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地下室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70 2019.11.07 18:58

  阿绿听了却讥讽道:“你相好的男人估计比我见过的都多,谁知道是哪一个呢?搞不好一个衙门都是你相好的。”

  梅九娘油盐不进:“你有那个闲工夫跟我耍嘴皮,我自然是耗得起,不知道娇滴滴的陈夫人,能不能耗得起。”

  陈怒海愤怒的抓住叶琼雪的衣领说:“你要杀我们,大可朝我来,为什么要害琼雪,烧客栈的又不是她。”

  梅九娘推开他的手:“我哪里知道是谁放的火呢?这两位姑娘都是厉害的,我可绑不走,我不绑了你夫人,怎么有机会下毒呢,你要怪就怪天公作美,你夫人身量和我相似,要不然我还真想不出来怎么办。”

  姜云澈看到陈怒海眼中有泪,知道他已经失控了,对听涛说:“听涛,快去请娄捕头来。”

  虽然抓到梅九娘是难得的机会,放虎归山不免让人觉得可惜,但是相比之下,自然是先救叶琼雪要紧,听涛快步出了门,不消片刻,就把娄捕头带来了,身后还跟了一大群官兵。

  娄捕头看到趴在地上的梅九娘,心疼的说:“我的心肝,这些日子你跑到哪里去了。”

  梅九娘泪眼盈盈的说:“娄爷,快救救我。”

  阿绿踹了梅九娘一脚说:“不要废话,快说琼雪她人在哪里。”

  娄捕头看了拔出剑吗来:“大胆,我看你个小丫头片子是获得不耐烦了。”

  梅九娘抬头说:“先放我过去。”

  陈怒海狠狠的说:“你过去了要是不说,就算是人头落地,我也要把你给剁了。”

  梅九娘跑到娄捕头怀里,对着他们说:“人就在九霄客栈的地下室里,那地方想必你们也是很熟悉了,就用不着我带路了吧。”

  陈怒海听了,不顾自己的伤势严重,拔腿就跑,听涛他们连忙跟了上去,湘谣低声对阿绿说:“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阿绿就从袖子里飞出一只碧色蝴蝶,蝴蝶落在梅九娘头发上,就成了一堆细小的粉末,阿绿嘟囔道:“就算不是真的,也不能再让她跑了,否则遗患无穷。”

  阿绿刚说完,一个黑衣服的男子就从天而降,湘谣看清来人,疑惑地说:“冷雨,他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在万花谷吗?”

  冷雨一脸歉意,对着湘谣他们抱拳道:“对不住了各位。”

  阿绿刚反应过来,冷雨已经丢下数枚烟雾弹,烟雾散去的时候,冷雨和梅九娘已经消失不见了。

  娄捕头大怒道:“哪来的狂徒,居然在本捕头的怀里,抢走了我的女人,快给我追呀。”

  阿绿却愁眉苦脸的说:“完了,吴重明居然派冷雨来接梅九娘了,这个梅九娘,真是靠着她那些相好的张牙舞爪,还怎么也打不死。”

  湘谣表情很凝重,梅九娘现在去了万花谷,就不是他们能插手的事了,如果有一天真的要与万花谷为敌,那才真是完了。

  姜云澈说道:“我们也去九霄客栈看看吧,现在梅九娘是真的攀上了高枝,她最好没骗我们,不然我们去哪里找叶琼雪。”

  林洵照却突然说道:“对了,湘谣,你是怎么知道那冰糖雪梨里有毒的?”

