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冷雨天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85 2019.11.03 10:09

  叶琼雪一回头,看到陈怒海正好奇的看着自己,叶琼雪轻声说道:“白天在马车上睡的有些多,现在不是很困。”

  陈怒海直截了当:“你是在想林公子的事吧,缘分这种事强求不来的,早点放下对自己反而是种解脱。”

  叶琼雪一直对林洵照示好,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像这样直接被人当面戳穿,陈怒海还是第一个,叶琼雪又羞又急:“我在想什么,和你有什么相干。”

  叶琼雪说完就红着脸跑进了房里,陈怒海愣在了原地,叶琼雪一直表现的很温顺,像这样不留面子的数落人还是第一次,陈怒海觉得有些下不来台,尴尬的在那里挠头。

  第二天陈怒海比平日里,离马车要远了一些,他觉得再见到叶琼雪,就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尴尬,他们紧赶慢赶,第二天傍晚就赶到了汴州城。

  夜里阿绿拉着湘谣出来逛街,林洵照也拉了姜云澈跟了出来,叶琼雪说身体不舒服,自己躺在了客栈里。

  湘谣无奈的说:“你身子刚好一些,非要出来看什么热闹。”阿绿不以为意:“好不容易来一次汴州城,不出来看看多可惜。”

  林洵照买了一包刚做好的馃子说:“汴州城真是热闹,和我们金陵差不多,你们尝一下这馃子。”

  阿绿不客气的尝了一个:“这馃子还是金陵城的精致好吃一些,这里的倒是一般,不过中午的胡辣汤好喝,我们那边没有。”

  他们两个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各处的吃食,说的热火朝天,很快手上就买了一大堆吃的。阿绿正说的热闹,姜云澈突然开口道:“你们说渴了没有,那里有茶室,进去休息一下吧,你还有伤呢。”

  姜云澈默不作声的挤到了阿绿和林洵照的中间,阿绿感觉伤没痊愈,这体力是要差一些,便满口答应的一起去了茶室。

  四人刚一落座,阿绿就把买来的吃的摊在了桌子上,招呼着三人快吃,湘谣却突然摁住她的手,眉宇间都是戒备。

  阿绿知道湘谣不会没什么事就小题大做,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却看到了那次伪装成落难少女,打伤姜云澈的万花谷女杀手,当时两个男杀手被阿绿当场毙命,这女子却侥幸逃脱了,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她。

  阿绿轻声的对姜云澈说:“你的老熟人。”姜云澈也朝那里看了看,发现那个暗算过他的女子,正在和一个面容冷峻的年轻男子喝茶聊天。

  姜云澈冷哼了一声:“我那一掌之仇还没报呢,今天是该和她比划比划了。”湘谣和阿绿已经施法在听那二人说些什么,都没有回答姜云澈。

  那男子说道:“我已经打听过了,那对夫妇年纪已经不小了,很艰难的才生了这么一个孩子,还是三代单传,我们要是带走那孩子,只怕他们承受不了,茱茉,要不我们还是换一个孩子吧。”

  那个叫茱茉的女杀手冷哼一声:“冷雨,每次我找到一个练武的好根骨的时候,你总有理由拒绝,这个不忍心,那个不舍得,可是我们总要带孩子回万花谷交差吧?你不要再妇人之仁了,今天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要带那个孩子走,你要是再阻拦我,别怪我不顾共事的情分,去谷主那里告你的状,说你不愿意给谷主办事。”

  冷雨不敢再劝说,茱茉提起佩剑就出门去了,冷雨只好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阿绿贴耳对湘谣说:“没想到万花谷这个鬼地方,还有这种没有昧了良心的,倒数乌鸦窝里飞凤凰了。”

  姜云澈招呼着三人跟上去:“他们估计又去掳孩子了,我们跟上去看看。”林洵照好奇的问:“什么掳孩子?那两个人是人贩子吗?”

