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画皮术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91 2019.11.05 10:18

  阿绿见着情况,也是愣了片刻,黄裕光人好生生的呆在他们安排的地方,为何棺材里又躺着一具黄裕光的尸体,可眼前睡在棺材里的,明明白白就是黄裕光。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黄夫人已经叫人盖上了棺材再钉上。

  黄夫人扑在重新钉好的棺材上,嚎啕大哭道:“当家的,没想到你连离世都不能体体面面的走,竟然叫人撅了棺材,我百年之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你呀。”

  见到棺材里躺着的真的是黄裕光,此时舆论风向瞬间倒向黄夫人,众人开始对严夫人和阿绿三人指指点点。

  严夫人见事情急转直下,不由得有些没面子,就上前去拉了拉黄夫人的袖子:“是我伤心坏了,脑子也不清楚起来,弟妹不要伤心,光弟就是怪,也只会怪我,和你不相干的。”

  黄夫人一把甩开严夫人的手:“我知道姐姐一向看我不顺眼,您是长姐,就算不喜欢我,我也只能毕恭毕敬,没想到如今你这样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在外人面前这样的侮辱我们夫妻,一来吊唁就拿捏着山庄的事务,难不成我嫁过来多年,还是黄家的外人吗?山庄事务居然要你一个出了阁的姑奶奶来管。”

  阿绿听了不由得着急,这个黄夫人十分的厉害,直接拿捏着这事发作起来,话里话外指责严夫人对她刻薄,更越俎代庖的管理娘家的事情起来,以后严夫人再敢插手山庄的事,就有欺负守寡弟媳的嫌疑,赤叶山庄将完全由黄夫人一手遮天,她怕严夫人斗不过这个弟妹,接下来就麻烦了。

  严夫人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也嘤嘤的哭了起来:“都说长姐如母,光弟是我一手带大的,乍一听他死的冤枉,我不免也是急昏了头脑,弟妹怎能这样就和我生分起来,我那病歪歪的儿子的病,这两日又加重了,大夫说了,左不过就是这几个月间的事,叫我们把后事先准备了,我是连逢噩耗,才这样昏头涨脑的。”

  严夫人这一招自曝家丑也是相当有威力,白发人送黑发人最让人心痛,院子里很多人又开始同情起严夫人,可怜他丧弟又要丧子,又觉得黄夫人有些咄咄逼人。

  黄夫人咬碎一口银牙,心中暗恨不已,但是面上还是得继续做戏,她上前主动抱着严夫人:“说起来我们俩怎么都这么命苦。”

  院子里有年纪大的女眷最感同身受,看着黄夫人和严夫人抱头痛哭的场面,也不禁开始抹起眼泪来。

  姜云澈就小声的说:“这个严夫人,不会就是买了叶琼雪的那个严夫人吧。”

  阿绿吓了一跳,想到叶琼雪回来之后说给他们听的事,严家,病重的严公子,家境殷实,各个条件可谓严丝合缝。

  阿绿苦笑道:“天下不会真有这样巧的事吧。”

  湘谣也低头说:“这棺材里摆明了不可能是黄裕光,但是却有一张和黄裕光一样的脸,黄裕光是三代单传的独苗,家中没有兄弟,不可能有人会和他这么像,只有一种方法能拥有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电光火石间,阿绿想到了一个很讨厌的人,说道:“画皮术!”

