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雾里花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376 2019.11.13 14:34

  邢紫鸢上了马车后不久,他们就到了客栈,姜云澈正准备打水洗个澡,林洵照却拉了他坐下。

  林洵照很是表情凝重的说:“这样下去可不行,这个裴昭郎,绝不是是个老实的,我看他一定对湘谣图谋不轨。”

  姜云澈橫了他一眼:“你才是对湘谣姑娘有所图谋才对吧,还说别人呢。”

  林洵照就一脸不悦:“我那时光明正大的追求,裴昭郎这是想挖我的墙角,这种行为及其的没有道德,难道你不觉得吗?”

  姜云澈无语:“湘谣姑娘又没答应你,裴公子也是有机会的。”

  林洵照就打了姜云澈一下:“你是谁的兄弟,你到底站哪边的?干吗要帮裴昭郎说话呀。”

  姜云澈无奈:“好好好,我当然站你这边了,那你想怎么样嘛。”

  林洵照想了想:“嘿嘿,干脆撮合撮合裴昭郎和邢紫鸢吧,这样我们都解了燃眉之急,岂不是皆大欢喜。”

  姜云澈立马拒绝:“你能不能不要再乱点鸳鸯谱了,之前就是你提议给叶琼雪撮合姻缘,我们脑子坏了才同意你的建议,结果事情搞得一团糟,你还敢再来一次,简直是疯了。”

  林洵照也知道这事情不太可能,只是他也没什么主意了,纯粹是病急乱投医,林洵照刚要再出主意,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哗。

  姜云澈担心是他们的人遇到了麻烦,就拉着林洵照下楼看,却看见邢紫鸢正在和一群人吵架,人群中还跪着一个泫然欲泣的女子。

  姜云澈皱着眉头走了过去,裴昭郎也听到动静走了过来,姜云澈问邢紫鸢:“这是怎么了,你和他们吵什么?”

  邢紫鸢指着那女子说:“这位姐姐路径这里,被人扒了包袱,除了贴身的衣物都被偷去了,没钱续住,客栈要撵了她走呢。”

  裴昭郎看到了那女子,却有些惊讶的叫了一声:“雾女?”

  那女子看到了裴昭郎,连忙哭着跪到了裴昭郎面前:“裴公子,您怎么在这,您行行好,救救我吧,这异乡黑夜的,我去哪里借宿呢?。”

  姜云澈看到裴昭郎认识这女子,就选择观望一下,看看是个什么情况,裴昭郎对那客栈老板说:“这位姑娘今夜住宿的费用我替她给了,你们让她先住下吧。”

  只要有人出钱,管他是谁给呢,客栈老板立即换上了一幅笑脸:“那就请姑娘早些歇息吧,方才是我们失礼了,姑娘莫怪。”

  邢紫鸢气鼓鼓的说:“失礼都失过了,现在来道歉有什么用?”见她针对,客栈老板只好讪讪然的赔笑。

  没多久他们就搞清楚了这个雾女的来历,原来一年前,裴昭郎从青楼门口的人贩子手里救下了她,无家可归的雾女就跟在了裴昭郎的身边。

  本来雾女服侍他很是殷勤周到,又识文断字,裴昭郎便让她在自己的书房里做大丫鬟,好帮着他整理书文,而裴昭郎的母亲裴夫人,对裴昭郎的学习看得很紧。

  裴夫人看见雾女貌美,裴昭郎也年纪大了,又在孝期没定亲,嫌弃雾女不是家养的丫鬟,怕她不懂规矩带坏了裴昭郎,在孝期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坏了裴昭郎的名声,上个月把她撵了出来。

  雾女的老家远在扬州,自然要经过此地,没想到她昨天刚到,就被偷走了包袱,除了贴身的衣物都被洗劫一空,才会被客栈老板赶出去,幸好遇到了下来打抱不平的邢紫鸢,要不然此刻她已经流落街头了。

  倚在楼上看情况的阿绿说:“这也是她和裴昭郎缘分深厚,不然今日这个雾女可就惨了。”

  湘谣就戳了戳阿绿的头:“你的脑子怎么总是那么浅,你就没觉得这事不对劲?”

  阿绿怔了怔:“什么不对劲?”

  湘谣摇了摇头说:“我以为只有男人见了落难美人才会昏了头,没想到你一个女儿身,也这样的不清醒。”

  阿绿就笑嘻嘻的抱着湘谣的胳膊说:“好湘谣,你发现了什么,也和我说道说道呗。”

  湘谣看了她一眼:“首先,裴家又不止雾女一个丫鬟,为什么裴夫人单单就容不下她,非要撵了出来,要知道,丫鬟都是有卖身契的,当家主母不是觉得这个人实在问题大了,是不会轻易赶人的,毕竟说出去总容易让人非议刻薄,而裴夫人赶了她出来,却还让她带不少东西出来,可见裴夫人并不是一个尖酸刻薄的人,一个宽容的主母非要把事做绝,可见裴夫人一定有不小的把握,雾女的确想勾引裴昭郎。”

  阿绿觉得湘谣说的有一些道理,但也不完全认定雾女就是这样的人,她一向不会揣测一个人品行不端,除非亲眼所见。

  湘谣又说:“其次,雾女说她的东西被偷了,那贼人能偷了她的银钱,却还善心大发没有偷她贴身衣物的包裹,对雾女这样一个很有几分姿色的少女,孤身一人在路上,也没有生出什么歹念,这个盗贼,未免也太君子了吧。”

  阿绿听到这里,才反应过来事情不对劲的地方。

  湘谣接着说:“最重要的是,雾女被赶出裴家一个月了,居然才刚走到这里,不早不晚的等裴昭郎到了,又刚刚好的被他搭救,真是万分的凑巧。”

  阿绿想到,裴昭郎在路上说过,他这次去扬州探亲,本该上个月就启程,但是染了风寒,裴夫人就让他休息一阵子再上路,那时候雾女应该还没被撵,对裴昭郎的行程应该是知道的,时间算的这样准,很难让人相信这件事是巧合。

  阿绿点头说:“这样看来,这个雾女是算好了,要在这里再搭上裴昭郎的,我们要不要跟裴昭郎提个醒?”

  湘谣对不熟的人向来很冷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切自然有因有果,人家的事,我们不要随便插手,免得过多的破坏事情本来应有的发展。”

  阿绿就就又点了点头,她觉得这个雾女应该对裴昭郎没有什么恶意,否则在裴家呆了一年,早就下手了,自己的确先作壁上观为好。

  湘谣却突然意味深长的说:“不过这个邢紫鸢……还挺有正义感的嘛,和那个爱管闲事的鬼面郎君倒是很像。”

  阿绿听了就有些愕然,站在那里发起呆来。

  另一边裴昭郎却在求姜天清:“雾女也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被撵了出来,我愿意出她的镖金,请姜镖头也顺路带她到扬州吧。”

  邢紫鸢也撒娇道:“姜大哥,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养,你就当是做好事了,就带上她吧,要不然她一个姑娘家走到扬州,一路上得遇上多少波折啊。”

  姜天清无奈的点头,他们这种跑镖走江湖的,口碑很是重要,客户的要求,只要是合理的,他也不好拒绝,更何况裴昭郎又不是不出钱。

  雾女就又跪下说:“多谢公子,多谢这位姑娘,你们的恩德,雾女真是无以为报。”

  邢紫鸢连忙拉起了雾女:“你不要动不得就跪啦,我们女儿家娇贵,怎么能一天到晚,跪这跪那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