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别君后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96 2019.10.25 11:19

  深冬的雪从辽阔的苍穹飘落,把群山万壑都染了白头,也把道路湿透的难以行走,宋笠飞奔在宋府的小道上,从未觉得这路有这么的长,一路上摔了几次都没有减缓他的速度,也没能让他感到丝毫的疼痛。

  当宋笠赶到的时候,沈氏已经断了气,沈杳娘也早已气若游丝,宋笠握着她的手,泪水落在她的脸上,轻声地说:“我已经差人去请大夫了,你坚持住。”

  沈杳娘艰难的露出笑容:“好,我听你的。”

  宋笠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不管你是同情我也好,愧疚也罢,我都不在意,我都还是喜欢你,等你好了,我们好好过日子,该走的人都走了,我们一定会过得很快活。”

  沈杳娘努力的睁着眼:“小的时候……我是觉得对不起你,但是后来,我真的爱上你了,我说不想嫁给你,是怕有一天事情真相大白,你会更难过,怕你会恨我……但是出嫁的那一天,是我这些年最开心的一天……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遇到了那一日的大火……”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沈杳娘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宋笠却每一个字都听到了心里去,沈杳娘的眼睛慢慢的合上了,嘴角却留下了一抹永远不会逝去的甜蜜笑意。

  宋笠泪如雨下,却一声不吭,往事一幕幕在他眼前翻过,郦氏温柔的怀抱,宋渝握着他的手教他写字的温馨,生病时沈杳娘泪眼婆娑的模样,一切他爱的、留恋的、不舍的,都随风而去,只留他孓然一身,面对人世间的风刀霜剑。

  深夜,湘谣和阿绿无言的对坐在房间里,阿绿惆怅的说:“我以为活了八百年,人世间的一切我都明白了,原来我什么都不明白,爱一个人,真的可以为他献出生命,即便是死了也心甘情愿吗?人活一世,什么才是最要紧的。”

  湘谣失神:“世间每个人最难过的关都不一样,钱财关难过,名利关难过,情关也难过,可见人生来就是受苦的。”

  阿绿吁气:“反正我们也不是人。”

  湘谣听了眉头一皱,觉得她说话莫名的别扭,又想着宋笠的事,心中如乱麻一般,不知道何时才两人勉强睡去的。

  第二天,鸣鹿来敲二人的房门,湘谣揉了揉睡眼,披着外衣开了门,鸣鹿递过一个盒子:“湘谣姑娘,这是大少爷留给你们的。”

  湘谣不解:“留?大少爷人呢?”鸣鹿低头:“大少爷一早去了迎江寺。”湘谣打开盒子,阿绿也走了过来,盒子里静静躺着连城璧和一张纸条,湘谣心中已经有了预感,泪水盈上了眼眶。

  阿绿打开纸条,上面写着:“连城璧自愿奉上,三生有幸与二位相识一场,谢二位这一年的帮助,今生一别,山长水远,多加珍重,宋笠敬上。”

  阿绿含泪看着湘谣,湘谣已经收住了泪意:“功德圆满,现在我们也该功成身退了。”阿绿握着湘谣的手:“我们还是去看看他吧。”

  湘谣和阿绿穿好了衣裳,收拾完东西,打着伞离开了宋府,鸣鹿目送她们远去,想到昨夜宋笠的话:家里以后只有太夫人和二弟两个主子,我已经陈书把指挥使的袭职让给了二弟,太夫人年事已高,精力多有不济,未免底下的人有了别的心思,除了几个老实忠心的人留下服侍,其余的人,我都已经将卖身契还给他们,送了盘缠让他们回老家了,以后你就是总管了,要帮着太夫人打理好家事,明天你把这个给湘谣和阿绿,放她们出府就行了。

  湘谣和阿绿来到迎江寺的时候,宋笠已经剃完度了,看着他一身的和尚服饰,两人不禁眼神一黯。

  智空对着他们二人说道:“宋公子既然已经出家,红尘中的一切是是非非,都不再和他有关,他已经拜在我的门下,现在法号静山,二位女施主还是舍离断,不要误了静山潜心悟道,请自行方便吧”。

  湘谣对着宋笠的背影说道:“静山师傅,有些事情我们没能帮到你,实在是万分抱歉,你放心,我们以后还在金陵,宋二公子我们也会帮着照顾一二,保护他平平安安的长大。”

  宋笠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阿绿却想着沈杳娘的话:“宋笠,杳娘说过,让你不要雾里看花,而是惜取眼前人,湘谣她……”

  湘谣呵斥她:“阿绿,不要再喧哗了。湘谣和阿绿拜别静山师傅,望师傅心得自在,悟道有成。”

  湘谣说完果断的转身离去,阿绿看着她,又看了一眼宋笠,纠结了片刻,一跺脚便追了上去,阿绿撑起伞,为湘谣遮挡着雪雨,两人漫无目的的走在金陵城的路上,宋府的一切尘埃落定,最后只剩下了这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阿绿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既然你那么在乎宋笠,如今沈杳娘已经去世了,又把宋笠托付给了你,你何不争取一下。”

  湘谣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在乎的是成仙大业,何况宋笠已经决定了自己的未来,他既然心里没有我,我又何必纠缠不休,既作践自己又使他烦恼。”

  阿绿似懂非懂,不解的看着迎江寺边的长江流水,却看见有一个男子带着斗笠,坐在江边垂钓,阿绿觉得十分的滑稽,大雪天在江边钓鱼。

  阿绿有心要开解湘谣,指着那人说:“湘谣,你看那里有个傻子,这下雪天,还跑到江边来钓鱼。”

  湘谣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见仙君抬起头来,一脸不悦的看着他们,阿绿一看是仙君,只想打个地洞钻进去,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湘谣疾步走了过去,阿绿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过去,两人一起给仙君行过礼,湘谣说道:“仙君勿怪,阿绿一直是这样跳脱的性子。”阿绿也嘿嘿的笑。

  仙君敛了神色:“虽然连城璧的主人心甘情愿的把连城璧给你们了,但是因为你们滥用妖法,导致了一些人的人生偏离了原有的轨迹。”

  湘谣和阿绿想到宋笠和沈杳娘,心头都是一堵,半晌没有开口说话,仙君又淡然的说:“你们也无需过于自责,一切因果,命中自由定论,只是切记,获取其他三件法宝之时,不可再滥用妖法,你们可记住了。”

  湘谣和阿绿喃喃应是,仙君又说:“只是我不可不罚你们。”二人听了,心中俱是十分的紧张,如同在油锅里接收审判,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不知道会面临仙君怎样的处罚。

  仙君递过手中的鱼竿:“就罚你们在此钓上一条鲤鱼吧。”两人听了都是一愣,仙君却带着笑意消失了。接过仙君手中的鱼竿后,两个人在这天寒地冻之中被冻的哭了出来,也没等到一条鲤鱼,反而不断地被来来往往的行人嘲笑是傻子。

  当湘谣感觉自己快要被冻成狐狸干的时候,已经被二十六个行人嘲笑是傻子了,她不由得生气:“都怪你这个不长眼睛的死东西,我的狐狸毛都冻快冻掉光了。”

  阿绿不停的吸着鼻涕,刚吸干净眼泪就冻掉了下来:“本来这个天出来钓鱼就是很傻,哪个过路的人看了不说我们是傻子,这能怪我吗?”

  湘谣气的不想说话,静静的盯着水面,生怕放过那该死的鲤鱼,一直到天色黑了下去,那只等了一天的鲤鱼,总算是咬了饵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