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暗黑神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偶见玉体误终生

暗黑神迹 孤影逐风 4385 2018.09.14 23:31

  泗水湾是去囚楼的唯一码头,常年十分热闹,泗水客栈,人满为患,形形色色的人特别多,不过真正存宝和取宝的人却只在少数,想要混水摸鱼,一夜暴富的盗贼,劫匪倒是占了多数,他们多半闲坐在一起,始终窃窃私语着,盯着来往的的人群。

  “小二,有上等客房吗!”楚凌风的到来,引起了一阵骚动,客栈里的人猛地回头,目光齐刷刷的转向这个刚走进来的少年。

  那小二也燃饶有兴趣,打量着眼前的陌生面孔,“你是长住呢,还是短住!”

  什么是常住,什么是短住,楚凌风并不懂,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另外一个问题,“对了,这去囚楼的什么时候到!”

  此话一出,人群中窃窃私语,目光紧紧的盯着楚凌风,那双目放光,楚凌风倒是并不在意,毕竟大陆上谁敢打他主意,定然是自寻死路。

  小二见楚凌风初来乍到,一脸笑意的解释道,“囚楼乃是浮岛,会随着海浪而移动,只有风平浪静的时候才会停留在某处,这时候岛上的船只才会来到泗水湾,接送过往的客人!”

  这一刻,楚凌风才明白为何小二会问他住多久的问题,回首遥望着天空,那海面上晴空万里,楚凌风笑了笑,回道:“一天吧!”

  “好勒,302房,三十银币!”

  “嗯,谢谢,不用找了!”楚凌风点了点头,丢下了一个金币,转身上楼。

  那些原本坐立在桌子旁的那些闲人,猛地一下,站了起来,簇拥了过去,“老板,给我换303房间!”

  “给我,给我!”

  ……

  “价高者得,价高者得!”小二乐开了花,双眼浮现的满是金币图案。

  “一金币!”

  “两金币!”

  “我出三金币!”

  ……

  “十金币!”先闻其声,再见其人,那是个女孩子的声音,清脆带着一丝稚嫩,楚凌风也饶有兴趣,停下了脚步,回首望去。

  那少女迈步而入,身着黑色紧身皮甲,包裹着那纤细的身躯,显得十分性感,那羊角辫偏右弯曲,秀发散落肩上,多了几分俏皮可爱,而那双眼清澈,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五官精致,稚气未脱,年龄与自己相当。再细看,那少女皮靴之上,竟然负着匕首,左右各一,一黑一白,如此奇异的装束,他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是她!”众人一脸惊恐,后退了好几步,吓得赶紧回到了自己座位。

  众人那如见鬼魅的表情,倒是让楚凌风起了兴趣,不由得又看了那少女一眼,不料那女子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皱了皱眉头,却感觉自己肩膀被撞了下,再回首那少女已经推开了304的房门。

  “她是怎么做到的!”看着304房门关闭,楚凌风依旧不解,喃喃自语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殊不知楼下众人连声叹息,“被盗圣顶上了,怕是要遭殃了!”

  晴空万里,定然风平浪静,不是今日,定是明天,那囚楼的船肯定会来到此处,楚凌风不免舒坦了一口气,一下子躺在了床上。

  每个存放在囚楼的物品无不是价值连城,所以存放的时候,每件物品都会备注存货人的姓名,,而取货方只能是凭证上的那个人,当然若是存货方已经死去,取货人必须是直系亲属。

  然而慕容白作为皇帝,自然例外,所以书写了一封委托信。以楚凌风风陵侯的身份,加上委托信,取货之时,金世遗自然也不会多问。

  然而楚凌风的手碰到腰间的时候,发现钱袋早已不在,再联想那少女与自己擦肩而过,楚凌风恍然大悟,一个猛地机灵,坐了起来,嘴角浮现一抹坏坏的笑容,“有意思,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偷走我楚凌风的东西!”

  对于楚凌风而言,又岂会从正门而入,一个闪现,身影便出现在了隔壁房间,振振有词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看着突如其来的楚凌风,那少女一脸吃惊,呆愣了一秒,然而却忘记了自己正脱了皮甲,准备换上一身布衣,如今春光外泄,早已让眼前之人看了个干净,反应过来之时,不由得大声尖叫道,“啊!”

  楚凌风也是愣了下,连忙转身,“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少女连忙用被子遮挡着身体,驱赶道:“你出去,快出去!”

