家的名声,不得不及时止损。

  沈氏笑的和花一样灿烂:“这两个孩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一直觉得金童玉女一样的般配,既然太夫人松了口,我看他们都不小了,还是赶在我们大少爷明年下场之前就把婚事办了吧,大少爷也好一门心思的读书,省的想的太多反而耽误了学业,我们老爷得了旨意,明年就要升调入京了,也算好事成双,图个吉利”。

  沈氏先是甩了半口黑锅给宋太夫人,暗示大家宋笠和沈杳娘未定亲是宋太夫人以前不松口,撇清了自己,又指责是宋笠想的太多,先勾搭的沈杳娘,最后提及宋渝要升迁了,警告院子里的女眷们不想得罪宋家,就不要乱说话。

  宋太夫人不想在此刻节外生枝和她计较,忙笑着点头:“正是这样,喜事就得成双成对的办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