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白茫茫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01 2019.10.24 20:17

  宋笠听了墨梅的话,原本的木然变成了慌乱,甚至有些站不稳,湘谣忙扶住了她,宋笠轻声说:“我不相信,我要自己去问她。”

  湘谣心疼的有如刀割,心里祈求这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沈杳娘也千万别承认,却又很明白,若非亲耳听到,墨梅编不出这样的谎话,心里更是难过。

  湘谣扶着宋笠刚一回头,就看到沈杳娘两行清泪的站在不远处,她神色凄然,大红的斗篷在雪地里更加的显眼,她此刻眼泪已经说明了一切。

  宋笠的脸不知是不是站在门口,雪光映照的缘故,比平日里更白了几分,就看上去有了憔悴的样子:“我不听别人说的,我要你亲口跟我说,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

  沈杳娘低头:“对不住,我不是有心去打探你娘的喜好,只是这件事,我的确从小就知道了,下毒之事关乎疼爱我的祖父,还有沈家全族的名誉,我当年不能告诉你,我一直想用自己的方法补偿你,到头来,我还是伤你最深,抱歉……”

  宋笠点头:“知道了,我不怪你,你的确没有告知我的义务,这些年是我自作多情,误你终生,是我抱歉……”宋笠推开湘谣,跌跌撞撞的走出了院子,湘谣依旧不放心,提裙跟了上去。

  沈杳娘拭去了泪水,深深地看了墨梅一眼:“阿绿,你带墨梅回夫人那里吧,告诉夫人,麻烦她差人来告知这些陈年旧事。”阿绿也知道墨梅心怀不轨,迟早会酿成祸患,无奈的点头答应了。

  墨梅知道,这件事被夫人知道了,自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连忙跑过去跪在沈杳娘脚边:“大少奶奶,我也是太害怕了,才会跑来和大少爷说,您发发慈悲,饶了我吧,夫人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沈杳娘淡淡的说:“我又没说你做错了什么,你何必如此诚惶诚恐,你是夫人的丫鬟,理应回夫人那里,夫人要是罚你,定是你做错了什么,我们是晚辈,倒也不便向夫人求情,还是你自己去和夫人解释吧,说不定夫人还要褒奖你一片赤胆忠心呢。”

  阿绿见墨梅不肯走,忙朝两个婆子使了眼色,两个婆子便架了墨梅往外走,墨梅撕心裂肺的不断哀求,沈杳娘权当没听见,阿绿便用帕子捂住了墨梅的嘴,省的她乱喊。

  阿绿刚要出院子,沈杳娘却喊着她:“阿绿。”阿绿回过头:“大少奶奶还有什么吩咐吗?”

  沈杳娘笑的如春花绚烂,阿绿一怔,她记忆中沈杳娘从未如此明媚的笑过,美丽中还带着解脱的味道。

  沈杳娘笑着说:“大少爷总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子,你们记得多叮嘱他不要喝闷酒,我知道湘谣对大少爷很好,湘谣心里有大少爷,喜欢一个人的样子,是遮不住的,你记得提醒大少爷,有时候雾里看花,不如惜取眼前人。”

  阿绿一脸的疑惑,不解的看着沈杳娘,沈杳娘却摆摆手:“没事了,你去吧。”阿绿满腹狐疑的点了点头,应声去了。沈杳娘看着阿绿远去的背影,黯然的说:“就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些事吧,当是我还清沈家欠你的一切吧。”

  湘谣看着坐在湖前的宋笠,轻声说:“自己的祖父和姑姑商量着下毒害人,这件事杳娘的确不好和你说道,何况当年她还年幼,这种关乎人命的事,她也不敢四处张扬。”

  宋笠茫然的说:“我不怪她不告诉我,这件事和她无关,我只是难过,原来她从小对我好、关怀我,都只是心怀愧疚,或许她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和我两心如一,你说她对我的好,就没有一点是爱吗?,就一点点都没有吗?是不是都是为了弥补亏欠……”

