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分飞燕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48 2019.10.23 17:06

  宋笠随着鸣鹿往宋府正厅走去,鸣鹿却递给他一张纸:“这是老爷昨夜让我转交给您的。”

  宋笠一怔,接过信纸,上面只写了一句话:“笠儿,为父已经惩罚了自己,希望不要再自苦,也万望抚养你二弟平安长大。”

  宋笠哽咽着收起了纸条,问鸣鹿:“看来父亲很信任你,你知不知道做管事最重要的是什么?”

  鸣鹿回道:“老爷说过,做下人都以重心为第一要务,为主子排忧解难。”宋笠点点头:“那你记住你的话。”鸣鹿点头应是。

  而此刻的沈氏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沈杳娘递给她一杯茶:“母亲节哀,千万要保重身体才好。”

  沈氏对着屋子里服侍的丫鬟说道:“你们都下去吧”,众人听了鱼贯而出,墨梅却悄悄折了回去,躲在窗外偷偷窃听着二人的对话。

  沈杳娘知道她来者不善,先说道:“母亲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示下吗?如若没事,我就先去看看大少爷了。”

  沈氏嗤笑:“真是蜜里调油,一刻也离不得彼此啊,怪不得当初用那么下作的法子也要嫁进宋府。”

  沈杳娘皱起眉头:“那日大火的确是意外,我来宋府作客,哪里能差的动人放火,相公也始料未及,纵火如此凶险,谁都不能万无一失的逃出来,谁会用这种办法。”

  沈氏继续说道:“有心也好,无意也罢,如今你们是事事如意了,我却要在宋府看宋笠的脸色过日子,必须清心寡欲在这深院里守寡,以后这生活,便是一眼看不到边的苦闷,苍天如此不公,我却不会束手就擒,来日方长,我们慢慢瞧吧。”

  沈杳娘看着沈氏:“您是嫡母,只要您安分守己,相公怎么敢给您眼色看?二弟年纪还小,请您做事三思则个。”

  沈氏把手中的茶杯砸的粉碎:“贱人,你敢威胁我?你别忘了,郦氏是怎么死的,你心里不清楚这笔账吗?想跟我撕破脸,你豁的出去吗?”

  屋外的墨梅听到这里,吓得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更加仔细的听着屋内的一字一句。

  沈杳娘先是愣了一下,又痛苦的说:“她是怎么死的,姑姑比我清楚,我可没有害过人,何况我那时年幼,家中小事尚且不清楚,更别提生死这种大事了。”

  沈氏擦了擦了手:“看来你是一心要和我装糊涂了,当前我倾慕老爷,觉得他英俊威武,又十分的聪明果敢,治理水患之事之智让我十二分的仰慕,当我知道郦氏身子一直孱弱,便动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沈氏拿起手边的一个红橘,纤长白腻的手剥开那诱人的果皮;“爹也一直欣赏老爷,那日我去求她,他正哄着你午睡,我以为你睡着了,便把在郦氏饮食里加药材的法子说了,让爹无意透露给老爷听,谁知道一回头发现你早就醒了。”

  沈氏将一瓣橘子喂进嘴里:“后来一切随了我的意,郦氏死了,我嫁给了老爷,说起来要不是你一次去宋家作客,说郦氏房里的甜点好吃,我还真不知道郦氏爱吃甜点,还想不到这个法子,你说毒死郦氏,你算不算也出了一份力?”

  沈杳娘不看她:“姑姑心思缜密,即使我没有无意告知此事,你也会有别的路子,您一贯不都是想要的东西不到手誓不罢休吗?您这样激我,不过是想诛心罢了。”

  沈氏放下橘子,冷冷地说:“我嫁过来之后才知道,老爷不过是个绣花枕头,所谓才干,都是郦氏帮他处理一切,替他捉刀,他完全不是我心里那个才华横溢的如意郎君,我渐渐就后悔了,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这一辈子就这么搭上了。”

  沈氏眼里都是化不开的恨意:“宋家没有一个人是好东西,太夫人刻薄,房氏愚蠢,二老爷更是个废物,一生只会吃喝嫖赌,靠着我们养活,还妄图在老爷死后分他的家产,我就利用房氏的手,用杀郦氏的法子,除掉了这个无耻的蠢货。”

  沈氏又提高了几分音量:“我恨宋渝,我恨郦氏,我恨宋家每一个人,可我还不得不做出贤良的做派,我心里的苦有谁能体会?我不会让宋渝和郦氏生的儿子过得快活,我要宋笠去死,让他们一家三口到地下去团聚吧。”

  沈杳娘摇头:“你疯了,就算老爷和二老爷罪是有应得,郦氏和宋笠何罪之有?嫁过来是你自己一意孤行,你只知道怨天尤人下手狠辣,却从未想过,没有人逼你嫁到宋家,是你咎由自取,非要踏着郦氏的血嫁到这里的。”

  沈氏疯癫的笑道:“好啊,你跟我在这说什么大道理,我问你,要是你的好相公知道,你一直知道他母亲被人下毒却不告诉他,你从小对他掏心掏肺的好,只不过是愧疚罢了,你猜,他还会不会对你这样一往情深,啊?”

  沈杳娘怔在原地,沈氏得意的说:“你最好乖乖的听我的话,否则让你知道,一个不被丈夫真心疼爱的女人,过的是什么日子,让你体会到我这些年心里到底有多苦、有多恨,看你还能不能气定神闲的给我说这些道理。”

  墨梅听了她们说的差不多了,怕待会被人发现,便疾步走出了院子,她嘴角浮现一个快意的弧度:“大少爷,我对你真心一片你却不丝毫不珍惜,我这就让你知道,你最爱的女子,到底是怎样对你的。”

  宋笠回到了房间,问湘谣:“杳娘呢?”湘谣说:“被沈氏叫去了,要不我们去看看吧。”宋笠点头:“发丧和祭品的事都办好了,待会女眷还有杳娘招待,我们去接她吧。”

  两人刚要动身,墨梅就走了进来:“大少爷。”宋笠好奇:“你怎么来了?”墨梅说道:“夫人和大少奶奶在房里说话,我听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湘谣觉得有些不对,便插嘴说:“既然是不该听到的,你还是烂在肚子里吧,省的惹祸上身,有事的话,大少奶奶自然会告诉大少爷的。”宋笠觉得有道理,便准备出门。

  墨梅恨湘谣多事,咬咬牙说:“大少爷,夫人和大少奶奶再说先夫人去世的事情,说先夫人不是病逝,而是夫人唆使沈大人,教老爷在先夫人的饮食里下毒,我知道这事见不得光,却被我不小心听到了,吓得要死,不知道怎么办,只有来找大少爷了。”

  宋笠惊讶的回头,他早就有预感沈氏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但没想到她是出主意的人,但是是又如何,如果不是宋渝薄情,就算法子再巧妙,他不为所动,沈氏又能怎么办,说到底下毒的还是宋渝。

  湘谣觉得蹊跷:“如你所说,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夫人又为何要对大少奶奶提及”。

  墨梅就等这一句,忙说:“原来夫人是让大少奶奶来府中作客,打探先夫人的习惯,知道了先夫人爱吃甜点,才决定从吃食下手,大少奶奶小时候便知道这慢性下毒之事,却从没告诉过大少爷您,还说大少奶奶对您好只是心有愧疚……”

  阿绿在一边听了,心中暗叫不好,大声呵斥墨梅:“一派胡言,大少奶奶岂是那种人,大少爷不用听她胡说八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