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美人恩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10 2019.11.02 10:49

  二人来到那扇石门那里,姜天清学着梅九娘的样子打开了机关,两人匆忙下了楼梯,就看见中了毒而迷迷糊糊的听涛。

  姜天清看着满地的毒蛇尸体,上前扶了听涛问:“你是不是被蛇咬了?小澈和阿绿姑娘呢?”听涛无力指了指被花岗岩堵上的甬道。

  湘谣掏出一粒化毒丹,递给姜天清说:“快喂他吃了。”姜天清连忙接了过去。

  乘着姜天清给听涛喂药的时候,湘谣施法打开了花岗岩石门,哗啦啦的流水便从甬道里留了出来,猝不及防的三个人瞬间湿了鞋袜。

  花岗岩一打开,他们就看到姜云澈抱着阿绿坐在石墩上,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湘谣顾不得许多,跑了过去问道:“阿绿她怎么样了?”

  姜云澈抱着阿绿跳下了石墩:“被一个邪门的网给刺伤了,又呛了水。”湘谣给阿绿把了脉说:“我们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吧。”

  陈怒海气急败坏的对看守他的狱卒说:“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那家客栈是个黑店,里面还关着人呢,你们能不能派个人去看一看?”

  那狱卒并不是穷凶恶极之人,悄悄的说:“那梅九娘和我们娄捕头是相好的,你说什么也没有用,你家里要是还有人,去报官试试看吧。”

  陈怒海一心担心着姜云澈和阿绿的安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牢房里团团打转,伏虎就看见一个狱卒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可以出狱了。”

  陈怒海一边急急忙忙的催他开门,一边说:“早就说了我们是冤枉的,你们抓到那个疯婆娘没有,让老子先去赏她两个大嘴巴子。”

  狱卒开了门,不耐烦的说:“快滚快滚,放你们走,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再说把你们还关回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陈怒海和伏虎先出了监狱,却看到姜天清已经来接他们了,陈怒海凑上去说:“老姜,外面情况怎么样了,你们干掉那个梅九娘了没有?”

  姜天清一边带着他们走一边说:“加上你们两个,我们就全凑齐了,是湘谣姑娘及时赶到才救了我们,不然这次大家全都玩完了,我们一落脚就去报了官,好在林公子有亲戚在临近的县城做官,请了人家出面找人才能查了九霄客栈,证明了是一家黑店,又打点了银子,才能放了你们出来的,阿绿姑娘和听涛受了伤,我们先在这歇息两天再说,那个梅九娘,狡猾无比,我们根本没抓住她。”

  陈怒海气的直拍大腿:“我他娘的就不信,这个梅九娘还能上天遁地不成,就算是上天遁地了,我也非把她抓住不可,把老子吓了个半死,还以为自己要被剥皮了。”

  姜天清无语:“你不是说自己断头都不吭一声吗?”陈怒海心虚:“说当然是这么说,难道在那娘们面前服软就有用了?管他的还不如先过了一把嘴瘾再说。”

  姜天清摇头,知道这个发小就是这样,也不再说他什么,三人一起赶到了林洵照租下的那农家大院。

  昏迷的叶琼雪一阵扑腾,嘴里喊着“林公子”,惊醒了过来,看到身边只有小冬,她想着昏迷之前林洵照挡在自己的面前,被那家丁一拳打飞的样子,眼中含泪的拉了小冬的手问:“小冬。林公子呢?,他没什么事吧?”

  小冬被她吓了一跳:“你醒了叶姑娘,我家公子没有什么大碍,这是一点皮外伤,已经上过药了。”

  叶琼雪想着林洵照把自己从楼梯里拉出来,又在危难之时救了自己,抹了眼泪说:“还好林公子没什么事,要不然我真是对不住他,林公子救了我几次,我真是无以为报。”

  叶琼雪想着林洵照不顾安危救自己的事,脸上浮起了两片红霞,小冬安慰她:“我家公子一向这样热心,叶姑娘不用放在心上,幸亏湘谣姑娘赶到,不然我们所有人,估计都在九泉之下说话了。”

  叶琼雪疑惑地问:“湘谣姑娘是谁?”

  小冬想着那时她已经晕了过去,耐心的解释:“是阿绿姑娘的姐姐,武功可厉害了,两三下就干掉了那些家丁,人也十分的漂亮。”

  叶琼雪点了点头,羞涩的说:“那林公子现在人在哪?要不我去照顾他吧。”

  小冬说:“公子好得很,不用照顾,阿绿姑娘受了伤。公子去看她了。”叶琼雪这才想起来阿绿的伤,急忙起身说:“对了,阿绿姐姐受了伤,我得去看看阿绿姐姐。”

  小冬跟着叶琼雪来到阿绿的房里,湘谣已经给阿绿运功疗过伤,也喂她吃了仙君赠的丹药,阿绿并非凡人,有了仙君的几分仙法傍身,只需静养就能慢慢的恢复,她还没有醒过来,安静的躺在床上睡着。

  湘谣坐在床边守着,姜云澈和林洵照则站在一边探望,叶琼雪忍不住流着泪上前探望,姜云澈看到她来了,给湘谣引荐道:“湘谣姑娘,这是叶姑娘,这一路上和阿绿姑娘坐在一辆马车上。”

  叶琼雪上前福了福说:“湘谣姐姐好,我叫琼雪,见过姐姐。”湘谣淡淡的点了点头,并不热络,显得有些疏离。

  姜云澈想到湘谣对人好像一直都是如此,礼貌客气但是不亲昵,只有对典恩局自家的人才非常的亲密,在外人面前向来都是温柔而持重的,好像因为无方玉的关系,对自己要比其他人上心一些,他突然就有点想问湘谣,典恩局到底是为什么想得到无方玉,却觉得这样很不礼貌,或许有一天,阿绿愿意自己告诉他。

  叶琼雪却没有想得太多,想着阿绿现在受伤昏迷不醒,湘谣没有心思应酬别人也是正常的,想着她就很担忧的看了阿绿一眼。

  阿绿直到深夜才醒过来,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湘谣,她兴奋的拉着湘谣:“湘谣,你总算是来了,宋笠的病都好了吧?”

  湘谣橫了她一眼:“我再不来,你这条小命就已经交待了,你说你,居然能被一个凡人坑的团团转,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宋笠没事了,我就日赶夜敢的来追你们了。”

  阿绿叫道:“那怎么能怪我,我只是一时的大意轻敌罢了,那个梅九娘实在狡猾又毒辣,姘头还一大堆,又是万花谷又是捕头的,我也是吃了她的暗亏。”

  湘谣试探的说:“白天的时候,姜公子可是来看过你好几次呢,很是关心你的样子。”

  阿绿摆摆手:“我和他这次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了一回,我决定了,和他化干戈为玉帛,从今天起我们也是好朋友了,你不知道,他这个人真的很仗义的。”

  湘谣欲言又止,却觉得阿绿既然不懂这些儿女情长的事,自然是最好了,自己何必反而要去提醒她呢?干脆什么都没有说。

  阿绿突然想了起来,郑重的问:“抓住梅九娘了吗?”湘谣摇了摇头:“当时场面混乱,鬼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阿绿气的拍床板:“居然让她给跑了,这个混蛋,我堂堂一个未来的小狐仙,居然差一点就死在了一个开黑店的手上,此仇不报非君子,我一定要亲手锤爆她的狗头。”

  阿绿一激动,伤口又开始疼,她捂着伤口说:“疼死我了,这次真的吃了大亏。”湘谣把她摁在了床上说:“你消停一点吧,被一个不会法术的凡人弄成这个样子,你还好意思说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