  林洵照突然觉得,一路上很多事情都想不通,仿佛如有神助,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

  湘谣一顿,随口说:“其实是梅九娘开口说话让我听出了破绽,她虽然刻意模仿,但是我还是听出来了,那不是琼雪的声音,才起了疑心。”

  林洵照不由得尴尬,湘谣是半路才来的,对叶琼雪的声音居然比他们还熟悉,说到底是他们根本没对叶琼雪上心,所以并不了解她,而陈怒海又过于粗枝大叶,才让梅九娘瞒天过海,湘谣虽然看上去对人淡淡的,但却真的关怀到了每一个人,想着他就觉得湘谣更是好,心里更加的被她吸引。

  阿绿吁了口气,心想好在林洵照心思比较单纯,才能这样轻易就糊弄过去。

  陈怒海和听涛来到一片废墟灰烬的九霄客栈,急匆匆的跑到那个差点丧命的地下室,地下室里两个精壮的汉子见有人来了,忙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陈怒海看着光着身子躺在那里的叶琼雪,她的眼神仿佛已经失去了焦距,木然的像死去一般,平静的躺在地上,只有从眼里滑落的泪水,显示着她还活着。

  那两个汉子匆忙穿着衣服,陈怒海的双眼已经红了,像能喷出怒火一般,提着刀疯狂的杀戮着,听涛不忍心的脱下外衣,轻轻地盖在了叶琼雪的身上,听涛不敢去想,这半天的时光,叶琼雪受到了多少次蹂躏,才会这样,连反抗都没有了,梅九娘偏偏挑了九霄客栈,在这里摧残叶琼雪,也是杀人诛心。

  陈怒海抱着裹着外衣的叶琼雪,从地下室走出来来时,阿绿他们刚刚赶到,看到叶琼雪散落的头发,木然的神情,还有没有裹住衣裳的双腿,陈怒海则溅了一脸的血,他们都不忍心看这场面,纷纷别过脸,阿绿的泪水夺眶而出,想过去看看叶琼雪,湘谣却一把拉住了她,对着她摇了摇头。

  陈怒海抱着叶琼雪没有表情的走到他们身边,问了一声:“梅九娘呢?”

  姜天清悲悯的看着他说:“被万花谷的人救走了。”

  陈怒海的声音格外的平静,听起来反而渗人:“万花谷在哪?”

  阿绿哽咽着说:“岭南。”

  陈怒海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抱着叶琼雪就那样走着,众人都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姜天清心里叹息,以陈怒海的性格,梅九娘找人玷污了叶琼雪,这个仇他拼了命也要去报的,只是跟万花谷比起来,陈怒海就像是一个渺小的虫子,要去跟一架庞大的战车拼命,只会被无情的碾压,最后粉身碎骨。

  回到了客栈,阿绿把头埋在湘谣的怀里落泪,她每次无助的时候就会这样,湘谣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说:“万般皆是命,你也不用太难过。”

  阿绿泪眼婆娑的看着湘谣:“湘谣,是不是因为我们用了法术,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小冬才会死的,琼雪才会被人……”

  湘谣安慰她:“如果不是你,他们走到九霄客栈的时候,就被梅九娘剥了皮了,在赤叶山庄更是不可能拿到赤叶花,一切因果都是命中注定,你不用自责,你不是作恶的人,不必为他们犯下的恶行而痛苦。”

  阿绿又说:“我第一次看到琼雪,就觉得她很可怜,那样的单薄,战战兢兢的和我打招呼,我就想着要一路上照顾她,我真的很想帮她……”

  湘谣和阿绿不一样,阿绿看上去没心没肺,实际上内心情感很丰富,很容易和别人成为好朋友,天生爱打抱不平,对朋友都会掏心掏肺。

  湘谣对人处处周到,让所有的人都如沐春风,情不自禁的和她亲近,但她的内心的情感很少,除了阿绿和老唐在她心里是家人,宋笠和多宝是她极少例外的投入感情的人,照顾弱小是她立志成仙的本分,但她内心实在分不出情感,来给这些芸芸众生,外在表现得温柔客气,她的心里却是疏离的。

  湘谣劝解阿绿:“仙君说过,人生离合悲欢自有定数,梅九娘如今在万花谷,说明她气数未绝,不是你想帮叶琼雪就能改变的,只怕我们也惹不起吴重明。”

  阿绿以为这次来西北,不过和以前的出行一样,会是一个愉快的旅途罢了,没想到事情一步步的超乎她的想象,到最后出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她把头更深的埋进了湘谣的怀里,好像这样就可以躲避很多不想面对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