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连城璧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07 2019.10.18 10:50

  今日的金陵城,下起了霏霏细雨,楼台亭阁都在烟雨中迷离朦胧一片,雨天鲜少有人出门,沿街的商铺生意都不好,典恩局倒是难得的显得合群了。

  湘谣一早就去调查姜氏兄弟的所有信息了,阿绿摩挲着手中的连城璧,失落的坐在那里看雨,多宝端着一碟糕点走过来:“阿绿姐姐,吃点云片糕吧。”

  阿绿摇摇头:“我不想吃,你过两天要去学堂了,去收拾东西吧”。多宝瞪圆了眼睛下去了,心道:没想到阿绿姐姐也有不想吃东西的一天,真是世界少有的奇事,以前一直担心当铺会被她吃垮的。

  关于连城璧前尘往事氤氲在阿绿眼前,三年前她和湘谣受到了仙君的指点,来金陵城寻宝,谁知刚到城郊就遇见有人打劫,两个身形彪悍的蒙面人正追杀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行好事几乎是湘谣和阿绿形成的习惯了,毕竟修仙之路上一直没少干,两人想也没想就飞身下车,三招两式就将蒙面人打翻在地。

  看着蒙面人还抄起刀站起来犹想杀人,阿绿贪玩的现出原形,一只狐狸的头便立在脖子上,蒙面人惨叫一声直挺挺的又倒了下去,湘谣急忙拉了她一把,阿绿这才想起来身后的少年,忙恢复人形。

  那可怜的少年早已吓得缩成一团,面色惨白,如玉般温润的脸庞,因为恐惧而挤做一团,阿绿心中就浮现了花容失色这个词。

  湘谣温柔的蹲下说:“这位公子,方才我妹妹是用幻术吓唬这歹人,不过是一些江湖秘术,你不必惊吓,阿绿,快给公子道歉”。

  阿绿连忙顺坡下驴,嘻嘻一笑:“是啊公子,吓到你了吧,都是小女子的错,给公子见礼了,就是些旁门左道的江湖伎俩,你明白吗?”

  少年颤抖的说:“我明白……”湘谣微笑着说:“明白就好”。

  “……你们是狐狸精”少年大喘气的说。湘谣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只好哭笑不得的准备解释,少年却又说:“我知道你们不是作恶的妖精,谢谢你们救命之恩。”

  湘谣一时无语,阿绿却一把扯过少年腰间的玉璧,惊呼:“连城璧!居然这么轻易就得到了。”湘谣定睛一看,果真是连城璧,也不由得心中大喜,却转念想起仙君的叮嘱,拉了拉阿绿的衣袖,轻声说:“仙君说了,要人家自愿给才算数的”。

  阿绿满脸堆笑,讨好的说:“公子,你自愿给我们吗?”那少年不由得愤然不平:“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明明是你不由分说的抢走,却问我是不是自愿给你”。

  阿绿把连城璧扔在他身上,气鼓鼓的说:“我们方才才救了你的小命,你怎么连知恩图报都不懂得,真是小气巴巴的”。

  湘谣放软了声音:“那你要怎样才愿意把这玉璧给我们?”少年见他们对连城璧志在必得,想了想一直放在自己心的事,于是鼓了鼓勇气说:“这个玉璧可以赠予你们,不过你们得帮我办成三件事”。

  阿绿气的跳了起来:“你这个人真是得寸进尺,我看你是敬酒不吃罚酒不吃,想吃忌酒吧!”湘谣橫了她一眼:“帮你办事也可以,但是有言在先,伤天害理的事我们绝不干”。

  少年点头:“你们放心,我不会去谋财害命的,我只想要回我自己的东西”。

  少年叫宋笠,是金陵知州宋渝的嫡长子,他的生母郦氏和父亲宋渝是贫贱夫妻,结亲于寒微之时,两人十分恩爱,成亲不久后就生下来宋笠,后来不久宋渝就中举发迹,因他颇通为官之道,加之恩师和同年的庇护,官运亨通。

  可惜宋笠六岁时郦氏就病逝了,宋渝续娶了恩师的幼女沈氏,沈氏生下嫡次子之后宋篷之后,就觉得宋笠及其碍眼,明里暗里开始使绊子,今天是郦氏去世忌日,沈氏必然是猜测到宋笠一定会来拜祭生母,所以提前在此设伏。

  宋笠和湘谣、阿绿坐在马车上,一路车马摇晃的望金陵城去。

  宋笠说:“我所求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出我生母的死因”。湘谣问道:“不是说令慈是病逝吗?”宋笠眼神一黯:“我娘去世之后,身边伺候的人都被我祖母打发走了,我娘的贴身丫鬟离府之前偷偷跑来告诉我,我娘病了请了很多医生都没用,弥留之际,有个她闺中的密友介绍来了一个医婆,医婆曾偷偷说我娘乃是被人长期下毒,每次剂量极少不易察觉,后来我娘离世,她们就都不知去向了……”

  湘谣思索了片刻:“那府中谁有可能会对令慈下此毒手?”宋笠顿了顿说:“祖母一直不喜欢我娘,当年她相中了邻家的女子为媳,只是我爹对我娘一往情深,百般哀求,最终无奈之下祖母才勉强同意娶了我娘,我婶婶房氏也一直与我娘势如水火,婶婶进门没几年,我娘就病逝了”。

  湘谣思忖着,一个是婆婆,一个是妯娌,这个郦氏在宋府处境的确不好,如果这两人之中有一人要致郦氏于死地,都非常难以防范。阿绿则想着,替人沉冤昭雪,本就是行善积德的事,这件事应承无碍,于她们来说也不失为一桩好事。两人便答应下来。

  宋笠又开口:“父亲当年治理河患立了功,圣上赐了世袭的都指挥使一职,当年母亲在一旁服侍辅佐,父亲当时就允诺这个袭职会给我继承,只是后来沈氏诞下二弟,多年来不断怂恿父亲让二弟袭了这个职位,这两年父亲的口风也开始松动了,第二件事,就是想请你们帮我袭职,治理河患我母亲翻遍了古籍,眼睛都熬的不好了,劳心劳力的给爹出主意,才能顺利完工的,这个袭职,本就有她的一半。”

  宋笠说完,很伤感的低下头,神情落寞。

  湘谣心里叹息:自古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宋渝说是与郦氏情深似海,郦氏一死,不也是转头就另娶了,男人最受不住枕边风,郦氏不在了,宋笠也就没了帮他说话的人。

  久而久之,男人难免喜欢后面老婆生的儿子,不过宋笠是原配嫡子,郦氏又对得到袭职一事出力颇多,况且宋渝本就有诺在先,这个袭职本就该是他的,宋渝非要弃长子而给幼子,才是于礼法不合,这件事帮了他也无伤大雅,便也点头应了。

  三人说话间便到了宋府,宋笠只说她们二人家乡发大水,流落街头,见着十分可怜,正好生母忌日,应当多行善事,为九泉之下的郦氏多积福祉,让她早登极乐,便买来府里当差。

  宋笠身边的两个大丫鬟也到了年纪要放出府配人,正好两人顶了这个空缺,也省的另花钱去买丫鬟,宋笠的祖母宋太夫人知道,宋笠和继母沈氏向来嫌隙颇深,以为是宋笠防着沈氏,不想用她派的人,也就答应了。

  虽然不喜欢郦氏,但宋笠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宋太夫人对他向来不算苛刻,此事也就定了下来,湘谣和阿绿便跟在宋笠身边,筹谋着完成他所托之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