  “拜托,你的偷我东西的,好吧!”

  楚凌风嘟囔着,那少女凶巴巴的大喊道,“你快出去!”

  “好吧!”楚凌风摊摊手,正要开门却被那少女呵斥道:“不许开门,你从窗户出去!”

  原来是怕人看见误会,楚凌风忍俊不禁,不过要他翻墙而出,显然是不可能,一个闪现,身影消失在原地。

  看着楚凌风凭空消失在自己面前,那少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左右张望了一番,这才换上了一身紫色便装,匆匆的将衣服收进了包裹,显然她这是打算跑路。

  不过当她翻开了那钱包,看到那金牌和委托凭证的时候,顿时改变了主意,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那委托凭证可是取货的唯一信物,若是丢失只能强取,到时候徒增诸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尽管发生了刚才的那尴尬一幕,楚凌风还是早早的出了房门,在303房间外等候。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里似乎没有一点动静,楚凌风皱了皱眉,敲了敲门,“喂,你好了没!”

  房间里没有回应。

  “不好,她该不是跑路了吧!”楚凌风心中大惊,想要推门而入,那少女未穿衣服的模样又浮现在了眼前,让他心生犹豫,坐在了门口,喃喃道:“也不对,房间就这一个出口,不可能从别处出去。”

  然而,久等门未开,楚凌风开始质疑自己想法,起身正要推门的时候,却听见房间里一阵声响,好像是板凳落地的声音,连忙推门而入。

  然而一眼掠过,房间空无一人,就连窗户也是紧闭,看着倒在地上的圆凳,楚凌风皱了皱眉头,喃喃道,“她是怎么离开的这房间!”

  拾起桌子上的钱袋,楚凌风翻开看了下,金牌,金币和委托凭证统统都在,这让他更加疑惑,着实猜不透那少女的心思。

  就在此时,客栈嘈杂声一片,楼下的人们一下子簇拥了出去,想必是乘船归来,楚凌风转身准备离开房间,只觉得身后一阵寒意,仿若有着一双幽怨的眼睛看着自己一样,猛地转身,身后依旧一片空白,不由得喃喃自语道:“难道是错觉?”

  “开往囚楼的船楼已靠岸!”听到楼下小二的吆喝声,楚凌风匆匆下楼,出了客栈。

  看着那船宽三丈,长数十丈,通体红木构造,阳光下在水面上闪烁着柔光,楚凌风连连惊叹道:“难怪叫船楼,却是宏伟!”

  “风陵侯,让你久等了!”一中年男子,径直走了过来,自我介绍道:“我是金不二,囚楼的负责人!”

  “他是风陵侯!”

  “那个大陆第一的魔法师?”

  “想必我知道他来取什么东西了!”

  ……

  人群中一时间议论纷纷,不过稍后便散去,毕竟自不落城一战教皇,楚凌风大陆第一的名头已经传遍大陆,没有谁会傻傻的去打他的主意。

  正所谓说一不二,金家两兄弟,老大金世遗,老二金不二,作为大陆上的财神,两人的名号也是十分响亮。楚凌风拱手笑道:“二当家亲自迎接,着实不敢当!”

  “风陵侯真是谦虚,斩剑皇,灭剑圣,伤教皇,解散圣教,年纪轻轻,封侯拜相,那一样不是惊天动地!”

  “哪里,哪里!”楚凌风笑了笑,随即好奇的问道:“你我第一次见面,怎么会识得我的身份!”

  “若是不能通晓大陆上的消息,又怎么能做大陆人的生意!”金不二转身带路,十分客气道:“风陵侯,请上船!”

  “有劳了!”楚凌风点了点头,上了船楼,又问道:“那囚楼既是浮岛,为何多年不沉?”

  上了船楼,金不二带着楚凌风进了贵宾室,笑颜解释道:“此岛乃后天而成,应该是土系魔法的产物,而岛上有一先天之宝,乃是一副画。此画之上乃是大陆的面貌,很多地方都不为人知,想必创世神正是依此图书写大陆的山川河流,所以我为其命名为江山社稷图。江山社稷图乃是上古神器,有它相护,囚楼自然是永不沉没。”

  “一笔画江山,此图着实有趣!”

  金不二听出了楚凌风话中的言外之意,十分客气道:“若是风陵侯有兴趣,到了囚楼,让你欣赏一番便是!”

