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再相见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99 2019.10.26 12:45

  老唐无奈的叹气:“说吧,你们这次准备怎么祸害我?”阿绿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怎么能这样想我们呢,我们是来带你发财的。”

  老唐的眼睛亮了一下:“你们有什么财路,又挖到金矿了,哪座山头呢?”阿绿嘻嘻一笑:“现成的财路呀,我们打算把你的小酒馆改成大当铺,你说妙不妙。”

  老唐当时铁青的脸色,事到如今,阿绿至今都没有办法忘记,她噗嗤的笑出了声,思绪也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阿绿摩挲着手中的连城璧,看着湘谣床头挂着的《三清山遇狐图》,又是叹了口气。多宝敲门说:“阿绿姐姐,湘谣姐姐回来了。”

  阿绿想着湘谣应该是查清楚姜氏兄弟的情况了,便和多宝一起来到了外厅,一看到湘谣,见她手中还提着一包牛皮纸包着的点心,湘谣把点心递给多宝:“给你们带的。”

  阿绿一看就知道是迎江寺的素点心,湘谣常常去迎江寺听宋笠悟道,阿绿实在是搞不懂她的想法,老唐打开了点心,吃了一口说:“迎江寺的点心的确不错,你又去听那个静山师傅说佛法了?”

  湘谣并不回答,只是说:“姜天清和姜云澈兄弟是武术世家出身,姜家也出过很多有名的高人,无方玉也是姜氏兄弟的曾祖父在一次收妖的时候得的,后来姜家门庭渐渐没落了,武功虽然传下来了,其他的道法都失传了,姜天清便和好友陈怒海一起,合伙开了一个天海镖局,姜天清和妻子段氏极其恩爱,他们父母去世的早,姜云澈也是哥哥和嫂子带大的,这次段氏病重,姜氏兄弟散尽家财,也要找到那赤叶花和百转草给段氏救命。”

  老唐慢悠悠的说:“不怕他有所求,就怕他毫无软肋,既然这姜氏兄弟无论如何也要救回段氏,你们就有机会得到无方玉,再铁骨铮铮的男儿,为了救自己的家人,都不免舍下颜面去求人。”

  阿绿吁气:“只是我们再乱用妖法帮段氏治病了,仙君说获得宝物是我们想要成仙命注定的关隘,投机取巧说不定反倒害了人家。”湘谣道:“只能边走边看了,先想办法和姜氏兄弟搭上关系才行。”

  老唐看她们愁眉紧锁,有些心疼的说:“哎呀,明天是太后娘娘过六十大寿,大赦天下,举国上下都会十分的热闹,太后娘娘是金陵人,整个金陵城都必定为太后大肆庆贺,你们明天先去散散心,再慢慢想办法吧,这事急也是急不来的。”

  第二日夜里,果然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灯火辉煌的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湘谣一心想着无方玉,根本没心思去看人挤人的场面,但还是被阿绿拖到了街上,金陵城天上烟花似锦,地上摩肩接踵,各色的摊贩、各样的游戏琳琅满目,阿绿拉着湘谣四处看热闹,湘谣却只觉得挤的难受。

  湘谣觉得实在难以忍受了,便拖着阿绿回去,看着脚下越来越偏僻的道路,阿绿一路上不停的抱怨:“这比元宵节还热闹,错过了不知道要等多少年,你这个人真是无趣。”

  湘谣正要说什么,就听见不远处竹林里有年轻女子尖叫喊非礼,阿绿眉头一皱,她生平最讨厌欺侮女子的恶贼,她和湘谣一起跑了过去,

  两人好不容易赶到事发地,这次依然是被那个鬼面郎君捷足先登,他从房顶上跳了下来,把那女子护在身后,对着两个想要轻薄女子的歹徒说:“大好男儿,不保护老弱妇孺,却来轻薄一个弱女子,真是给你们列祖列宗丢脸。”

