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空欢喜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56 2019.10.20 09:06

  五月的风开始带着一丝热气了,但夜里却依旧还是凉爽,宋笠穿着素白的贴身衣衫,和湘谣、阿绿一起讨论房氏的事,墨梅却走了进来,三人便默契的闭上嘴。

  墨梅虽然是沈氏身边的丫鬟,但她一心想给宋笠做通房,对宋笠这边十分的亲热,常来常往的经常偷偷来送信,宋笠也就一直对她非常的客气。

  宋笠笑着问:“墨梅,你怎么来了?”

  墨梅看着宋笠只穿贴身的衣衫,知道他快歇下了,也不避讳湘谣她们了,说道:“大少爷,听说夫人给表小姐介绍了一个婆家,明天过了端午,表小姐就要被沈家接回去,和那人家相看了”。

  到了相看的地步,便是别的地方都满意,只消双方家长见见对方的孩子就要决定了,以沈杳娘的姿色和乖巧,这门亲事便大概率是要定下来的。

  湘谣听了,和阿绿使了个眼色,二人便告辞退下了,墨梅看着宋笠痛苦的样子,也十分的痛心,她上前握着宋笠的手说:“缘分天注定,大少爷不要太难过了”,她媚眼如丝的看着宋笠,手也不老实的在他的手上滑着。

  宋笠抽出手:“你也下去休息吧”,墨梅一愣,咬碎一口银牙的退了下去。

  宋笠失魂落魄的坐了半晌,又叫了阿绿来说话,阿绿看着他颓废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天涯何处无芳草嘛,你就非得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啊,你把眼光放在身边的话,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呢”。

  宋笠惊讶的看着她,阿绿本来指的是湘谣,却忘了眼下宋笠身边只有自己,这话听起来便十分的暧昧,见宋笠小猫一样水汪汪的眼睛,此刻正充满了疑惑地看着她.

  阿绿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又想起湘谣的决定,只好打哈哈糊弄他:“墨梅就不错嘛,身在沈营心在你,人也漂亮”。

  宋笠摇头:“你不懂,我心里的人只有杳娘,君子无二志,我不会喜欢其他女子的,我要是收了墨梅她们做通房,岂不是白白耽误她们一辈子,等她们到了年纪,我会给她们找了靠谱的人家配了,虽然不会大富大贵,但至少是为人正妻,不用再做低伏小,我和墨梅是主仆,湘谣对我是恩人……”。

  阿绿不依不饶的叫道:“那我是什么?”宋笠笑着眨眨眼:“我们是好朋友啊,你忘了?”他的眼睛清澈的可以倒映出阿绿的脸。

  阿绿满意的点头:“不错,你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机灵,但人还不错,我乐意跟你做朋友”。

  宋笠一脸黑线:“我怎么不机灵了,我看上去很笨吗?”阿绿同情的点点头,宋笠忘了伤感,无可奈何的看着阿绿摇头。

  阿绿不通男女之情,想了想问:“天下佳人多的是,你为何就偏偏对沈姑娘死心塌地呢?”她十分不解的样子。

  宋笠嘴角就噙了一丝甜蜜的笑意:“或许,等你遇上那个你一见他就欢喜的人的时候,你就明白了”,阿绿此刻依旧不理解。

  宋笠笑着说:“杳娘第一次来我们家的时候,我娘还在,她是我爹恩师的孙女,那时我两青梅竹马,在一起无比的快乐,后来她姑姑成了我的继母,我因为沈氏的苛待,也不愿意再和她亲近,可她对我依然很好,我不理她,她还是一直来找我玩,我表面冷淡,心里不知道有多欢喜,再后来我们长大了,有了男女之嫌,不好在嬉闹,见了面只能以礼相待,有一次她来我家小住,我生了病,她偷偷来看我,我看到她眼睛都哭肿了,我告诉她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她却只是哭,除了娘,没人和她一样对我好,我觉得一定要一辈子待她好……”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彼此少年相守的情谊,两小无猜,又一直觉得会永远在一起,哪曾想有一日她会另嫁他人,从此两人便只能天涯末路,阿绿知道宋笠此刻很是不好受。

  宋笠说道最后,已经语带苦涩,物是人非事事休。阿绿听了拍了他一下:“等我们给你娘报了仇,不如你就带着沈姑娘远走高飞算了,银子你们不用担心,要多少都有”。

  宋笠笑着敲了一下她的头:“你这个小狐狸知道什么,私奔的男女没有身份,躲到哪里都会被当地百姓发现的,到时候就全完了,你是不是听戏听糊涂了”。

  阿绿气冲冲的说:“什么小狐狸,老娘比你大了八百岁,没礼貌的小兔崽子”,宋笠笑眼弯弯:“那你们八百年的小狐狸,会喜欢人吗,戏里可是有白蛇报恩的”。

  阿绿橫了他一眼:“反正我不会”。宋笠趴着脑袋像小猫一样看着她:“那可不一定,你别把话说死了,没准有一天,你这个小狐狸就会来跟我说,那个小公子对我可真好,我好像喜欢上他啦,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说完促狭的一笑。

  阿绿踢了他一脚:“你要死了,敢拿我开玩笑”。宋笠连连求饶,阿绿才放过他。

  宋笠正色的拉着阿绿说:“我还有正事和你说呢”,阿绿摆手:“说吧”。宋笠说:“你去帮我给杳娘送个口信,说端午宴开席后半个时辰,我在听琴轩等她”。听琴轩是宋府待女眷的更衣休息的小院子,因为去的偏僻,所以去的人很少。

  阿绿疑惑:“你想做什么?”宋笠低头:“沈氏死活不同意我们的亲事,今生我和她怕是有缘无分了,我有些话想跟她说,也想断了她的心思,嫁过去后平安喜乐的过下去”。阿绿叹口气,点头答应了。

  因为男女大防,事关沈杳娘的清誉,所以这件事不能有人知晓,阿绿只好偷偷摸摸的去了沈杳娘的房里,宋笠屋里服侍的丫鬟并不知道,以为阿绿在房中过了一夜,想着宋笠没有让人值夜的习惯,都以为宋笠今日心情不好,阿绿乘机成了好事,马上要攀上高枝了,更加骂的起劲,纷纷说阿绿是下贱狐媚子.

  墨梅听说了这事,躺在床上,想着宋笠对自己的拒绝,却叫了阿绿进去服侍,又是羞愤,又是心酸,又是怨恨,泪水便从脸上滑落,恨意从心头爬起。

  阿绿来了沈杳娘房里求见时,沈杳娘已经梳洗过了准备歇下,便让丫鬟去通传自己睡下了,可是阿绿执意要见她,说有事要禀,沈杳娘无奈,只好让人请她进来了。

  沈杳娘客气的问她:“阿绿姑娘有什么事找我,非得夜里来说?”阿绿笑着看了看服侍的丫鬟,沈杳娘心中有些明白了,大概宋笠有话对她说,叹了气让丫鬟都退下了,阿绿见了笑着说:“大少爷请表小姐端午宴后半个时辰后,在听琴轩相见”。

  沈杳娘神色凄婉:“麻烦阿绿姑娘和表哥说一声,我已经在议亲了,不方便和他再见面”。阿绿听了着急道:“正因如此,表小姐这次一回家相看,和大少爷今生今世怕也是再也不能相见了,大少爷有几句重要的话要说,请表小姐千万赏个脸,有些事说开了便好了,否则大少爷一辈子都无法心安”。

  沈杳娘听了,思索了片刻,闭上眼说:“我知道了”。阿绿便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不负宋笠的所托,欠身告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