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赤叶花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630 2019.11.05 10:00

  湘谣一把拉住了林洵照的手:“上了药的,摸掉了仔细会留疤。”林洵照就呆呆的说:“好,那我不摸了,脸还是很重要的,毕竟我这么英俊潇洒。”

  阿绿打趣他:“磕头磕的那么卖力的时候,倒没想到脸也是很重要的啊。”林洵照依旧呆呆的:“不是没想到,只是那时候什么也顾不得了。”

  湘谣目光闪烁:“还没谢过你呢。”林洵照打断她:“不用,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对了,小冬呢?”

  湘谣眼里就有了一丝伤感:“尸身停放在那里呢,大家想着等你醒了做决定,总不能让他这样孤零零的葬在异乡。”

  林洵照撑着起了身:“我去送送他,把他火化了带回家乡安葬吧。”

  夜里星空满天,徐徐的晚风吹动着惆怅离别的氛围,当小冬的尸身在火光里化为灰烬时,林洵照喃喃道:“我还没给他娶个媳妇儿呢,他就这样死了……”

  姜云澈安慰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听涛就喊了一声:“海哥回来了。”

  林洵照回头一看,陈怒海背着黄裕光跑了进来。众人忙跟着他进了客栈,陈怒海把黄裕光放在了床上:“奶奶的,总算是把他偷出来了,累死我了。”叶琼雪就拿帕子给他擦了擦鬓角的细汗。

  阿绿给黄裕光把了脉,拿出几根银针插在了他头上的穴位,又掏出一粒化毒丹喂他吃了下去,过了一夜,到了第二天中午黄裕光才醒了过来。

  黄裕光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吓了一跳,挣扎着要起身。

  湘谣摁住他的肩膀说:“黄庄主,你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但是积毒很深,身子还是很虚弱,需要养个两三年才能恢复元气,还是不要激动了,我们无心害你,否则也就不会救你了。”

  黄裕光慢慢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拱手道:“多谢各位了,救命之恩,黄某当牛做马也会报答。”

  伏虎这时跑了进来,急急的说:“不好了,官府带人围了客栈,来了很多的人,把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众人面面相觑,姜云澈思索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洵照你和湘谣、阿绿还有嫂子先避一避,万一情况不好,我们也不至于全军覆没都被抓起来,这里我们来应对。”

  如果女子被抓紧监狱,自然是诸多的不方便,而且林洵照还伤着,叶琼雪也受不住刑罚,湘谣没有客气,带着三人先躲了起来。

  官兵冲进来的时候,陈怒海大吼一声:“你们要干什么?官兵就可以胡乱闯进别人的住所吗?还有没有天理了?”

  领头的捕头说:“得罪了,只是有人告发你们闯进赤叶山庄,盗走了黄金百两,只好请你们跟我们到衙门里去一趟,查明了情况再说。”

  姜云澈说道:“说我们去赤叶山庄盗窃?简直是莫名其妙,赤叶山庄的黄庄主此刻就在这里作客,他可以为我们证明清白。”

  黄裕光坐了起来:“没错,这些都是我黄某人的朋友,怎么会盗取我们家的财物,想来是有人诬告,各位请回吧。”

  那些官兵面面相觑,脸上都是震惊的神色,那捕快呵斥道:“一派胡言,黄庄主昨天后半夜就已经病逝,黄夫人一大早就派人了发了丧,说是因为这些人,潜入赤叶山庄盗窃,黄庄主本就身体虚弱,受到了惊吓,昨天半夜就心悸而死,我们早上还送了我们知府大人亲自前去吊唁,你们竟敢这样糊弄我们,简直罪无可赦,给我全部抓起来。”

  屋里的人听了都愣住了,没想到黄夫人这样的雷厉风行,直接给黄裕光发丧,断了他们借着黄裕光自证清白的机会,也断了黄裕光的后路。

  黄裕光更是痛心,没想到妻子如此心狠,一点生路都不肯给他,他再一次气的昏死了过去,双拳难敌四手,陈怒海他们不敢杀官兵,下手一直收着打,毕竟杀官兵那可是要牢底坐穿的罪行,又要保护黄裕光,很快就落了下风。

