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金陵春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04 2019.10.26 11:10

  钓到那条心心念念的鲤鱼之后,湘谣和阿绿就开始思考该如何在金陵城立足,既然仙君说了,一切因果自有道理,那还不如守在金陵城等待宝物上门,反正眼下她们也没有更好的去处,在金陵城的客栈过了个年,转眼就到了元宵节。

  元宵节花灯满城,烟火更是绚烂光彩,阿绿两只手都拿着吃的,四处逛的不亦乐乎,烤肉的香味,汤圆的甜腻,加上人群中的香料气味,阿绿快乐的有些恍惚,觉得做人也是有很多的乐趣的。

  湘谣看着街边无数的灯谜,饶有兴趣的暗自猜着,却听见人群中传来一个妇人凄厉的声音:“我的孩子,谁看见了我家孩子。”

  湘谣拉着阿绿走了过去,只见一个五六十岁的妇人,正坐在地上抹眼泪,妆容都有些花了,看得出来是十分的着急,渐渐很多人围上来问她出了什么事。

  妇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我看那河灯有趣,便凑过去看看,谁知道人多,我没牵住我家孙儿,要是找不到孩子,我怎么有脸回去见他爹娘,不如在这死了算了。”众人见她着急,忙帮着在附近找,却一无所获,有个年轻男子便说:“别不是被挤到了河里。”

  那夫人刚止住了哭,听了这话又是一阵嚎啕:“我的乖孙哎,我可怎么活哟……”湘谣安慰她:“大娘你放心吧,孩子掉到水里,怎么也会扑腾的,今天河边人这么多,这灯火照的和白天一样亮堂,如果真的是掉到水里,大家早就发现了,想必是孩子到处找你跑远了,我们再四处找找好了。”

  众人一听有道理,便都四散去找孩子,湘谣朝阿绿使了个眼色,二人轻身一跃飞到了附近最高的钟楼房顶,这周边的情况便一览无余。

  阿绿四处张望,看到远处一个大汉正扛着一个小孩向人少的地方跑去,忙示意湘谣一起追,二人身轻如燕的在房顶穿梭,不断地迫近那大汉。

  眼看着二人就要追上,一个蒙面的男子却从天而降,男子带着一个狰狞的青铜面具,看不见他的样子,身形和手法却依旧看得出来十分年轻,蒙面男子一脚把那大汉踹到在地,又一跃接住了飞出去的孩子,那小孩不过两三岁的样子,撕心裂肺的大哭着。

  大汉从怀里掏出短刀:“你是什么人,为何插手管我的事。”蒙面男子不屑的道:“过路人,管眼前不平事。”大汉提刀便刺,蒙面男子显然武功不凡,他放下孩子,拔剑和那大汉周旋,动作行云流水,寥寥几招就把大汉打趴在地。

  湘谣和阿绿见蒙面男子占尽上风,也不着急,在房顶看得津津有味,大汉知道不是对手,便放狠话道:“万花谷的事也敢管,阁下准备好身首异处吧。”

  阿绿听了问湘谣:“万花谷是个什么门派,厉不厉害?”湘谣若有所思:“万花谷神秘的很,听说专门掳了还不记事的小孩,从小培养做杀手的组织,具体我也不太了解。”

  阿绿听了掏出一只碧色蝴蝶,那蝴蝶飞到大汉的头发上,便化成了一堆粉末。她笑着说:“我倒要看看什么地方这么神秘,有了这个标记,他到哪里我都能找到。”

  湘谣橫了她一眼:“万一他洗了头再回万花谷呢?”阿绿的笑容便僵住了,气鼓鼓的说:“你这个人真没意思。”

  大汉放了狠话便丢了烟雾弹逃走了,蒙面男子抱着孩子回到了那妇人处,祖孙两相见便抱头痛哭,人群中却有人兴奋的说:“是鬼面郎君。”人群中便瞬间沸腾了起来,那妇人也跪着说:“多谢恩公。”

  蒙面男子见众人兴奋的围住他,便一个轻松跳上树梢,三下两下消失在了围观群众的崇拜目光之中,阿绿见众人这么开心,忙拉了一个路人问:“鬼面郎君是谁?很有名吗?”

  那路人显然是鬼面郎君的崇拜者之一,眉飞色舞的说:“鬼面郎君你都不知道,这两年鬼面郎君在金陵城救死扶伤,很多人都被他救助过,只是他永远戴着这个吓人的面具,没人知道他的模样,有人说鬼面郎君是因为其貌不扬才戴着面具,不过据说也有鬼面郎君救过的人说他其实长得很是英俊。”

  阿绿撇撇嘴:“长得英俊还带什么面具,长得越不好看,才要遮的越多好不好,被他救过的人自然要夸救命恩人了,要不岂不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那路人显然很不高兴,转过身去不理她:“这人怎么这样,鬼面郎君也是你能诋毁的。”

  阿绿总不能说做几件好事没什么了不起,自己八百年来做了多少,但这话也不能说,否则只会被人当脑子有病,便索性不再说什么,拉了湘谣到旁边一个小酒馆去喝酒。

  两人要了酒菜,阿绿说道:“我们也不能日日去客栈住着,虽说那几件宝物和我们有缘,可事在人为,这年也过完了,大家也开始开门做生意了,我们不如盘个铺子下来,总得开门迎客才能早点遇到宝物。”

  湘谣点头:“我也是这么盘算着,只是不知道什么生意容易遇宝。”阿绿得意的一笑:“自然是开当铺了,那几样宝物不是凡品,只怕寻常珠宝店肯定是得不到,我觉着不如开家当铺更稳定。”

  湘谣叹气:“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是这铺子短期内却不易得,如今四海升平,正是好做生意的时候,金陵城又富庶,店家轻易怕是不会盘铺子出手,总不能凭空多出一座房屋,那还不把别人吓死”。阿绿也觉得苦恼,两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办法。

  小酒馆的老板出来挨桌的招呼着客人们吃好喝好,快到阿绿这一桌时,却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走,阿绿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拍了拍湘谣说:“你看那老板,像不像是是老唐?”

  湘谣只看到了背影,也觉得很熟悉,两人相视一笑,阿绿笑着说:“我们的铺子看来这下是有着落了。”

  老唐匆匆的躲到后面的库房,紧张的自言自语:“天下这么大,我怎么偏偏这么走背字,到了金陵城还能遇到这两个祸害。”

  湘谣和阿绿却已经站到了老唐身后,一人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老唐转头看到她们俩,快要哭出来了,凄惨的喊道:“苦也!”

  阿绿嘻嘻一笑:“老唐啊老唐,我们三清山八百年的交情了,你可真不够意思,见到我们招呼都不打一声,是转头就跑啊。”

  湘谣也说:“就是啊老唐,我们以前修行的时候,有什么好事可没忘记过你呀,偷些丹药都要分你一点,你这样一点情分都不讲,也太让老朋友们伤心了吧。”

  老唐是一个柰树精,果树修行比起其他生物来说,更加的艰难,好不容易有了一些修为,被人和动物摘来扯去,元气总是聚不起来,虽然柰树的果子并不甜美,但是这样的命运也很难摆脱,幸而老唐生长在一片荆棘地里,避免了很多的掠食者,不过这样的机遇很难求,所以他也没什么一起修行的果树同伴,湘谣和阿绿是他在三清山修行时,为数不多的伙伴,对于她们的性格,老唐可以说是再了解不过了。

  老唐没有什么仙家机缘,已经放弃了成仙的念头,本只想人世逍遥个百年,就算死了也无憾,没想到在这里还能他乡遇故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