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天师府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39 2019.11.04 13:35

  阿绿和叶琼雪照顾着表情痛苦的湘谣,林洵照在边上看着十分的着急,阿绿对姜天清说:“姜大哥,我们去找些绿豆来,可以拖一阵子,好歹撑到云澈把解药带回来。”

  姜天清连忙答应,自己已经欠了典恩局不少,如果湘谣因为给自己求药而死,他一辈子良心都会不安,两人一起出门去找绿豆。

  林洵照坐不住,站起来说道:“我也去天师府求药去。”小冬拉着他说:“您就别添乱了公子,姜公子已经去了,伏虎和听涛也赶去了,去求人比的又不是人多。”

  小冬话音刚落,无名已经破窗而入,叶琼雪吓得一声惊叫,陈怒海看了连忙提剑和无名打斗了起来,屋子里很多物件被剑锋劈的碎成一片,小冬连忙拉了林洵照往后躲。

  无名见陈怒海武功了得,自己最多能和他打个平手,不想多做纠缠,不如杀一个算一个,回去好歹有个交代,他用力一剑推开陈怒海,直奔躺在床上的湘谣刺去。

  湘谣眼睁睁的看着无名的剑刺过来,却无法使劲躲开,心中不由得涌上一阵凉意,一刹那之间,自己眼前的光就被挡住了,原来林洵照在无名推开陈怒海的时候,就已经跑向了湘谣的面前。

  小冬看着林洵照跑过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了过去,挡在了他们面前,无名一剑不偏不倚刺在了小冬的心脏,无名想要拔剑再砍,剑却已经被小冬死死的握在了手上,一时间竟拔不出来,血水不断地从小冬的心脏和手掌心流出来。

  陈怒海抓住机会一剑封喉,直接结果了无名,一道血水溅洒在了窗楹上,昭示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凋亡。

  林洵照慌忙的把小冬包在怀里,那一剑插入心脏,小冬连句说遗言的机会都没有,留恋的看了一眼林洵照就咽了气。

  林洵照看着断气的小冬,泪水大滴大滴的落在他脸上,不断地喊道:“小冬……”叶琼雪看了也低头抹眼泪,陈怒海面带不舍得拍了拍林洵照的肩膀。

  湘谣看着林洵照痛苦的样子,心里也十分的不忍,她之前只觉得林洵照不成熟,却忽略了他的正直热血和重情重义,她觉得林洵照对自己的喜欢,就像是不懂事的孩子看中了新鲜的玩具那样,过一阵子就忘了,没想到他舍了性命也要救自己,湘谣不由得心中五味杂陈。

  林洵照抱着小冬流了很久的眼泪,湘谣却情况开始加重,嘴角沁出一丝殷红的血,叶琼雪看着着急,担心的喊道:“湘谣姐姐……”

  林洵照急忙的看了一眼湘谣,对着陈怒海说:“小冬已经死了,湘谣不能再出事了,陈大哥你保护好她,我要去天师府求药。”

  陈怒海心里知道,姜云澈如果顺利的话,早就带药回来了,现在还没回来,自然是遇到了麻烦,多一个人多一丝希望,如果林洵照没去,湘谣死了,林洵照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好过,他去了,不管怎么样,至少他心里会好受一些,便说:“有我呢,你快去吧。”

  林洵照来到天师府时,姜云澈他们仍在请求吴重山开门求见,一个童子不耐烦地说:“我师父已经睡了,你们明天再来求见吧。”

  姜云澈说:“小道长,我们家中有人中了断肠草之毒,要是明天早上再来,怕是只能来请你们超度了,你行个好,帮我们通传一下。”

  那童子态度坚决:“我师父睡着了从不见客,各位还是请回吧。”

  林洵照见状,站在台阶的最底下,看着布满青苔的台阶,比两层楼还要高,他看到的仿佛不是坚硬的青石砖台阶,而是湘谣痛苦的神情,他毅然的跪下,一跪一叩首的从第一个台阶叩头,边叩便说:“鄙人林洵照,求见吴天师。”