  姜云澈见场面不妙,在他们的掩护之下,背起黄裕光直接破窗逃跑,姜天清和陈怒海、伏虎、听涛则被官兵带回了衙门。

  黄裕光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又是姜云澈和湘谣、阿绿他们,只是这次他已经不再激动,反而眼里都是灰暗的。

  湘谣说道:“黄庄主放心,这里很安全,天无绝人之路,我们总能想办法证明棺材里的那个是假货赝品的,你放心好了。”

  黄裕光见湘谣这样说,眼里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那就多谢你们了,等我回到家中,一定把剩下的赤叶花都给你们,再献上金银珠宝聊表谢意。”

  阿绿说:“黄庄主先不必客气,你先好好休养,洵照、琼雪,你们先照顾黄庄主,我们去一趟赤叶山庄。”林洵照点头:“你们放心去吧。”

  来到赤叶山庄,黄夫人正哭得如丧考妣,各位来吊唁的宾朋也都纷纷安慰黄夫人,只有一个穿月白色衣裳的中年妇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阿绿大声喊道:“黄夫人演起戏来真是让人钦佩,丝毫看不出来您谋杀亲夫的凶狠,反倒真像个痛失顶梁柱的无辜妇人。”

  黄夫人看到来人是阿绿他们,大声呵斥道:“大胆狂徒,就是你们半夜来赤叶山庄行窃,才导致我们当家的惨死,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来人,不必留活口,把他们全都给我杀了。”

  那月白色衣裳的中年妇人大声制止:“慢,正如弟妹所言,如果是他们盗窃,甚至惊吓死了光弟,又怎么会如此大胆,竟然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前来自投罗网,他们可是口口声声说你谋杀亲夫,这样大的一顶黑锅扣上头来,还是容我们问问的好,省的毁了你一生清誉。”

  黄夫人听了柳眉倒竖:“严夫人,这是我们黄家的事情,就不劳您操心了。”

  那严夫人态度强硬:“我即便出嫁多年,也是黄家的女儿,今天死的是我的亲弟弟,我怎能袖手旁观,你如此心急要处理掉这些人,莫不是心中有鬼?”

  湘谣看见她们姑嫂两个摆明了早就不和,心中暗喜,立刻说道:“严夫人所言甚是,黄夫人的确有所隐瞒,黄庄主并没有死,而是一年来一直被黄夫人下药,身体十分虚弱,我们冒着风险把他救了出来,谁知道黄夫人知道了,竟然直接给黄庄主发丧,还诬赖我们偷了庄子上的黄金,试想我们如果偷了百两黄金,早就可以远走高飞,一辈子都享受不完这荣华富贵,又何必来这里送死,不过是不平则鸣,为黄庄主伸冤而来。”

  此言一出,人群之中立刻炸了锅,众人议论纷纷,对着黄夫人指指点点。

  黄夫人捏紧了拳头:“鬼话连篇,你们竟然如此红口白牙的污蔑我,你们不走,不过是有同伙被官府捉住了,想要挟我放人罢了,大家不要听这些贼人狡辩。”

  严夫人却不依不饶:“我看这三位皆是姿仪出众,气度高洁,不像是为非作歹之人,反倒是弟妹你气急败坏,看上去像是欲盖弥彰,是真是假,打开棺材一验便知,何必在这里多费口舌。”

  黄夫人走到棺材旁边说:“棺材已经钉上,再开棺岂不是惊扰庄主的亡灵,这万万不可,姐姐的名誉也就完了,还是请三思为好。”

  严夫人对着家丁说:“谁要是敢不开棺,一律视为这毒妇同党,直接移交官府处置,给我开棺!”

  严夫人比黄裕光大很多,出嫁前代理过多年家事,在这赤叶山庄多年积威犹在,家丁们不敢犹豫,打开了棺材,众人上前一看,赫然就是黄裕光的尸身躺在里面,严夫人脸色就有些难看,黄夫人脸上则爬满了阴谋得逞的得意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