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千里路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72 2019.10.29 18:13

  看着车马远去,邢紫鸢眼里的光芒也渐渐暗淡了下去,她问身边的蕙心:“那个阿绿姑娘是什么人啊,还挺漂亮的。”

  蕙心说:“她家是开当铺的,叫什么典恩局,好像帮过镖局里一些忙,听说她要去西北游玩,所以跟着镖局一起去了。”

  邢紫鸢不屑的说:“什么游玩,我看她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分别是奔着云澈哥哥来的,我倒要去这个典恩局会会,看看是个什么来路。”

  而当湘谣醒来的时候,镖局的人已经出发了,老唐劝解道:“阿绿说让你先去照顾那个静山师傅,再赶去和他们会和,我想着也好,你这样心里牵挂着个病人,也没什么心思去做别的,还不如等他病好了再赶过去,以你的修为,赶过去也要不了什么功夫。”

  湘谣没有反对,只是说:“我只是担心阿绿太莽撞,八百年来我们还没分开过呢。”老唐不在意的说:“她机灵着呢,你放心吧。”

  阿绿他们先是去客栈接了那个父母双亡,去西北投奔叔叔的叶姑娘,姜天清他们已经和这个叶姑娘打过照面了,直接招呼她进了马车,阿绿便亲切的和她寒暄:“我叫阿绿,咱们顺道,一起去西北。”

  叶姑娘羞涩的朝阿绿点点头:“阿绿姐姐好,我叫琼雪。”叶琼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细长的眼睛,一张樱桃小嘴,看上去有些纤瘦,模样并不出众,因为在孝期,鬓边簪了一朵白色的珠花,声音也很小,有些不自信和怯懦,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阿绿握了她的手:“不必客气,我们一路上还要互相照应呢。”说着朝她眨了眨眼睛,叶琼雪的眼睛就亮晶晶的,浅浅的露出一个害羞的笑意。

  等到了城南,就接了那个林公子,林公子不用人叫,就坐在了马车外面,挨着姜云澈坐下了,这个林公子家境非常殷实,但是对他管束的极严,他平日里总没有就会出去玩,这次好不容易得了去西北处理掉旧产业的机会,坚决不要自家的家丁护送,找了天海镖局保镖,只带了一个贴身的小厮小冬。

  至此去西北的人也齐了,林公子或许是在家里憋的太狠了,一路上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没多久大家就知道他叫林洵照,自称知交遍天下,还会些功夫,不过他比划了两下,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些三脚猫的招式,都觉得好笑。

  林洵照一路上说着他那些闯荡江湖的趣事,当然地点仅限在金陵城内,阿绿则听的有趣,撩开了前帘听他说,叶琼雪就有些害羞对的低了头,不看前面的姜云澈和林洵照,姜云澈觉得这个林洵照实在是过于自来熟,有些招架不住他的热情,看到阿绿撩开了帘子,暗暗松了一口气。

  林洵照说:“我跟你们说,还有一次啊,我夜里溜出来喝酒,看见一个歹徒正在轻薄一个姑娘,我正要上去行侠仗义,你们猜怎么着,这时候赫赫有名的鬼面郎君从天而降,嗬,那身手叫一个漂亮,看得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那歹徒被打的哭爹喊妈,连夜跑去自首了,自从鬼面郎君在金陵城出现,金陵城的治安比以前更好了,大丈夫应如是啊。”

  阿绿看到姜云澈的嘴角勾上了一丝笑意,不屑的说:“那鬼面郎君出行都要带个面具,真是喜欢故作玄虚,说不定缺个眼睛或是少个耳朵呢。”姜云澈的笑意就消散了,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阿绿就觉得十分的痛快。

  林洵照眼里闪烁着崇拜的光芒:“大英雄长成什么样有什么要紧的,而且那兰陵王不也是姿仪绝世还带着面具吗?说不定那鬼面郎君也和姜兄弟一样,貌比潘安也说不定啊,要是我能和他一样受人崇拜,真是死而无憾,如果有一天我能见到鬼面郎君本人,一定会激动的飞起来。”