  湘谣对林洵照说:“阿绿还有伤,林公子你先带她回去,我和姜公子去看看就行了。”阿绿忙说:“我不碍事的。”湘谣警告的看了她一眼,林洵照对湘谣言听计从:“我们还是回去吧,你要是再受伤,寻药的事还要等,姜夫人的病真就要耽搁了。”

  阿绿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林洵照先回去了。湘谣和姜云澈跟上万花谷二人的时候,那二人已经潜入了一户人家,湘谣便和姜云澈趴在对面的房顶看着动静。

  两人观察了一会,茱茉和冷雨才从里面跳出来了,冷雨的肩头还扛着一个孩子。阿绿小声的说:“他们出来了。”

  湘谣和姜云澈听到阿绿的声音,无奈的回头:“你们怎么没回去,真是胡闹。”林洵照无奈的说:“我们已经回去了,但是我看到阿绿又偷偷溜了出来,我就跟着她又回来了。”

  阿绿伸出手:“万花谷很难缠,你还是戴着面具吧,省的被认出来,以后他们去寻仇,你们镖局就麻烦了。”

  姜云澈接过面具,嘴角浮现了一丝甜蜜的笑意,:“你还留着这个呀,那湘谣姑娘怎么办?要不我一个人去吧。”

  湘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阿绿和姜云澈,说了一句:“她上次已经见过我了,没什么打紧的”就飞身下了屋顶,姜云澈也飞快的戴上了面具,潇洒的从楼上飞了下去,挺拔的身姿加上神秘的面具,让人看了不禁心神一荡。

  阿绿留着面具本来是打算拿来威胁他的,那时候看他不顺眼,想着抓个把柄在手上,以后拿这个气死他,在甬道姜云澈救了他之后,她看姜云澈就越来越顺眼,甚至觉得和他呆在一起玩很是开心,留着这面具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还不如物归原主好了。

  林洵照激动的拍着房顶:“阿绿,原来云澈就是鬼面郎君,没想到我和鬼面郎君成了好兄弟,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阿绿在他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问:“疼吗?”林洵照更加的激动:“疼,我不是做梦,没想到鬼面郎君年纪和我一样大,人生如云澈这样活一场,简直死而无憾。”

  阿绿心想:他又要开始绵绵江水、滔滔不绝的夸赞姜云澈了,林洵照却问:“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不会一路上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这件事吧?”

  阿绿安慰他:“琼雪和小冬不也不知道嘛。”林洵照捶胸顿足:“我一路上说了那么多鬼面郎君的事,你们是不是都在看我的笑话,太丢人了实在是,你都不告诉我,真不够意思你这个人。”

  阿绿腹诽道:那也不是单看你笑话,不是你说出来,姜天清还真不知道他弟弟跑出去做了那么多好事,还特地把姜云澈叫了骂了一顿。

  林洵照又说:“湘谣姑娘简直是月宫嫦娥,飞出去都那么赏心悦目。”阿绿白了他一眼:“猪八戒才这么夸嫦娥呢。”

  阿绿和林洵照说话的时候,湘谣和姜云澈已经飞到了茱茉和冷雨的身边,茱茉很快察觉,拔剑挡了姜云澈飞来的一招。

  受到姜云澈剑气推击的茱茉连连后退了几步,带着怒气的说:“鬼面郎君做好事从金陵做到汴州来了,真是让人佩服。”

  姜云澈不屑的说:“你们万花谷为非作歹,也从金陵一路祸害到汴州了,真是让人不齿。”

  冷雨把睡着的孩子放在了地上,也拔出了剑:“什么鬼面郎君,原来不过是藏头蔽面,这位姑娘都不加遮掩,你一个大丈夫又何必藏身于面具之下,不如以真面目示人。”

  湘谣嘲讽道:“你自己抢别人的孩子,做这种伤天害理的阴毒事情,才是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见人吧。”

  冷雨脸上一红,低了头不说话,年轻俊秀的脸就有了阴郁之色,看得出来,做这种掳孩子的事,的确不是他内心的本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