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玛雅梦记——最后的岁月

玛雅梦记——最后的岁月

吉利蟹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05.07.22上架
  • 0.58

    连载(字)

3746位书友共同开启《玛雅梦记——最后的岁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玛雅梦记——最后的岁月 吉利蟹 5844 2005.07.22 21:30

    “库库姆!”

  我转过身,阳光刺得我只能微微眯起眼睛。能这样叫我的只有已去世的爷爷和父王,还有两天前戴上王冠的哥哥,以及那个和哥哥一起长大,如今已成为第一侍卫的家伙。当然,会这样在大街上狂奔的绝不会是哥哥。

  转瞬之间他已跑到我面前,左耳上特许佩带的青玉耳环剧烈地摇晃着。我不由得伸手摸摸自己那一对由历代祭司长们传下来的青玉耳坠,它们一如往日,在烈日下依然冰冷。

  “什么事?”巴兰总是如此精力充沛、敏捷而充满野性。哥哥常常骄傲地称他为“我的豹子”。

  “真人要你去一趟。”真人,是一族之王的称号,现在是哥哥。

  “知道了。”

  我沿着大街走回去,心里猜测着哥哥找我的原因。多半是占卜,可为了什么呢?

  巴兰无声无息地跟着我,他真的可以连走路都没有声音,只要他愿意。

  奇岑伊扎——我们的城——并不复杂,大祭台和王宫分别占据着唯一一条大街的两头,当然外面还有一圈不怎么高的城墙。王宫背山而建,山也就成为城墙的一部分。真人和他的妻妾、侍卫住在王宫里,祭司和武士们则拥有紧挨着王宫的那些大屋,至于平民,他们只能住在离王宫很远的矮石头房子里。

  而我——我的目光越过王宫,投向山腰上那座小小的祭台,它顶端的石屋在这里也能看得很清楚。

  我必须住在那里,以前还有爷爷,现在只能一个人。

  本来,作为祭司长,一个人住在那种地方是很古怪的事,但爷爷在石屋里住了三十年,我也已经住了十七年,每个人都已对之习以为常了。

  走进王宫大门的时候,所有侍卫都单腿跪下行礼。他们见到哥哥时必须行双膝跪地的大礼,否则会被立刻处死。

  老实说,我并不太喜欢宫里复杂的礼节,也从不在意。或许是因为我自己的身份与他们不同吧。

  哥哥才二十三岁就成为了真人,虽然听说别的族里还有更年轻的王,不过我还是觉得他年轻得不象真正的王者。当然,十七岁的祭司长同样过分了些。

  这大概也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不论怎么说,父王过世得还是太早了。

  爷爷也是。

  不过,看到眼前的哥哥,我还是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优秀。

  * * * * * * * * * * * * * * * * *

  我站在王座之前,看着库库姆和巴兰一前一后地向我走来。

  一个是这世上对我最重要的人。

  一个以我为这世上最重要的人。

  他们向我行礼。库库姆的眼中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那双眼睛,连冰的温度都没有。

  我听见自己心里深深的叹息。

  头上的王冠突然间沉重起来,两天的时间显然还不足以让我习惯它的存在。

  “库库姆,我找你来是为了占卜一件事。”我看着现在唯一的亲人。

  “是,我已知道了。请问真人是为了何事而召唤我呢?”

  我该怎么说呢?库库姆一向最反感战争,也只有战争才会让那双眼睛里透出一瞬间的厌恶。

  “玛雅潘的真人派了人来,希望我们能与他们联手对付乌斯马尔。”果然,那眼中的憎恶几乎令我要向后退。

  “那么,您是想知道联手的结果了?”

  一旦库库姆以“您”而非“你”或“真人”称呼我,就代表我有麻烦了。

  “库库姆,请你不要这样。我还没有决定,找你来就是想占卜我们到底该不该和他们联合。你要知道,现在最强的就是玛雅潘,然后是我们奇岑伊扎和乌斯马尔。如果他们两族联合,我们就危险了。”

  “那么,不和玛雅潘联手的话,就势必和乌斯马尔结盟来对抗玛雅潘,您是这个意思吧?”

  我又在心中长叹一声,老家伙实在把库库姆调教得太好了,即使是祭司长也不必懂这么多职务以外的事吧?

