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种因果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44 2019.10.28 08:49

  陈怒海见姜天清有些不悦,便软了口气说道:“我这也是和你说,自然不会和外人说这些,平白害了人家姑娘的,你放心好了,我敢打包票,小澈和阿绿姑娘一定是两情相悦,只是他们年轻人,难免脸皮薄,我们更应该多撮合他们才是嘛。”

  姜天清见陈怒海说的无比的自信,也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犹豫,难道姜云澈真的和阿绿相互爱慕不成,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倒是一桩好事,他觉得唐家人心肠好、讲道理,阿绿又是跑江湖的,和姜云澈也能互相照应,无方玉的难题也得以解决,当做聘礼给她们也不算不孝,毕竟嫁过来两家就是一家人了,而且每天来姜家探病的小姑娘实在太多了,他隐隐觉得有些好像根本没和自己的夫人来往过,不会真的是来看姜云澈的吧,姜云澈毕竟没成亲,要是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姜天清叹气:“是真的就好了,但愿人家姑娘看得上他,不过不管是不是,如果真的救好了夫人,无方玉也只能给她们了,欠了这么大的人情,不能不还,到时候我自己去父亲坟头请罪。”

  陈怒海还在美滋滋的想着姜云澈和阿绿将来在一起有多般配,连将来孩子的名字都快想好了,听了姜天清的话,觉得他就是杞人忧天,搞不清楚状况:“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说能成,这事就肯定能成,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姜天清觉得这事八字还没一撇,不知道他哪来的滔天自信,无语的摇了摇头,两人各怀心事的回到了天海镖局。

  姜天清一回到房里,就看到邻家邢记香铺的小女儿邢紫鸢,她正在细心照顾自己沉睡的妻子段氏,姜天清看了就对侍女蕙心说:“蕙心,刑姑娘是来作客的,怎么能让她服侍夫人呢?”

  邢紫鸢笑着说:“姜大哥回来了,我也只是顺手帮个忙罢了,姜大嫂以前对我很好,我也应该来看看她。”邢紫鸢生了一双灵动的杏眼,粉面桃腮、尖尖下巴,身形窈窕,像一颗甜美的水蜜桃。

  邢紫鸢说完期待的朝着姜天清身后望去,然后有些失望的嘟了嘟嘴,露出了几分小女儿的娇俏可爱。姜天清叹了口气:“我们月底就要出发了,云澈要去置办些东西,这几天都不回来了。”

  邢紫鸢红了脸喃喃的说:“我知道了,去西北很远,我去迎江寺求了一个平安符,等云澈哥哥回来,姜大哥给他吧。”说着她塞了一个平安符给姜天清,便羞涩的跑走了。

  姜天清看着那平安符,感觉有些烫手一样放在了桌子上:“蕙心,不是和你说过了,不要麻烦那些小姐们照顾夫人吗?”

  蕙心说:“夫人病了之后,来家里看她的姑娘小姐们都快把门槛踩平了,其他人我都只客气的待了,让她们看了一眼,可是刑姑娘不一样,夫人一直喜欢刑姑娘,以前还说想把刑姑娘说给二爷呢,我就没拦着。”

  姜天清怔了怔,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一直中意邢紫鸢,也相信妻子的眼光,觉得邢紫鸢会是个好姑娘,可是缘分这东西,讲究天注定,如果姜云澈不喜欢,邢紫鸢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一向不懂这些东西,只觉得头疼,他坐在妻子身边,握着她的手:“你快点好起来吧,你好起来了,我就不用操心这些事了,没有你我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而在典恩局,阿绿则揪着老唐的而朵:“多宝说了,是你教他叫的姐夫,你故意让我丢人是不是?”老唐连连叫痛:“你别听那个臭小子的鬼话,我什么时候教他了,居然敢赖我,我要打断这个兔崽子的腿。”

  阿绿啐了他一口:“多宝才不会撒谎呢,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简直坏透了,我现在看到那个戴面具的傻子就觉得丢人,都怪你。”