  林洵照一个台阶一叩首,磕头声音很是洪亮,那童子先是一惊,想着这青石砖坚硬无比,台阶更是高的出奇,心中断定他不可能这样磕着头上来,望着天空中开始飘着的细雨,他不做声的静静的看着林洵照。

  童子站在屋檐下看了很久,林洵照依然不停的起步、跪下、叩首,不停的说道“求见吴天师,请天师赐药。”他的脸上就开始流露出了一丝不忍。

  姜云澈看了,也一步一叩首的上着台阶,伏虎和听涛看了也跟着叩首,四个人在雨里不断地喊着求见吴天师,等到林洵照把高高的台阶全部磕完了,雨水已经把他们四个人浇的浑身湿透了。

  林洵照跪在最高的台阶,血水混杂着雨水从他脸上滑落,染红了他的半张脸,那童子看了,朝门里不忍的喊了一声:“师父……”

  吴重山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姜云澈不知道吴重山什么时候就来到门后,只见他整个人仙风道骨,有一种仙人下界的感觉,人很清瘦,目光澄澈,手里拿着一个拂尘。

  吴重山站在屋檐下,看着台阶上大雨倾盆,他们四个人的头青红淤紫一片,看上去悲壮又感动,他声若洪钟的问林洵照:“你为何人前来求药,如此心诚。”

  林洵照已经很是眩晕,只能努力的睁着眼睛看向吴重山,尽管力不从心,还是大声的说:“为心上人求药。”

  吴重山有些意外,摇了摇头说:“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莫道世界真意少,自古人间多情痴。”

  吴重山扔给了林洵照一个小瓷瓶,吩咐童子说:“关门。”说完便抬脚进了门里,童子也跟了上去,把门关了起来。

  林洵照紧紧地把瓶子攥在了手里说:“多谢吴天师赐药。”说完便晕了过去。

  姜云澈及时赶到,一把扶住了林洵照,他拿过药瓶,揣在了怀里,伏虎把林洵照背在了身上,他们急匆匆的赶向客栈。

  姜云澈赶到湘谣房间的时候,姜天清和陈怒海正在把小冬的尸体抬出去,姜云澈心里一沉,跑进去看到阿绿好端端的坐在湘谣身边,眼里充满了盈盈泪水,才感觉心又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姜云澈把药递给阿绿,阿绿急忙喂了湘谣吃下,湘谣吃了药,很快表情就不再痛苦,有些放松的睡了过去。

  阿绿感激的望着姜云澈:“这药来之不易吧,辛苦你了。”

  姜云澈低头看着她:“我没什么,洵照比较辛苦,他把头都磕破了,吴天师才肯见我们。”

  阿绿看着他乌青的额头和湿透了的衣裳,心疼的说:“还说不辛苦,你身上还在滴水呢,而且你看你的额头,青一块紫一块的,还疼吗?”

  阿绿说着不自觉的站了起来,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姜云澈的额头,她的手刚接触到姜云澈的肌肤,两个人都怔在了原地。

  姜云澈先反应过来,脸上堆满了甜蜜的笑意:“现在就一点都不疼啦。”

  阿绿反应过来,飞快的缩回了手,绯红着脸坐到到床上,嘟囔着说:“胡说八道。”

  姜云澈心里都是满足,眼睛里都是欢喜的看着阿绿。

  阿绿却心中诧异:“自己怎么会去摸他,简直莫名其妙,大约是今天真的是遇到了太多的事,心里慌乱,才会这样的举止怪异。”

  第二天林洵照醒来的时候,看到湘谣和阿绿并排坐在床边看着自己,他轻声的问:“我又做梦了吗?”

  阿绿听了笑着说:“什么做梦,你没感觉到自己的头还在疼吗?”

  阿绿不说还好,一说林洵照立刻感到了来自额头的剧痛,不由得摸向自己的头:“我的头还在吗,疼死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