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华夏之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大场面

华夏之芯 祎尔善 2133 2019.06.10 22:43

  “没事,你们忙你们的,我跟刘局他们还有点事要说。”张局毕竟是职能部门独当一面的一把手,这场面来来往往的记者和闲人很多,于公于私都不太好跟企业界人士走得太近,借故离开了。

  张局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的意思,黎天当然也不好主动去要。移动电话在这年头属于奢侈品,公职人员肯定是不允许有的,至于办公室的座机嘛相对公开,一般都是秘书室转接,意义也不大。

  张局走后,钟厂长又说了黎天两句,见时间差不多了,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典礼。

  这种公司落成的挂牌仪式,核心内容就两个,一是剪彩,二是揭幕。

  这几排平房是分批建成的,实际上,在昨天最后一排房子交工之前,黎天已经在半工地式的新厂区工作了小半个月,但还是仪式性地在厂区大门挂上一条缀着红花的绸子。

  本来黎天打算找个专业的庆典公司来操办,但这年头庆典似乎还没有形成产业,规模都比较小,以承接民间的红白喜事为主。考察了几家都不太满意,黎天只能跟公司的职工商量着自己办。

  林雪身着一件深红的旗袍,右肩绣着一朵富丽堂皇的牡丹,显得十分上档次。本来林雪打算穿西服来着,但是她身材娇小,试了几套西装,黎天都觉得压不住场面,干脆就整成了中国风。

  说来也怪,穿西装的林雪怎么看都有点不对劲,试了几套旗袍却是怎么看怎么舒服。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概一方服装也只适合一方人吧。

  上午十点整,仪式正式开始,林雪捧着暗红镶着金边的台本缓步走到厂门口临时搭建的讲台上。林雪背了好几天,还是没能把这套词背下来,只能拿着台本上台,不过跟这身衣服倒是绝配,反而显得更加庄重。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贵宾,大家上午好。”

  “艳阳高照,天朗气清。喜鹊登枝,嘉宾盈门。值此美好时节,我们迎来了天璇科技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暨天璇长风联合有限责任公司新厂区的落成。我谨代表主办方对各位嘉宾的到来表示热烈地欢迎,并致以衷心地感谢。”

  林雪优美的声音通过扩音器放大,在整个厂区萦绕。

  在场的嘉宾都报以礼节性的掌声。

  “首先,由我来向大家介绍出席本次仪式的各位嘉宾。”林雪照本宣科。

  “汉西市商业局长、汉西市国有企业改革委员会主任张书民同志。”

  张局起立向前来观礼的记者和群众挥手,随后缓步走上剪彩台,台下掌声响起。

  “汉西市工商业促进局局长、汉西市国有企业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刘胜利同志”

  刘局起身,群众鼓掌。

  “汉西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中心主任苏维康同志”

  苏维康并没有接到上台剪彩的邀请,礼貌性地向大家挥了挥手,又坐回了贵宾席。

  ……

  这次来的行政部门领导有十多位,林雪一一介绍,不过有资格上台剪彩的只有两位最重量级的局长。

  “汉西长风养殖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钟元同志。”

  其实,老钟更愿意人们称呼他为“钟厂长”,但随着企业改制的推进,汉西养鸡二厂钟厂长这个称呼从官方文件中一去不复返了。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在几乎所有非正式场合,他还是被人们称作钟厂长。

  钟厂长还保留着一个副处级的行政级别,介绍顺序可以排在第六七位,但他是合资公司的主要股东,算半个东道,只能放在最后。

  钟厂长微笑着起身向剪彩台走去,一身厂服显然是刚熨烫过,看起来气势并不输给那些西装革履的领导们。

  “天璇科技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天璇长风联合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黎天同志。”

  黎天上台,一个毛头小伙与三位年过半百的老领导并肩而立,显得颇为突兀。

  “汉西大学自动化系教授,北美德州大学博士、北美西北大学访问学者黄云同志。”

  台下的大部分嘉宾对国外的院校还不是很熟悉,纷纷交头接耳。

  “到底是高科技企业,请大学教授来剪彩,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小声道。

  另一人说道:“还是个‘海归’,这个教授可不简单啊,北美的博士。”

  一片议论声中,黄云同志却有些懵。

  本来学生黎天找到他,说成立了个公司,想请他参加个剪彩仪式,他就惯性地认为是那种大学生式的小作坊,也没怎么准备就来了。

  大学生可以说是脑筋最活路的一批人,不论在什么时代。如今,大改革已经进行了十多年,大学生凑在一起,成立工作室性质的公司,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此刻,见到这许多平时经常在市台时政新闻里见到的熟悉面孔和这么大的厂区,黄云多少有点傻眼。

  更不必提厂区里面还站着俩“当兵的”,守护着许多问也不敢问的保密设备。

  更难受的是,这位主持人还介绍自己是“教授”,此时的黄云刚回国不久,当然还没有教授职称,充其量算个“讲师”。

  看到记者的长枪短炮,黄云更意识到,他准得上今晚的晚间新闻了,只希望到时候记者们不要把他这个“教授”职称报道出去,不然回了学校,还不知有多少麻烦事。

  黄云硬着头皮上台,原本不太重视的他连个正装都没准备,就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好在还有钟厂长这一身厂服陪着他,倒也并不突兀。

  黎天知道,自己将来要研发各种技术,少不了还是要像前世那样,跟汉西大学搞好校企合作。汉大的信息技术这一块都是黄云建立起来的,校企合作当然也还是跟黄云对接,趁这个仪式跟黄云搞好关系准没错。

  “下面仪式正式开始,有请礼仪员。”林雪继续主持仪式。

  五位身材高挑的礼仪员身着淡粉的旗袍依次走上台,手里捧着的托盘里是为五位剪彩嘉宾准备的剪刀。

  看到这些礼仪员,黎天就感到肉疼。

  黎天安排老孙去学校找几个同学撑场面,也不知道老孙是故意的还是专门的,把总预算300元听成了每人300元,不过人既然都来了,黎天也不好意思再降价,只能忍痛。五位大小姐此刻在黎天眼中像五座移动的金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