  湘谣翻了个白眼:“能不能别闹了,快给人家送午饭去吧,总不能人家在我们这里养伤,我们把人家饿死在床上吧。”

  阿绿大叫:“凭什么我去,饿死他算了,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好心好意的救他,他一句谢谢都没有,简直忘恩负义。”

  湘谣看着她:“我还要准备我们去西北的东西呢,你还想不想要无方玉了。”

  阿绿哼了一声,端起饭菜咬牙切齿的进了客房,看见姜云澈拿了一本诗集在看,心中腹诽:装什么文化人。她搬了一个小方桌架在床上,重重的饭菜放在小方桌上:“吃饭吧,鬼面大侠。”

  姜云澈蹙了蹙眉,还是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但是一用力后背就剧烈的疼痛,筷子又落在了方桌之上,又去拿勺子,结果也是落在桌子上,如此两三次都没吃上饭,

  阿绿看着来气,心里骂了姜云澈几百回:跟我吵架的时候怎么那么有劲,现在要吃饭了在这里装柔弱,不会要我喂他吧,这绝不可能,我宁愿去喂猪也不喂他,我倒要看这个二百五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阿绿一脸嘲讽的看着姜云澈,姜云澈笨拙的尝试了几次,只能拿起来却不能发力夹菜,最后无可奈何的放下筷子,把手边的诗集又拿了起来看。

  阿绿气的面部表情一度失控,按捺住了要上手打他的冲动,硬生生挤出一个渗人的笑容,拿起了筷子:“来,姜少爷,我来喂你吃饭。”

  阿绿一个字一个字恶狠狠地往外蹦,姜云澈甚至一度觉得她是不是在饭菜里下了药。姜云澈内心根本不想吃阿绿喂的饭,但是肚子实在太饿了,饭菜的香味不停的往他鼻子里面钻,他咽了咽口水,还是选择向现实低头,张开了嘴。

  阿绿心里不停的说:就当是在喂猪了,人生在世谁还没做过几件恶心自己的事呢。

  姜云澈边吃便说:“你就不能喂我吃口肉吗,我又不是小兔子只吃草。”阿绿终于忍不住了:“有得吃就不错了,能不能不要挑三拣四,吃菜会死吗,饭都塞不住你的嘴。”

  姜云澈无奈的说:“我现在跟半个废人一样,你就不能客气一点吗?别的姑娘都是温柔似水的,只有你跟一壶烧开的油一样,一热就会爆炸,都是一家人,湘谣姑娘怎么就那么温和心软,你就是铁石心肠。”

  阿绿心里一阵鄙夷:你觉得天下的姑娘都温柔似水,是因为你长成这样罢了,你要是长成城西打铁的王铁匠一样,你就会发现,很多姑娘不仅不似水,还似火似电似炮仗,她们看了你不仅不会心软,还能心如磐石邦邦硬。

  看在无方玉的面子上,阿绿决定不和他彻底撕破脸:“好,来喂您吃肉,您张嘴。”姜云澈正张嘴要吃,湘谣却带着陈怒海进来了。

  陈怒海看着阿绿和谐的喂姜云澈吃饭,脸上笑出了一朵花,湘谣有些惊讶的看了阿绿一眼,陈怒海笑着说:“小澈特别爱干净,在家里无论寒暑,天天都要洗澡换衣服,我来给他送些换洗的衣物。”

  湘谣接过陈怒海手中的包裹,放在了柜子里:“陈大哥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姜公子的。”陈怒海说:“湘谣姑娘温柔大度,阿绿姑娘聪慧善良,我放心的不得了。”

  陈怒海笑着对阿绿说:“阿绿姑娘,我们小澈给你添麻烦了,他不懂事,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只管骂他。”

  阿绿听了心里一阵舒坦,觉得姜家除了姜云澈,其他人都还不错,陈怒海看了阿绿和姜云澈一眼,心满意足的的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