  “是的。”

  “明白了。请您允许我去做一下占卜的准备。”库库姆的语气完全没有起伏。

  “你去吧。”

  看着库库姆转身走出殿外,我再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奈。

  库库姆,你什么时候才能……

  * * * * * * * * * * * * * * * * *

  阳光依然照耀着整座城市,强烈得不容任何拒绝。

  我以手遮额,望向无云的天空。

  多希望能象鸟儿一样飞翔。这早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这么想。

  哥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走上战争的路呢?即使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总该有其他的办法的吧?乌斯马尔的真人听说是个阴险的家伙,跟他结盟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我们带入危险中去……至于玛雅潘,一个有着各族中最年轻的真人的国家,会是什么样子呢?听说他才19岁,比哥哥还要小上好些年哪,不过资历倒是比哥哥长,似乎已经即位差不多2年的样子……咦,那么说,就是在和我现在一样大的时候就当上真人了吗?真是厉害啊……说起来,还是西边的玛雅潘离我们奇岑伊扎近些,去南边的乌斯马尔可得走上好些日子,也许哥哥会因此答应那位年轻的真人吧……如果爷爷还在的话就好了,至少可以让我听听他的想法……

  突然想起来,爷爷以前曾经说过,我所见的历史会是历代祭司都不曾见过的,我将是“目睹一切的双子”。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我还很小的时候吧,印象里似乎是他喝醉了的时候说的,我当时应该也陪着喝了不少,不过这句话肯定没有记错。

  是的,目睹一切的双子。

  叫我双子,是因为我诞生在双子星下吗?还是有另外的什么原因?

  我不能占卜自己的命运,也还无法清楚地看见未来,我的能力其实还不足以担任祭司长。

  远远不够。

  但我还是必须为真人占卜他想知道的一切,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哥哥也同样有他的职责。

  所以,我得快点回到大祭台那里,在太阳西沉前做好所有准备,这么重要的占卜,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什么岔子。尽管,我一定会厌恶任何一种结果……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库库姆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快速地走向大祭台时,有两个人正沿着两排房屋间的小巷往大街上走。左边的男子身形高瘦,但看得出来充满力量,显然经受过严格的训练。他有着一张在奇岑伊扎极为著名的英俊脸庞,但如同寒夜里的星星般锐利的眼神却让人觉得这是个与温柔无缘的男人。一头长发全部梳到右侧,用一根白色的亚麻布带扎成一束,据说这种永不改变的发型是因为他射箭时只用左眼瞄准的关系。右侧的短发男人略矮一些,但也更壮实,虽然看上去象是个憨厚迟钝的人,但在战场上却是以反应迅速著称的,不过现在则一副放松到了对周围环境没什么感觉的样子。这两个人,一个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一个看上去和大多数人没什么两样,但谁也不会对他们走在一起的亲密样子感到惊奇——拥有“奇岑伊扎第一美男子”之称的弓箭队长述尔,除了战场和训练场之外在任何地方都毫无威严感的步兵队长金,他们之间的友谊是别人无法比拟的——在以往的战斗中,述尔救过金三次,但也受过后者四次同样的恩惠,“现在是我欠你一次”这句话,可以说是这两人交替使用的口头禅。

  说笑着走到大街上的两人立刻就注意到库库姆的背影。“那不是我们亲爱的祭司长大人吗?走得这么急匆匆的,看来是要赶回去占卜吧。”述尔用着带些戏谑的口吻说,据他自己说,这种口吻只会被用在几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身上。唯一的问题是,这些所谓的“孩子”的范围几乎涵盖了现今所有的王室成员,包括只比他小7岁的真人伊扎姆。

  “那是一定的。大家都知道他平常走路是慢吞吞的,只有回祭台去占卜的时候才会出现‘赶路’的状况,真是个奇怪的习惯啊。”听上去象是批评,不过只要看到金脸上笑嘻嘻的表情,就不难注意到他的口气里其实多了几分宠爱,仿佛还以这个“怪习惯”为荣似的。

  述尔今年30岁,金则是35岁,对伊扎姆、库库姆和巴兰这几个离“3”字头还有若干年的“孩子”来说,这两个人不但是值得尊敬的前辈,也是从小就很照顾他们、如同亲人一样可以依靠的大哥哥。而在这两个人眼中,尽管“孩子们”现在已是见面时必须行礼的大人物,但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照看和保护他们的责任与义务。令人奇怪的是,库库姆一直跟前代的祭司长契兰·巴兰一起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很少离开小祭台到城里露面,但他却是最让述尔和金心疼的一个,或许是因为他看起来最为苍白瘦弱的关系吧。不过,最初教会库库姆“要象个大男人那样喝酒”,并且多次害他在第二天头疼得令契兰·巴兰生气的,也确实是这两个人没错。

  “占卜的话,果然是……”“恩,看来是了。真人大概也很头痛吧,如果不小心点的话,也许很快就会又要打仗了也说不定。”“拜托,你就不能不说后面这句吗?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只是不想去想到而已。”两人交换了一个在别人看来可说是“意味深长”的眼神,随即一起大笑了起来:要是被底下的士兵们听到自己眼中的战场英雄说出这样“逃避”战争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话说回来,库库姆最近好象越来越好看了,再这样下去,你的‘第一美男子’的头衔可就不保了。”“那个对我没有任何意义,有别人代劳是再好也没有了。我倒是很佩服你的胆量,当初害我被大家冠上这个无聊头衔的人,居然还敢自己当面提出来。”“我也只是说出事实罢了,象我这样的男人哪里可能想到有人会认为被美女纠缠是一种痛苦啊。”没有追上库库姆的打算,两个人拐了个弯,继续向着原来的目标——酒馆前进。

  * * * * * * * * * * * * * * * * *

  当库库姆的右脚踏上大祭台的第一级台阶时,南方的乌斯马尔那宏大而深邃的王宫中响起了一个清晰的声音:“真人,科克特殿下觐见!”