  阿绿气不打一出来:“这个鬼面郎君有什么了不起的,每次都抢我的风头,我也来给他露两手。”湘谣出手想拦的时候,阿绿已经一个轻功跳了出去,把那两个歹徒踢翻在地。

  鬼面郎君只见一个人影从暗处跳了出来,吓了一跳:“什么东西?”阿绿气的跳脚:“你才是东西,姑奶奶我是玉面飞龙。”这是阿绿临时取得江湖绰号,觉得怎么也比鬼面郎君气派多了。

  鬼面郎君并不说话,他身后那女子却突然打了他一掌,两个歹徒也爬起来和那女子站在一起,鬼面郎君吐了一口鲜血,跪在了地上,那女子诡魅一笑:“万花谷的事也敢管,送你上西天也不冤。”

  三人见鬼面郎君已经中了毒掌,便起身就要用轻功溜走,阿绿目光一凛,飞出一把银针,三人一阵躲闪,一个男子未躲开来,当时就被银针扎到了脖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剩余的两人见情况不好,丢下身上的烟雾弹,电光火石间,阿绿判断着方位又打了一掌,另一个男子也应声倒地。

  待烟雾散去,那女子已经不见身影,阿绿抬脚就要追,湘谣过来拉住她:“哪里追的上,先救人要紧。”阿绿这才看到那鬼面郎君已经晕了过去,虽然觉得这个鬼面郎君有点故弄玄虚,心里却明白他是个心地不错的人,便走过去查看他的伤势。

  两人刚蹲下,阿绿便想揭开他的面具,湘谣拉着她说:“乘人之危可不是君子所为啊。”阿绿不屑的说:“我是小人,我承认啊。”她还是揭开了鬼面郎君的面具,看了不禁失笑:“还是位熟人啊。”

  湘谣听了也看了一眼,剑眉锋利,白玉面庞,薄唇带着血丝,高耸的鼻梁被青铜面具压出了一个浅浅的痕迹,不是姜云澈还能有谁。

  湘谣笑了笑:“看来无方玉果然和我们缘分深厚。”阿绿撇嘴:“长成这样还戴什么面具啊,寻常男子要是长成这样,一定恨不得穿的花枝招展的满街跑,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这号人物吧。”

  阿绿想着姜云澈固执的不卖无方玉的事,补了一句:“而且他脑子也不知变通,真是暴殄天物这张脸,老天真是不会让人十全十美呀,多宝要是长成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他将来娶不到媳妇了,典恩局的门槛怕是都要被小姑娘们踩烂吧,啧啧啧。”

  湘谣听了有些无语:“死了才是暴殄天物,快把他带回去疗伤吧,别在那里说些废话了。”

  二人把姜云澈放在客房的床上时,老唐瑟瑟发抖的说:“你们是不是看这个后生长的俊俏,把人家敲晕了拖回来的,造孽呀,人家家里一定会报官的,到时候请了天师来收妖怎么办,就算没人管他,传出去我们在妖界还有什么颜面啊。”

  湘谣橫了他一眼:“你倒是看清楚他是谁好吗,你是不是又喝多了。”老唐仔细看了看说:“我说怎么有点面熟,这不是无方玉的主人,那个姜小公子吗?”

  阿绿拍了拍手:“不止哦,他就是金陵城赫赫有名的鬼面郎君,他被万花谷的人暗算,我们把他救回来了。”

  老唐听了她的话,脸色一变:“你们可不要得罪万花谷的人,最好躲得远远的。”湘谣问道:“这是为何?”

  老唐说:“万花谷的谷主,就是道行深厚无比的天师吴重山的弟弟吴重明,说实话,以我们的道行,天下能收了我们的凡人可以说凤毛麟角,但吴重山就可以做到,虽然说吴重山不喜杀戮,也很少出来活动,但他们兄弟感情甚是亲厚,得罪吴重明,就是得罪了吴重山。”

  阿绿听了不由得苦笑:“不能得罪也已经得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