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茧自缚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28 2019.10.19 09:48

  一场春雨过后,宋府的景致如同被洗涤过一般,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处处赏心悦目,如同那画纸上的南方庭院,看着就清新怡人。

  宋太夫人的房里却没有春天的气息,休养了两日,宋太夫人总算是好了不少,沈氏喂着宋太夫人喝药,宋篷在宋渝旁边撒娇,俨然一家四口享受天伦之乐,而一边的宋笠显然已经习惯了,眼观鼻、鼻观心的静坐着,湘谣和阿绿立在身后,低眉顺眼的看着地板。

  宋渝捏了捏宋篷的鼻子,这才转过头问宋笠:“笠哥儿最近书读的怎么样了?我最近事务忙,也没问过你功课”,仿佛才看到这个儿子一样。阿绿想到前日宋渝还带了宋篷去骑马,说着事务忙没时间,却有空带小儿子去玩,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禁嘲讽了宋渝一番。

  宋笠还没说话,沈氏却说:“大少爷向来聪慧懂事,最是让人省心的,定会用功读书振兴门楣,老爷也别拘的大少爷太紧了,仔细把大少爷熬坏了”,宋渝听了也就真的不再过问,依旧逗着宋篷玩。宋笠看了,自嘲的笑了笑,继续沉默。

  宋太夫人喝完药,就有丫鬟来报:“表小姐来了”。说着沈杳娘就款款而来,湘谣忍不住细细打量她,沈杳娘生的玉雪可爱,鼻若新荔,口似樱桃,眉眼弯弯像新月出云,看着就让人喜欢怜惜。

  沈杳娘端庄的给宋太夫人行礼:“太夫人。”一管好声音像黄鹂鸟一样悦耳,宋太夫人笑着携了她的手说:“杳娘好不容易来一次,我这把老骨头却病了,不能陪你游园玩耍”。沈杳娘乖巧的说:“太夫人说的哪里话,您是长辈,哪有陪我玩的道理,应该是杳娘来陪您说话才是”。宋太夫人笑意更深,轻轻的拍着她的手:“真是个乖巧的好孩子”。

  湘谣看了看宋笠,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沈杳娘,眼睛里盛着满满的欢喜,想沸腾的水一样往外滚,湘谣便低下了头,阿绿却饶有依旧兴趣的观察沈杳娘,她看到沈杳娘时不时的瞟宋笠一眼,眉目里全是爱意,心想:看来这两人是郎有情,妾有意。

  沈氏睃了一眼沈杳娘,不动声色的放了药碗,笑着看着宋太夫人:“大少爷少年志高,执意等明年下场考过再说亲事,我想着中了举人再说亲也好,议亲的门第自然更高,大少爷也体面些,只是大少爷毕竟年纪不小了,身边也该有个知冷知热的人,整个金陵城哪有大户人家像大少爷一样,十七了还没有通房,底下的丫鬟看了难免心思活络,到时候做了什么想岔了的事情就不美了,我看还是给大少爷指个通房丫头,有人贴身的照顾,我们也放心些,也能镇镇房里的丫头,让大少爷安心读书,娘您说对吗?”

  宋太夫人连连点头:“你说的是,笠哥儿不小了,是该选个通房了”,沈杳娘听了,有些神伤的低了头,阿绿心想:以沈氏的精明,不可能看不出宋笠和沈杳娘情投意合,看来她是不同意这桩婚事了,否则不会给自己侄女塞通房,难怪宋笠和沈杳娘没能定亲呢。

  阿绿这么想着,沈氏已经说:“我看这湘谣不错,长得漂亮,人温柔懂事,我看大少爷和她也十分的亲近”。沈杳娘听说宋笠和湘谣亲近,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宋笠,湘谣却心中狂跳,宋笠已经开口说道:“笠儿一心只想先读书,实在无心风月之事,不想收通房,多谢母亲美意了”。湘谣听了头又低了几分。