  湘谣劝解:“你是当局者迷,我们都能看得出来,杳娘对你的真心,如同你对她一样,你只不过是暂时无法想通当前的事,才会如此的痛苦。”宋笠不说话,只是看着冰雪飘飞的湖面,像一座冰雕一般。

  沈氏和沈杳娘二人坐在沈杳娘的房里,屋里服侍的人尽数被沈杳娘遣退,桌上摆着精致的点心,,小炉子里煮着绿茶,香炉里飘起阵阵的青烟,让整个屋子里充盈着熏香和点心的香气,让人觉得有些饿。

  沈氏有些颓然:“我也没想到,这个墨梅这样的刁滑,我已经让人解决了她了。”沈杳娘给她斟茶:“如此亡羊补牢,姑姑不觉得有些晚吗?”

  沈氏不接她的茶:“哼,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兴师问罪?此事说了便说了,就算宋笠和你恩断义绝,对我有什么害处,大不了就是废了你这颗棋子,我又不是就没有办法对付宋笠了,你又能奈我何?”

  沈杳娘嫣然一笑,放下茶杯,将点心推到沈氏面前:“小厨房新做的,姑姑也尝尝。瞧姑姑这话说的,我怎么敢问姑姑的罪,如今我失了丈夫的欢心,也只能仰仗姑姑了,姑姑不念我是宋家媳,也得念我是沈氏女吧。”

  沈氏不屑的说:“你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也不掂量自己有几两重的骨头,你的东西,我怎会吃一口,你这些小伎俩,还不如留着想法子重新获得宋笠的喜欢,我劝你安分守己,我念在姑侄情分上,还能放你一马,你不要蹬鼻子上脸自讨苦吃。”

  沈杳娘自己拿起点心咬了一口:“其实姑姑何必如此小心翼翼,想要杀人,又不只有在吃食上下毒,看来姑姑是在宋家多年顺风顺水,这千般的害人手段,竟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沈氏心中觉得有些不妙,头却开始眩晕,大滴大滴殷红的鼻血已经滑落下来,五脏六腑也逐渐开始剧痛,她万分的疑惑,自己明明已经很谨慎,却突然看向远处依然冒着青烟的香炉,她愤怒的看着沈杳娘,沈杳娘也捂着腹部,鼻血不断地流淌下来。

  沈氏跌跌撞撞的抓住沈杳娘的手:“小贱人,为了杀我,你还真是不择手段,竟然在熏香里下毒,把自己也给搭上。”

  沈杳娘淡然一笑:“姑姑谨慎无比,若非如此,怎么能骗过姑姑呢。”她故意用茶水点心引开沈氏的注意力,怕的就是沈氏发觉,这也是为什么她要服侍的人的人都退下,她不想再有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沈氏嘶吼:“把解药交出来。”沈杳娘甩开她的手:“姑姑说笑了,断肠草之毒,天下唯有吴天师可解,那吴天师远在西北,我去哪里给姑姑寻来解药。”

  天师吴重山是闻名天下的高人,不仅擅长收妖捉鬼、画符炼丹,还武功卓绝而且擅长药理,传闻世间奇毒断肠草只有他一人能解,只是他远在西北,甚少出来活动。

  沈氏已经趴在地上,痛苦的指着沈杳娘:“居然下断肠草,你可真是把后路断的干干净净呐,为了他连命都搭上,你还真是冥顽不灵。”

  此刻阿绿却推开门走了进来,她有些担心沈杳娘,一进来闻到屋子里的气味便吓了一跳,连忙封住了自己的呼吸,跑过去推开三面的窗户,用茶水浇灭了香炉,沈杳娘着急的说:“阿绿,你快出去……”声音已经十分的微弱。

  阿绿跑过去按着她的手腕,切了脉象,知道她毒已经攻入心脉,大罗金仙也再救不回来了,不由得眼神黯然,她只好通灵给湘谣,让她带宋笠来见沈杳娘最后一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