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在路上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61 2019.11.03 08:15

  听涛躺在床上,偷偷拿了镜子看自己肿起来的脸,不由得轻轻的叹息,湘谣的化毒丹救了他一条小命,但毕竟中毒的时间有点长,从九霄客栈出来之后,他的脸就肿的和猪头一样,经过两天的喝药调理,总算是消了些肿,但还是没有好全。

  叶琼雪捧着药走了过来,准备喂听涛喝,听涛接过药说:“叶姑娘,还是我自己来吧。”叶琼雪没有客气,把药递到了他手上。

  听涛一边喝药,一边悄悄看着叶琼雪,叶琼雪很沉默,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听涛心里叹气,二爷请叶琼雪帮忙照顾自己,本事好心,看着他也老大不小了想帮着撮合,但是叶琼雪的样子,听涛觉得她不是很愿意的样子。

  听涛小心翼翼的说:“明天我们又要启程了,阿绿姑娘的伤好些了吧。”听涛也是没话找话说,总不能两个人就这样尴尬着。

  叶琼雪说:“湘谣姐姐一直照顾着,林公子和姜公子也不停的去探望,我也不好凑过去,听说没什么大碍了,好在阿绿姐姐是坐马车,不用骑马,在马车上多休养也是可以的。”

  听涛放下药碗说:“叶姑娘,我没什么大碍了,你也去休息去吧。”叶琼雪人在心不在,听涛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叶琼雪起了身:“那你多休息一下,我去看看阿绿姐姐。”听涛朝她点点头。叶琼雪就转身来到了阿绿的房门口。

  叶琼雪看着里面,阿绿倚在床上,正挽着湘谣的手,笑嘻嘻的看着林洵照变戏法,她轻声的问立在门口小冬:“这是在干吗呢?这样的热闹。”

  小冬苦着脸说:“公子为了哄湘谣姑娘开心,跑去镇上找了个变戏法的,花钱让人家教他变戏法,现在学了正变给湘谣姑娘看呢。”

  叶琼雪的声音就有了三分苦涩:“林公子对湘谣姐姐真好,这两天一直变着法子讨湘谣姐姐的欢心。”

  小冬一张苦瓜脸:“谁说不是呢,公子现在满心满脑子都是湘谣姑娘,只盼望上苍垂怜,湘谣姑娘能看到我家公子的好,省的他这样茶不思饭不想的。”

  叶琼雪扯出一个笑容:“林公子品貌兼修,湘谣姐姐会被打动的,他们两一对璧人一样,看上去真是般配。”

  小冬叹了口气:“那倒是,湘谣姑娘端庄大气,又救过我们家公子,想必我们家老爷夫人看了也会喜欢,说起来我们家公子从小众星捧月的,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没想到有一天也会这样放低了身段献殷勤。”

  叶琼雪悠悠的说:“湘谣姐姐人漂亮又有本事,才有这样的好福气,别人捧在心尖上当宝的人,她看都看不上。”

  小冬没看到叶琼雪眼里的泪光,随口问道:“叶姑娘,你不是应该帮忙照顾听涛吗?说起来听涛也不小了,人上进踏实,你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事了。”

  叶琼雪茫然,喃喃自语:“再上进也只是个跑镖的,将来风里雨里讨日子过,还不是像无根浮萍,又有什么用呢。”

  小冬正在专注的看着林洵照变戏法:“叶姑娘你刚说什么?”叶琼雪说:“没什么,我去休息一下。”小冬没看她,胡乱点了点头。

  姜氏兄弟正收拾着出发的东西,姜云澈转头问:“大哥,听涛也不小了,该给他说门亲事了吧。”姜天清好奇的反问:“你有主意了?”

  姜云澈便提议:“你看叶姑娘怎么样?”

  姜天清反对:“听涛怎么说也是个自由身,小伙子挺精神的,人也踏实,你不是说以后不想跑镖吗?我和老陈已经决定以后把镖局给他继承了,还是给他说一门家底清白的姑娘吧,你嫂子醒了自然会安排的,叶姑娘心思重,八字又硬,我觉得配我们听涛差了些,你们要是非要管她的事,我看小冬不错,虽然是下人,但是林公子人好,将来放了卖身契,让小冬出去当个小掌柜也是可能的。”

  姜天清还是怀疑叶琼雪说不定懂些什么歪门邪道,人也放不开,他觉得有点看不上,对于他们这样的江湖儿女来说,湘谣和阿绿或者邢紫鸢这样能支撑门户的姑娘,更能帮上忙,段氏就是这种豪爽的女子。

  叶琼雪像一根藤蔓。柔柔弱弱依附着别人生活,经不起风雨还得别人去照顾她,姜天清自己跑镖送过几个类似的女子,他觉得和这种妻子相处也太累了。

  听涛也是跟在姜天清身边长大的,姜天清看不上,这是估计还得作罢,姜云澈有点头疼,阿绿为了叶琼雪的事很伤脑筋,他想帮阿绿一些忙,省的她受伤还要操心这些事,脑子里却想着自己为什么现在这么在意阿绿的感受,又不禁红了耳朵。

  翌日,因为已经耽搁了两三天,大家决定继续启程,陈怒海很不甘心:“那个梅九娘,还真是狡兔三窟,居然消失的这么干净,我找了两天,她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就这样算了,真是窝囊。”

  姜天清劝他:“那梅九娘会画皮易容这种邪术,换成哪个女子的模样逃走都行,说不定她现在批了一张老太婆的皮,你去哪里找她?”

  陈怒海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不得不先记下这个仇,套好了马车就张罗了大家出发了,路过九霄客栈,湘谣过去点了火,把九霄客栈烧成了一把灰;“还是烧了她的老巢,省的她再出来害人。”

  阿绿气呼呼的说:“等我们先找到药材,救了姜夫人,再回来照这个梅九娘算账。”陈怒海连声附和:“还是阿绿姑娘对我的脾气,这地方我一定得回来。”

  一路上花香鸟语,林洵照打开了话匣子说个不停,湘谣皱了皱眉:“他一路上都是这么吵吗?哪里来的这么多话说。”

  叶琼雪小声的说:“林公子这样也挺好啊,路上无聊,有他说话,也热闹许多。”阿绿也点头:“其实林洵照有时候说的也挺有意思的。”

  阿绿把头埋在湘谣的怀里,很调皮的朝她眨眼。湘谣笑了笑:“我倒是觉得他像个小孩子一样,难怪你和他能玩到一块去。”

  阿绿叫道:“我才不像个小孩子好不好,不是你说背后非议别人不是君子所为吗?你现在倒是做起小人来了。”

  叶琼雪看着她们姐妹之间亲热的样子,默默的低下头不说话,在到九霄客栈之前的时光,是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候,虽然每日奔波,但有阿绿这样的小姐妹可以聊天,抬头能看到喜欢的人,大家对她都很好,现在对她依旧很好,只是湘谣来了,她是自己见过最耀眼的女子,一出现立刻成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就连阿绿都要靠后站,自己就更加的不显眼了。

  虽然大家对她一如既往,可是林洵照也好,阿绿也好,眼里都是湘谣,她这才知道,什么叫真心的喜欢一个人,就是把自己的真心都奉上,眼里再也没有别人的位置了,她明白了林洵照之前给自己东西,只是因为想给阿绿,不好把自己撇单而已,说到底是她痴心妄想。

  夜里乘着湘谣帮阿绿洗头,叶琼雪一个人披着外衣出来看月亮,她正伤怀自己身世飘零,身后传来一个醇厚的男声:“叶姑娘,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