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暗香来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629 2019.11.06 11:21

  听了黄夫人的话,阿绿不禁气的跳脚:“她还好意思说报仇,简直可笑,我们才要找她报仇呢。”

  湘谣继续说:“第四件事,是要求严夫人的。”

  严夫人有些惊讶,问道:“不知道我能帮上你们什么?”

  湘谣想着听涛打探来的消息,缓缓说道:“听说严夫人前几天准备娶媳妇儿,但是人却跑了是不是?”

  严夫人点了点头:“难道……”

  湘谣说道:“那姑娘不愿意,便从家里逃了出来,是我们救了她,这姻缘讲究两心相悦,既然这姑娘不愿意,请严夫人就放了她吧。”

  姜云澈看湘谣平日里对叶琼雪一直淡淡的,并不亲密,没想到此刻竟然会为了叶琼雪的事求严夫人,叶琼雪虽然逃了出来,但是名义上还是严家的儿媳妇,严夫人要是发起狠了报了官,叶琼雪这辈子就只能躲躲藏藏的过日子了,湘谣的确考虑周到又心地善良,说起来典恩局的人心地都很好,姜云澈就很想融入到典恩局的环境去。

  姜云澈这样一想,就又看向阿绿,只见阿绿说:“死后元知万事空,严公子如果真的不幸去世,与其自欺欺人的给他找个伴,不如为他多积善行,也好早求个极乐。”

  严夫人叹了口气:“我也是一时的想岔了,怜惜我那孩子一个人孤孤单单上路,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这样吧,我不会再追究此事了,也不会再去害了别家的姑娘,你们放心吧。”

  湘谣他们听了严夫人此言,都长舒了一口气,叶琼雪的事,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有一个小厮就进来说:“庄主,严夫人,我们已经审问过夫人房里服侍的人了,春兰想活命,有话要交待。”

  严夫人得意的看着此刻已经面如金纸的黄夫人,吩咐道:“把春兰带进来吧。”

  阿绿就看到第一天来赤叶山庄时,端药进来给黄裕光的那个丫鬟被人带了进来。

  春兰跪在了地上,身上有被拷打过的血迹,她不停的颤抖,脸色惨白的看了看黄夫人,黄夫人就警告的望了她一眼。

  春兰只犹豫了片刻,就心一横的说:“庄主饶命,是夫人和那胡大夫有了苟且之事,怕被您发现,这一年来,才给您下乌藤毒,还推荐了胡大夫来料理您的身子,也就更加肆无忌惮的下起毒来,我虽然知道了,但夫人捏着我的卖身契和身家性命,我实在不敢违逆她的意思,只能每次熬药的时候,偷偷减少乌藤毒的剂量,庄主您大人大量,就放了我吧,我家中还有孤寡老母,不能没人照顾啊。”

  黄裕光心里知道,这个春兰不过是想活命,有没有减少剂量,那真的是苍天才知道了,只是她这样说了,自己要杀了她,以后谁还敢来揭发事情,黄夫人调教的丫鬟也是够鸡贼的。

  黄裕光咳嗽了两声,指着黄夫人说:“你这个贱人,如此淫晦不堪,来人,把胡大夫传到庄子上来,直接击杀,尸体扔到野地里去喂狗,把这个毒妇浸猪笼,给我沉塘,春兰戴罪立功,打了十大板撵出府去。”

  严夫人看黄裕光看着春兰的眼神很是恨毒,估计这句放出府去不过是说给旁人听的,春兰却丝毫不知,连忙磕头谢恩。

  黄夫人听说要把自己浸猪笼,痛哭流涕的跪在黄裕光脚边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当家的,你怎么能如此绝情呢?就算我做错了事,老话说的好,枕边教媳,您慢慢的教导我就是了,我不过是一时的糊涂,你怎么就这样的狠心起来,您要是实在生气,打我两下也就是了,我这次悔不当初,以后一定好好的服侍您。”

  阿绿冷哼了一声:“一时糊涂?黄夫人你忘了你当时发起丧来有多果断了吧?日日灌自己枕边人毒药,这样歹毒的心肠,也不知道要黄庄主怎么教你了。”