  科克特,乌斯马尔第一王子,由于正妃帕帕亚7年来一直未能生育,因此14岁的他和6岁的弟弟撒克才能不受生母低下地位的影响,被封为第一和第二王子。不过,如果正妃在未来的某天能够生下自己的儿子,兄弟俩人的命运又会如何呢?尽管大部分人都会在某个瞬间想到这个问题,王子本人倒似乎从未为此感到困扰过。不过,近一年多以来,诺赫尼尔真人命令科克特学习处理部分政务,俨然已有将他视为继承人的意思,这一举动已使得王宫内的疑问完全被压制了下去,反倒是科克特仍然一如既往,一副与他的年龄显然不太相称的平静样子。

  “父王!”走近御座的科克特单膝跪下行礼。

  “有消息了么?”32岁的诺赫尼尔已不复年轻时矫健的身形,当然也称不上是肥胖,最多只能说是略有些圆润而已。相对身体而言,他的脸要胖得多,似乎油脂都集中在这个最明显的部分,再配上他那温和醇厚的嗓音,实在很难将他同传言中的“阴险”两字联系起来。

  “是的。刚刚收到的信上说,玛雅潘的克切尔真人派出的使臣已经到了奇岑伊扎,并向伊扎姆真人提出了联盟的建议。”

  “果然。如果他们联盟的话,我可就不妙了啊。恩,19岁和23岁的真人吗?我可已经32岁了,要变成年轻人和老头子的对抗吗?如果我输了的话,科克特,14岁的你大概会更有优势一些吧?”

  “父王……?”从父亲毫无改变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端倪的年轻王子一时间感到手足无措,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没有逻辑可言的奇怪问题。

  “呵呵,别紧张,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好了,我已经知道情况了,你先下去吧。”

  “是。”

  看着儿子的背影,诺赫尼尔眼中的笑意消失了,他起身走到一旁的桌子前,开始在几块泥板上刻划一些什么。随后,他转过头来,发出一声低沉的叫喊:“纳奇可可姆!”

  “听候您的吩咐,真人!”廊柱下的阴影中突然出现一个黑衣男子,即便是行礼之时,他的脸庞仍然藏在暗中,只能从声音中听出他的年纪大约在17、8岁上下。

  “把这两封信送去给‘他们’,记得我说过的话。”

  “是。您放心吧。”年轻男子随即又消失在阴影中。

  “年轻人和老头子的对抗吗?呵呵,我真是拭目以待啊……”

  * * * * * * * * * * * * * * * * *

  7天之后,一块泥板送到了玛雅潘某间富丽堂皇的大屋的主人手中。望着不远处空地上正与侍卫们练习格斗技巧的真人·克切尔,隐在窗后的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当克切尔似乎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的时候,窗后已经只剩下一堆泥粉。

  而黑衣的年轻男子正在前往奇岑伊扎的路上。

  * * * * * * * * * * * * * * * * *

  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后来因为玛雅潘的缘故而被西班牙人统称为“玛雅人”的这些部族,此时仍处在纷争不断的局面之中。

  放弃了南部的佩滕地区之后,各部族都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移居到北方,也就是现今被称为“中美洲的尤卡坦半岛”地区。当时,他们将各自居住的地域命名为“拉干那得科巴”、“拉干那特堪那巴”以及“阿干达肯瑟皮森”等,这些古老的语言所代表的意义,早已在岁月中湮没无踪,即使是最年长的祭司长也不再明了。

  而在此时,三大城邦国家统治着整个北方:供奉雨神恰克的奇岑伊扎控制着原名为“拉干那得科巴”的地区,科巴、可姆尔、曼尼以及较为南部的洪彻伯等小城均为它的属国;供奉天神伊扎姆纳的乌斯马尔位居南端的“阿干达肯瑟皮森”地区,控制着卡拉莫尔、瑞欧·贝克、贝肯等城镇,而洪彻伯和贝肯之间的无人区就成为两国间天然的界线;至于供奉战神艾克·曲瓦的玛雅潘,可说是后起之秀,在原本岌岌无名的“拉干那得科巴”以西地区飞速成长,一跃成为此时最强大的城邦,北边的特洪、阿卡曾和曾经属于奇岑伊扎的伊扎梅尔如今都向它臣服,位于曼尼和洪彻伯之间、有着重要意义的德兹比那科也在数年前被玛雅潘从奇岑伊扎手中夺下。

  这个故事开始于玛雅后古典时期的最后阶段,也即公元1541年。西班牙人已在中美洲中部地区登陆,他们将在5年后征服整个尤卡坦半岛。而在此时,三大城邦国家中无人意识到危险即将到来,命运引导他们踏上了最后的路途……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