  阿绿心中腹诽:那你预感还挺准的,可不和你姜兄弟一样嘛。

  阿绿看着林洵照喋喋不休的说着鬼面郎君的事迹,崇拜的嘤嘤赞叹,不乐意再听他说下去,不禁朝着姜云澈翻了个白眼,刷的一样放下了帘子,帘子落下的那一刻,叶琼雪大着胆子望了外面一眼,又红着脸低下了头。

  湘谣看着眼前心不在焉的邢紫鸢,说道:“姑娘,你这珠钗能当十两银子。”邢紫鸢却没听到,只是四顾的打量着典恩局。

  湘谣提高了音量:“姑娘,你不是真心来当东西的吧,在这看什么呢?”邢紫鸢慌乱的说:“啊……没有。”

  邢紫鸢看着湘谣姣好的面容,有些讪讪的说:“听说阿绿姑娘家在这里。”湘谣疑惑:“是,不过阿绿出远门了,你和她认识吗?”

  湘谣和阿绿从做小狐狸的时候就天天呆在一起了,阿绿不可能有她不认识的朋友,邢紫鸢喃喃的说:“我知道,她和云澈哥哥一起去西北了。”

  湘谣看着邢紫鸢委屈中带着不甘心,一下子明白过来,少女情怀总是诗,邢紫鸢已经很漂亮了,对于心上人的一举一动还是患得患失,看着她担心的神色,湘谣觉得她也有些可爱:“你那么担心姜公子,怎么不跟去西北了。”

  邢紫鸢就有些失望:“我跟云澈哥哥提过了,他说千里迢迢的,带着我不方便。”不带她却带了阿绿去,所以她才巴巴的跑来典恩局,看看这个阿绿姑娘生活的环境吧,湘谣不以为意,哪个少女不怀春,这不是她该管的事。

  湘谣笑了笑:“既然姑娘不是真心当东西,我还要去迎江寺,姑娘自己玩吧。”邢紫鸢见她要走,匆匆的说:“云澈哥哥从西北采了赤叶花,还要回来去南海找百转草,到时候我一定会跟去南海的。”

  邢紫鸢说着就一溜烟跑了,湘谣见她这下战书一样的表现,不由得苦笑摇摇头,提篮去了迎江寺。宋笠见湘谣执意要来,便跟她说些闲话,看着她在屋里忙来忙去,和在宋府时一样,庭前花开花落、云舒云卷,屋里岁月静好。

  一路的舟车劳顿,到夜里阿绿他们到了一个叫幽虹山的山脚下,一个气派宽敞的幽虹山庄矗立在那里,陈怒海说道:“我以前跑镖路过这个山庄,老板人很好,收价也公道,这次就算好了今天就歇在此处,好在路上也没耽搁。”

  众人下马,阿绿问叶琼雪:“琼雪,你还好吧?”叶琼雪虽然纤瘦,但家境普通,自小也是做惯了洗衣做饭的活的,虽然觉得长途奔波有些不舒服,但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点头说:“我挺好的。”

  姜云澈和林洵照也跳下了马车,林洵照主动去扶车里的二人下车,叶琼雪不好意思的虚扶了他的手臂下了车,陈怒海看了着急的说:“小澈,人家林公子是客,怎么能让人家忙呢,快去扶阿绿姑娘下车。”

  林洵照忙说:“无碍无碍,陈大哥千万别和我客气,我这个人从来不客气。”姜云澈也觉得陈怒海小题大做,但还是不情不愿的上前去扶阿绿,阿绿先是居高临下的睃了姜云澈一眼,才心满意足的扶着他的手臂下了车。

  陈怒海看了一眼林洵照,他生的眉清目秀,有一种养尊处优而特有的富贵风流气质,论长相很出众,虽不及姜云澈,但一张嘴巧舌如簧很惹人注目,而那叶琼雪一身素衣白花,模样普通,身世可怜,看上去像风中弱柳,作为男子看了不免有几分心疼,他觉得姜云澈应该更主动一些,省的被人捷足先登,不禁摸了下摸巴思考对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