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定前程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86 2019.10.27 19:08

  陈怒海的话已经说了出口,自己要是不答应,就未免有些不礼貌赶客的嫌疑了,湘谣也说:“也是,养伤还是静养为宜,姜公子刚受的伤,眼下就急着走动,的确不太方便。”

  姜天清有些犹豫的说:“唐老板和唐姑娘已经帮了我们很多忙了,继续叨扰未免有些失礼。”姜云澈也说:“我没什么大碍,我还是回去吧。”

  陈怒海却说:“我们过几天就要启程去西北寻那赤叶花了,到时候小澈的伤要是没养好,又是一桩风波,何必因小礼而误了大事。”

  湘谣也笑着劝说:“大家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混江湖里讨口饭吃的人,理应互相帮衬才是,说不定我们以后也有要姜镖头帮忙的地方,姜镖头就别和我们客气了,眼下找到药材救姜夫人才是头等要事,其余不过是些虚礼,无关紧要。”

  姜天清听了给湘谣作了个揖:“唐姑娘的恩情姜某记下了。”姜云澈一想到阿绿就来气,还是开口说要走。

  姜天清生气的说:“既然唐姑娘不嫌弃,你就别给我添事了,家里要出发去西北,一大堆事要忙,你还嫌我不够乱吗?”姜云澈无奈的闭了嘴,湘谣便和姜天清、陈怒海一起走出了房间。

  三人一出来,看见老唐正摆着早点,阿绿闷头坐在那里生气。老唐招呼三人吃早点,姜天清推辞了几句,还是被老唐摁在了凳子上。

  吃完早点,湘谣问姜天清:“姜镖头已经准备好去西北了吗?”

  姜天清点头:“我们兄弟和老陈,再带着两个跑镖的小伙子一起,月底就启程,本来盘缠一直凑不齐,这次天可怜见,正好接了两个活镖要去西北。”

  活镖就是送人了,虽说眼下世道太平,但是谁又能保证就不会遇到些山贼强盗的,从金陵去西北毕竟千里迢迢,没有武功傍身的人,花钱雇了镖局护送,的确会安心不少,只是能一单接下两个活镖,的确是运气很不错。

  湘谣笑着说:“那真是运气好,可见上天也想帮着姜夫人早日康复。”

  姜天清一阵唏嘘:“先是接了一个父母双亡的叶姑娘,真是可怜,去年冬天风雪大,压塌了家里的棚子,爹娘都没了,要去投奔在西北做生意的叔叔,后来是一个林公子,以前家里在西北,后来举家迁到了金陵,在金陵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不打算回西北了,家里派他回去把在西北的旧产业给处理掉,省的那些产业以后尾大不掉,挣不到钱反亏本。”

  人生各有遭遇,有人过得好就有人暂时不幸,都是寻常事,湘谣却盘算着,姜云澈不会轻易的把无方玉给她们,又不能施法给姜夫人治病,不如随他们一起去西北走一趟,一路上帮衬着,欠的人情多了,姜家自然要想办法还上,何况姜天清是个明事理的人。

  湘谣想着便说:“去西北山高路远,你们就五个人,还要送两个不会武功的活镖,未免有些困难,我们姐妹正好一直想去西北看看,却没有什么机会,不如我们和姜镖头一起去,一路上也有个照应。”

  姜天清说:“去西北过于遥远,两位都是姑娘家,未免怕遇到什么危险。”阿绿知道湘谣的用意,也想快点拿到无方玉,便说:“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可是能从万花谷的人手里救下人的,一般的人怎么会是我们的对手。”

  陈怒海拉着姜天清说:“两位姑娘帮了我们这么多,既然两位姑娘想去西北游玩,我们怎么能回绝,老姜你是糊涂了,何况两位姑娘武功了得,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姜天清想着,姜云澈是练武奇才,根骨绝佳,虽然练武的年头比自己少,武功却是远在自己和陈怒海之上,湘谣和阿绿能救出他,武功显然更胜一筹,只是想着自己欠典恩局的人情已经不少,还是想要回绝她们。

  姜天清说道:“我不是担心二位姑娘不能自保,而是我们忙着赶路,未免一路风餐露宿,委屈了二位姑娘。”

  阿绿却说:“无妨,我们姐妹也是跟着父亲走南闯北跑江湖的,吃些苦都是家常便饭,何况那赤叶花和百转草认识的人甚少,我们姐妹跟父亲在外头跑得时候,正好见过,万一姜镖头到了地方,却不认识药材,误了正事,岂不是可惜,我们姐妹跟父亲在外头跑的时候,正好见过那两样药材,可以帮着姜镖头辨认。”

  陈怒海见阿绿为人直爽,武功出色,相貌也极好,见识更是广阔,不由得在心里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笑意。

  湘谣也说:“是啊,何况你们这次保镖的还有一个叶姑娘,你们都是男子,未免不方便照顾,不如我们姐妹帮着照应一二。”

  陈怒海推了姜天清一把:“两位姑娘这样的客气,你就不要婆婆妈妈的了。”姜天清无奈的同意了:“两位姑娘愿意帮姜某一把,实在是义薄云天。”

  告辞离开之后,姜天清抱怨陈怒海:“你今天是怎么了,先是要把小澈留在典恩局,又叫我答应两位姑娘一起上路,当初我来典当金貔貅的时候,就看出她们想要那无方玉,要知道我欠典恩局的不少,她们再帮我找到了药材,除了把无方玉给她们,我实在无以为报。”

  陈怒海却笑着说:“我看小澈和那阿绿姑娘有些意思,便想着撮合他们一番,如果他们要是成了,阿绿姑娘就是你们姜家的人媳妇,无方玉给就给了呗。”

  姜天清疑惑地说:“阿绿姑娘?”

  陈怒海看着他说:“怎么,你还瞧不上啊?那阿绿姑娘生的多标致,性情又豪爽,唐家人心地和性子都好,你自己有妻有女了,也得给小澈想想,他总是要成家立业的。”

  姜天清摇头:“我怎么会瞧不上,唐老板家境殷实,膝下有没有儿子,选婿的眼光怕是极高,我们到底是家底单薄,人家怕是看不上。”

  陈怒海不同意:“小澈如今是家底单薄了些,可是他人品好,模样又出众,能力又强,将来肯定会出人头地的,你看有多少小姑娘想嫁给他,那个刑姑娘,还有那个什么王姑娘,天天说是来看嫂子的病,其实还不是来看小澈的吗?只是小澈到底是跑江湖的,那些姑娘不如阿绿姑娘一样有见识,可以支撑起门户,你看阿绿姑娘和我们小澈多般配呀,站在一起就是金童玉女,看着就让人高兴。”

  陈怒海美滋滋的笑着,姜天清却皱起了眉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没看出来阿绿姑娘看得上那个臭小子,而且那些姑娘们来家里,是因为娘子生病前常给她们捎带外面买的胭脂水粉什么的,感念娘子人好,才常常来探病的,你不要乱说话坏了人家姑娘的名节。”

  陈怒海无语,姜氏兄弟不愧是一个娘生的亲弟兄,对这些儿女情长的事一点都不开窍,姜夫人生病前是因为在外面跑江湖的缘故,见到好东西的机会多,经常给这些姑娘捎带东西,但是人家姑娘又不是没给钱,说白了就是顺带做生意嘛,什么感念姜夫人的好,谁会整天没事惦记一个做生意的大嫂,隔三差五的就来探病,有时候来的人多的感觉房里都有点站不下,那些姑娘们看到姜云澈眼睛都看直了,明明是冲着姜云澈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