  湘谣点头:“梅九娘一定也来了西北,估计是一离开九霄客栈就来了,我们在梅花镇养了几天伤,她就比我们先到了,说不定她和黄夫人以前就认识了。”

  阿绿心里明白,画皮术十分的诡异偏门,江湖之中,除了万花谷主吴重明,应该只有梅九娘一个人会这东西,吴重明如果来西北,他们杀了茱茉之后,不可能不来找他们的麻烦,所以只能是梅九娘人在这里了。

  阿绿忍不住扫视了一眼院子里的人,没看见梅九娘,反倒是看见了官兵走了进来,连忙提醒了湘谣和姜云澈。

  只见有官兵喊道:“听说盗取百两黄金的贼人又闯了进来,他们人现在在哪里。”

  黄夫人连忙指了指阿绿他们说:“贼人在此,快把他们给抓住喽。”

  棺材已经重新钉了起来,显然不可能会重新打开,既然留下了已经没有了意义,何必再和官兵们纠缠,三人对视了一眼,直接轻功飞跃,从赤叶山庄里跑了出去。

  严夫人坐在回去的马车上,心中满是疑惑,这事情绝对说不通,她愁眉紧锁,心中哀叹,黄夫人只知道享受荣华富贵,有小聪明而没有长远计,赤叶山庄百年的基业,难道真的要毁到她的手里吗。

  严夫人正头疼着,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她一个没坐稳,差点从轿子里滚出去,她不悦的掀开帘子说:“你是怎么御车的,怎么这样的毛毛躁躁,几乎把我甩了出去。”

  严夫人掀开帘子,却发现赶马的小厮已经晕了过去,而阿绿、湘谣和姜云澈,则站在了她的车下。

  严夫人猝不及防,吓得惊叫了一声,湘谣却说:“严夫人不要惊慌,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不会伤害你的,我们只是要你的帮忙。”

  严夫人很快就镇定下来,这四周都没有人,自己叫救命都没有用,他们杀了自己甚至毁尸灭迹都易如反掌,既然他们说了不会为难自己,想必不是来行凶的。

  严夫人也觉得今天的事奇怪,如果他们真的盗取黄金害死了黄裕光,无论如何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她问:“你们有什么是用得上我?”

  湘谣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黄庄主其实根本就没死,黄夫人一直在黄庄主药里下乌藤毒,想要制造黄庄主久病缠身,最后病死的假象,但是被我们发现了,她就软禁了昏迷的黄庄主,我们把黄庄主救出来之后,黄夫人居然直接发丧,把真的黄庄主变成假的,这样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严夫人相信他们的说法,因为他们实在无需巴巴的,跑来编故事给自己听,但是她还是有些不解的疑惑:“可是关键的是,那棺材里躺着的,确实是我弟弟啊,我相信你们的话,可是这点我实在是想不通。”

  阿绿说道:“这是一种江湖秘术,可以把一个人化妆成另外一个人样子,黄夫人倚仗的就是死人不会开口的漏洞,完成了这个李代桃僵的计谋。”

  姜云澈也说:“严夫人如果不信,可以随我们去看看黄庄主,你们是亲姐弟,是不是正主,你去了一问便知。”

  严夫人立刻答应了下来,他们三个如果真要对她不利,在这里就能抹了她的脖子,她并不迟疑,知道他们是真的要带自己去见弟弟。

  来到黄裕光现在住的房间,看着黄裕光面色苍白的坐在那里,严夫人的泪水立刻涌上了眼睛,她轻声的问:“光弟,你真的是我的光弟吗?”

  严夫人的语气里带着期盼,黄裕光也有了泪意,哭着拉住了严夫人的手:“是我,大姐,不信你摸摸我头发里的疤痕。”

  小时候父母有一次进京,严夫人带着黄裕光玩,不小心让黄裕光磕在了柱子上,当时就流了血,黄裕光是家里几代单传的男丁,父母看的极重,要是知道了这事,自己肯定就要倒大霉了。

  严夫人当时吓得不停的哭,黄裕光却拉了姐姐的手说:“姐姐不要怕,我不告诉爹和娘。”两人只让贴身的丫鬟偷偷请了人处理了伤口,因为没仔细的处理过,头发里面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疤痕。

  为了不让严夫人受罚,黄裕光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件事,这事是只有他们姐弟知道的秘密,严夫人摸着他头发里的疤痕,那疤痕她曾经怜惜的摸过很多次,连那疤痕的纹理都已经了熟于心,一摸到手里,严夫人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她的亲弟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