  一想到黄夫人害死了小冬,阿绿就心中冒火,黄夫人活有余罪、死有余辜,居然还能这样为自己开脱,简直恬不知耻。

  黄裕光也是一脸的嫌弃,对着下人说:“把她拉出去,看见她这恶毒的面容,我就觉得心里发寒。”

  黄夫人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胡乱的扑腾道:“当家的,不,不会的,你不会对我这么绝情的,以前不管我犯了很多错,捅了多大的篓子,得罪了什么人,你都会原谅我的,你忘了吗?你现在怎么能要我去死,你怎么舍得杀了我呢,你怎么能这样……”

  黄裕光充耳不闻,湘谣心里叹气,或许就是因为黄裕光一次次的迁就,把黄夫人惯得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到最后杀人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处理完了黄夫人的事,阿绿他们就来到梅九娘住过的雅舍,却扑了个空,屋里早就人去楼空,三人到处翻查,湘谣找到了一个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人皮。

  湘谣摊开人皮,众人看了倒吸一口凉气,原来那张皮画的是黄夫人。

  阿绿说道:“这个梅九娘,真是一身的恶毒主意,她帮忙出主意让黄庄主回不来,设计让严夫人在众人面前出丑,丢了管理赤叶山庄的资格,好让黄夫人独掌赤叶山庄的大权,还准备再杀了黄夫人,用画皮术取而代之,成为赤叶山庄的新主人。”

  黄夫人此人一得意便忘形,根本不是梅九娘的对手,如果一切顺利,没有他们的插手,梅九娘必然把这件事给做成,想想就让人后怕,而且一有风吹草动,梅九娘就迅速消失,像冬日里藏在雪地里的一株白梅花,只闻到阵阵暗香来,却不知道她藏身在何处。

  湘谣也有些头疼,像梅九娘这样难缠的凡人,她也是第一次碰到,一个没有功夫、出身贫寒的弱女子,能一步步学到画皮术,把来客错综复杂九霄客栈搞得红红火火,再差点鸠占鹊巢霸占赤叶山庄,还险些把阿绿这种修为不浅的妖精都给杀了,简直是个脂粉枭雄。

  姜云澈无奈的说:“梅九娘必然已经离开了赤叶山庄,我们还是先去接了大哥他们出狱,再想个对策。”

  以梅九娘的狡猾程度,一时半会儿想要捉住她,简直难于上青天,三人便先去接了林洵照和叶琼雪,再去接了姜天清他们出狱。

  监狱里,陈怒海气急败坏的朝那狱卒吼道:“说了没盗取黄金就是没有,你们这些狱卒,真是个个都听不进去真话!”

  那狱卒继续用鞭子抽打着他们:“老实交代,把金子藏在了哪里?你们的同伙现在又身在何处?”

  狱卒打的正起劲,就有人来说:“好了,黄金没有丢,是赤叶山庄的人自己记错了地方,大人让我们放人。”

  陈怒海就啐了打他的狱卒一口:“小妇养的,说了没偷没偷,还打个没完了。”

  那狱卒听了生气,还欲接着打,来传话的人拿了黄裕光的好处,拦住了他说:“快些放人,别耽误了大人吩咐的事。”那狱卒才住了手,把伤痕累累的陈怒海他们给放了。

  守在门口的叶琼雪看着一身伤的陈怒海他们出来了,忙凑上去说:“这些狱卒怎么这样的不讲道理,事情都没有查清楚,就把人打成这样。”

  叶琼雪细细的帮陈怒海擦去下巴上的血迹,陈怒海安慰她说:“只是一些皮外伤,不碍事,他们是得了黄夫人的意思,想要屈打成招,对了,那个黄夫人怎么样了?”

  姜云澈回答道:“已经沉塘死了,黄庄主连下葬都不愿意,直接拉去了乱葬岗。”

  陈怒海大声说:“痛快,这个女人心也太狠了,谋杀亲夫,也是该死,可怜我最近命犯煞星,一路上进了两次大狱,还挨了一顿冤枉打,真是倒霉呀。”

  众人听了,不免觉得好笑,都笑着看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