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走西北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12 2019.11.03 12:28

  姜云澈提剑冲了过去:“把孩子放下。”有人开战,四人很快就打成一团,冷雨跟姜云澈过手几招就败下阵来,挨了姜云澈一剑,姜云澈心中纳闷,他觉得这人一直收着打,感觉像是故意在放水。

  茱茉更不是湘谣的对手,很快就受伤飞到了地上,姜云澈便去抱那孩子,茱茉眼里精光一闪,飞出三根毒针,湘谣反应很快,剑气一挥,毒针就被打了回头,扎在了茱茉的额头,冷雨急忙跑过去查看,茱茉已经开始口吐白沫,抽搐了两下就闭了眼。

  姜云澈还想补一剑杀了冷雨,湘谣却一把拦住了他:“这人还不算没救,放了他这一次,下一次再敢胡作非为,再杀他也不迟。”

  姜云澈也不是喜好杀戮的人,听了湘谣的话,抱着孩子一个飞身进门,把孩子还了回去,湘谣看着冷雨说:“万花谷的人都是从小被掳去的,你自己也经历过这些事,就不要再做这种害人妻离子散的事了,你还年轻,现在悔改还能重新做人。”

  冷雨看着湘谣眼里悲天悯人的光芒,又看了一眼茱茉的尸体,一言不发的捂着自己的伤口走了,湘谣有一种直觉,未来有一天,他们还能再遇到这个冷雨,或许今天,在冥冥之中,改变了很多的事情。

  回到客栈,林洵照激动的抱着姜云澈的手臂:“鬼面郎君,真的是你吗?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想见到你,你教我几招吧,以后我跟着你一起去闯荡江湖,四处行侠仗义,然后一起名扬天下,你觉得怎么样。”

  姜云澈头疼:“大侠也是要吃饭的,不挣钱吃饱了,哪里有力气去行侠仗义啊。”林洵照又说:“做生意我在行啊,我有很多挣钱的门路,这些你不必担心。”

  林洵照喋喋不休的说着,姜云澈打断他:“还是快睡吧,我们明天还要赶路呢。”林洵照心满意足的熊抱着姜云澈睡着了,好像生怕他跑掉了一样,姜云澈很不习惯,推了他几次都没什么用,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闭着眼睛数绵羊入睡。

  越往西北方向走,越是阿绿他们没见过的景色,马车上欢声笑语不断,陈怒海听了也觉得很欢喜,轻声对骑在他后面的姜天清说:“这个林公子人不错,到处都能吃得开,又大方仗义,将来一定能做好林家的大生意,他要是真的和湘谣姑娘成了,我们小澈有这样的连襟,也多个自立门户的帮衬。”

  姜天清皱眉:“你之前不是还很防着人家吗?”陈怒海有些不满意的看着他:“之前是怕他拐走了阿绿,现在他中意的是湘谣姑娘,自然是千好万好了。”

  姜天清觉得陈怒海有时候很像个小孩子,只是说:“叶姑娘的叔叔家就快到了,你别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我们先把叶姑娘送到她叔叔手上,身上的担子也轻一些。”陈怒海就看了一眼马车,想起好像这两天都没听到叶琼雪开口说过话了。

  林洵照依旧活跃着气氛:“你们真的太过分了,每天就听着我说鬼面郎君,都不告诉我人家就坐在我边上,你们是不是跟看猴似的,拿我寻开心。”

  阿绿哈哈大笑:“人家鬼面郎君自己不开口,我们怎么好意思说出来嘛,你还不划算嘛,天天和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同床共枕的。”

  姜云澈又黑了脸,回头看着阿绿:“你一定要把话说的这么奇怪吗?”

  林洵照就好奇的问:“对了,你们为什么会知道云澈就是鬼面郎君的?”

  姜云澈想起自己那时候狼狈的样子,不想让林洵照知道,就重重的咳了两声,阿绿一脸坏笑的凑过去:“怎么,想暗示我保密呀,那你得拿出点诚意来呀。”

  姜云澈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笑:“那你你觉得怎么样算是有诚意啊?”

  阿绿认真的想了想,眼睛里都是狡黠:“要不你再去捅个蜂窝吧,怎么样?”姜云澈想起在甬道和她说的,自己小时候捅蜂窝的事,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林洵照好奇:“捅蜂窝又是什么说法?”姜云澈说:“这也是个秘密。”

  林洵照大叫:“凭什么什么都不能告诉我?”姜云澈看也不看他:“告诉你还叫秘密吗?”

  他们三个人说的热火朝天,湘谣看着叶琼雪脸色有些不好看,温和的说:“你是不是不舒服?听说明天就能到你叔叔家了,很快你就不用奔波了。”

  叶琼雪扯出一丝笑意:“谢谢湘谣姐姐,我没事。”阿绿闻言也回头来看叶琼雪,心中叹气,姜云澈原想着撮合她和听涛,后来这事不了了之,阿绿总觉得,叶琼雪不是很想去自己叔叔家里,才会一直急着有个依靠,只是姻缘这种事,不是一头热就有用的。

  夜里,陈怒海起来视察,自从在九霄客栈被梅九娘暗算之后,他每夜都会在他们住的房间边上视察一番,确保安全,却看到叶琼雪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哭。

  陈怒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问:“叶姑娘,你怎么了?”叶琼雪泪眼盈盈的看着陈怒海:“我不想去我叔叔家,叔叔和我爹一直关系不好,如今却愿意花钱,托了镖局接我来西北,还不知道有什么图谋。”

  陈怒海一下子明白,叶琼雪为什么一直这样急着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可是她叔叔是叶琼雪唯一在世的亲人,他要接她去,他们这些做外人的,哪来的立场和资格去阻拦呢?

  陈怒海只好劝解:“长辈的事是长辈的事,你叔叔和你爹不和睦,但你爹如今都走了,他心疼你这个侄女也是很正常的。”

  叶琼雪失魂落魄的说:“也许吧。”就擦干眼泪回了房间,陈怒海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他自己在把叶琼雪往火坑里推。

  第二天到叶琼雪叔叔家门口的时候,她叔叔已经得了信,在门口等着他们了,陈怒海上前扶了叶琼雪下马车,看了一眼她叔叔叶梁,此人獐头鼠目,一看就不是什么心地善良之辈,陈怒海在心里叹了口气。

  叶梁笑出一口黄牙:“多谢各位了啊,把我这可怜的侄女一路送到西北,真是辛苦了。”姜天清抱拳:“应该的,叶老板不必客气。”

  阿绿惴惴不安的看了一眼叶琼雪,她头也不抬,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人看上去更加的单薄了。

  送别了叶琼雪,陈怒海心里一直都很堵,又赶了半天路,他突然说:“一般我们走活镖,平安到了之后,雇主都会再包个红包,这个叶老板这样的小气,一分钱的红包都没有,却愿意花钱让我们送叶姑娘来西北,你们不觉得不对吗?我得回去看看。”

  姜天清警告他:“那是人家的家事,人家再抠门,心疼哥哥唯一留下的骨血,花些钱接来照顾也是理所当然的,你不要节外生枝给我惹事。”

  阿绿却掀开帘子说:“姜镖头,还是让陈大哥回去看看吧,只是去瞧一瞧,如果没事,大家也就放心了,省的大家心里不舒服。”

  湘谣盯着阿绿:“阿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很多事情都是天注定的,你不要任性,说不定你人为的改变了反而不好。”

  陈怒海已经下定了决心,掉转了方向,挥动着马鞭,策马奔腾的往回跑,看着陈怒海远去的身影,姜天清有些生气:“这个老陈,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简直比牛还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