  沈氏还想说什么,宋渝却开口说:“大丈夫自然是先立业,笠哥儿有志向,应当鼓励他,通房的事暂时别议了”他是一家之主,宋太夫人和沈氏都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不提此事,拉了几句家常,几人便各自散了。

  回到房里,阿绿打趣宋笠:“哎,某些人看见心上人,眼睛都要看直了,真是不害躁”。宋笠的从脸一直红到后耳根:“你胡说什么”。阿绿佯装惊讶:“哎呀,宋公子怎么生气了,莫不是自己对号入座,不打自招了?”宋笠知道上当,忙以书遮面假装看书。

  过了半晌,宋笠喃喃的说:“我的第三个请求,就是想你们让沈氏答应把杳娘嫁给我”。阿绿噗嗤一下,刚想嘲笑他,湘谣却说:“不行,万一沈姑娘不想嫁给你,我们乱点鸳鸯,岂不是违背了不伤天害理的约定”。

  阿绿摆摆手:“我自有办法知道她愿不愿意”,她心中有七八分肯定沈杳娘十分嫁给宋笠的,但本着保险起见,她还是决定去试一试。

  湘谣打岔:“你说的查案计划,是不是该行动了?”阿绿一拍脑袋:“差点忘了正事,我一早就去”。

  翌日,天刚擦亮,阿绿站在了余妈妈床前,朝她吹了一口气,然后笑嘻嘻的摇身一变,化作余妈妈的模样,去正屋等宋太夫人起床。

  宋太夫人醒的早,看见她在一旁:“你今天来的好早”。阿绿微笑:“上了年纪越发的不爱睡了”。宋太夫人深有同感,看她端了药,叹气:“这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利索”。

  阿绿喂她喝药:“您这是心病,想通了自然就好了”。

  宋太夫人顿了顿:“你说的不错,那天那唱戏的孩子和郦氏简直一模一样,虽说我对郦氏没有大的亏欠,但总归郦氏死后,那大夫说糕点里有问题,我想着十之八九是老二媳妇下的手,却没有查下去,到底我是存了歹念”。这情况峰回路转,阿绿不禁呆住。

  宋太夫人喝了口药,又说:“当年一来是我实在不喜欢郦氏,我年轻时丈夫吃喝嫖赌,夜不归宿是常事,后来更是惹了是非早早就去了,我一个寡妇,拖着两个儿子,含辛茹苦多少波折才养大他们,渝儿大了之后,眼里只有郦氏,哪里还有我这娘亲,郦氏能干又漂亮,这世间的好都被她一个人占全了,生下的笠哥儿,长的随她一样好看,你听这名字,笠和郦读起来多像,渝哥是真的爱她入骨,才起了这个名字,凭什么我一辈子凄风苦雨,郦氏却能要什么有什么,叫我我怎么能不妒恨郦氏”。

  宋太夫人又推开药碗:“二来是这事必定是房氏所为,老二和他爹一样的不成器,除了吃喝玩乐什么也不会,房氏的性子和模样都像我,我一见她就想着自己年轻时吃的苦,对她是百般的维护,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弟媳下毒杀害长嫂,这样的事抖出去,不仅是房氏难逃一死,老二的名声也算彻底完了,整个宋家都会沦为金陵城的笑话,所以我买通了那大夫,让他告诉渝儿,郦氏是病死的”。

  宋太夫人眼里涌上了泪水:“谁知道郦氏死了不过一年,渝儿就续弦了沈氏,和沈氏也恩爱非常,我才知道,这天下男人都一样,我自己养的儿子也是如此,我才念起郦氏劳心劳力的支撑家业多年,对我也从不忤逆,我知道自己对不住她,所以她的丧礼我逼着渝儿风光大办,这些年明里暗里从沈氏手里护着笠哥儿周全,总算是护着他平安成人了,也算是稍作弥补”。

  阿绿听着心中百感交集,没想到郦氏之死与宋太夫人无关,她最多是包庇凶手,但暗中保护宋笠平安长大,也抵消了她的部分罪孽,现在老来心病缠身,只能说是报应不爽,苍天绕过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