  大陆上不为人知的地方,也许就是妖族,兽族,或者精灵族等等异族的族地,楚凌风自然要看上一番,连声说道:“多谢金兄!”

  “不必客气!”金不二笑着回道:“以风陵侯的实力和在轩辕帝国的地位,以后仰仗你的地方还很多,到时候不要忘记了我这个故人就好了!”

  “自然,自然,我楚凌风永远不会忘记有金兄这样的朋友!”

  “能有风陵侯这样的朋友,是我金不二三生有幸!”

  两人恭维了一番,金不二这才转身,“我去接待其他的客人,风陵侯就在此房间歇息,稍后我会命仆人呈上美酒佳肴,若有其他需求,随时通知我便是!”

  “嗯,多谢了!”楚凌风倒是有了几分饿意,便没有拒绝。

  话说那金不二的办事效率却是很快,前脚刚走,后脚仆人便步入了房间,留下了满桌子的美酒,美食,还有水果等等,满满的堆了一桌。

  那仆人临走前,特意的说道:“侯爷,二当家已为你备好了歌姬,请问您是饭前听曲,还是饭后伴舞!”

  “美食,美酒,美人相伴,这侯爷的待遇也真是太爽了!”楚凌风暗暗窃喜,笑的有些得意,然而突然脑海里浮现出了那客栈所遇少女的玉体,连忙挥手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

  “那侯爷,您慢用!”那仆人走出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吃过了些许食物,又稍饮用些美酒,楚凌风有些醉意,再加上多日来却是有些疲惫,一躺床上便做了一个美梦。

  梦中,那少女一身紫衣,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吃着桌上的美食,喝着桌上的美酒,手上还拿着一个苹果,时不时的咬上一口,那模样着实有着几分俏皮,让楚凌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沉醉的表情。

  “侯爷,已到了囚楼!”听到门口的声音,楚凌风揉了揉双眼,起身回道:“嗯,我知道了!”

  然而,当目光掠过桌面的时候,楚凌风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每道菜都只是小食了几口,如今满桌子的空盘,犹如土匪进村一样,片甲不留。

  再拿起了那玉壶,也是空无一滴,楚凌风可是知道自己只是小酌了两杯,最起码还剩大半壶的美酒,如今竟然一滴不剩,皱了皱眉头,喃喃道:“难道自己睡觉的时候梦游了?”

  出了房门,楚凌风问道:“对了,刚刚没有人进过我的房间吧日!”

  “本想进屋收拾饭桌,却见侯爷已经入睡,便没敢惊扰,现在我就去收拾!”

  “哦,这样啊!”楚凌风转身朝着房间瞅了一眼,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回头却见金不二迎了上来,“囚楼之上,皆由抗魔石所覆盖,侯爷作为魔法师,可能会稍有不适,若是久留,魔力耗尽,后果不堪设想,还是速速随我去取那九转大还丹!”

  “有劳二当家挂心!”楚凌风是魔武双修,就算魔力耗尽,也并不回有什么问题,不过他却是不愿意在此久留,因为总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所以点了点头,跟随着金不二的脚步,步入了囚楼。

  自船落地,只感到心底一阵冰凉,仿若有什么东西被缓缓抽走一样,眼见魔力流失,楚凌风心念一动,补天尺握在手中,暂时封印了魔力。

  然而此尺一出,地面的石头渐渐变色,由黑变灰,而且有着由灰变白的趋势。

  金不二何许人也,见多识广,一眼认出楚凌风手上的黑尺绝非凡品,好奇的问道:“此尺有些奇怪,不知是何来头!”

  “此乃补天尺,相传是创世之神补天所用。”

  金不二点头赞许道:“原来是十方神器,果然不简单,这抗魔石竟然瞬间失去了吸魔之力!”

  “神器凡人自是不能驾驭,它也只有这个功效!”楚凌风若有所思的回道:“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那江山社稷图应该是十大神器之一的洛神图。”

  “洛神图?”

  “不错,洛神图有着四海八荒之力,而又立于浮岛之上,怕是没那么简单!”毕竟没有见过,楚凌风也只能猜测,“也许是某个神袛留在此地,封印着海里的什么魔物!”

  “是与不是,见过便知!”金不二也有些好奇,毕竟若是神器,那么他的身价和实力,怕是要翻上几翻,言语中带着些小激动,“风陵侯,这边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