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毒药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74 2019.07.14 23:30

  吕徽躬身,只扬起脸,冲皇后微微一笑,叫后者起了一层白毛汗。

  只见她两颊接连着艳红色裂纹,似禁忌,似恐吓,又如同覆盖着的细密血色蛛网,几近要将人的视线都吞噬。

  同皇后如出一辙的凤眼微眯,脸色仍旧是白的,却白得隐隐透出些惨戚之色,唇色微凉,启唇露出两排白厉厉的牙齿,白得唬人。

  皇后眼中,只有那诡异红色细网,生在吕徽面上,看不见她的五官,也不知她究竟生的是何模样。

  人总忌惮未知的东西,皇后同样也躲不开天性。她厉色,对浅樱道:“擦掉,给本宫将她面上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统统抹掉!”

  浅樱同样害怕,她颤抖着手要继续去洗吕徽的脸,却因为恐惧动作比方才慢了十倍不止。颤抖着手,她手指覆上吕徽的面,在皇后的不断催促下终于狠下决定,用力在吕徽脸上一擦。

  旋即,一声惨叫传遍屋子里的角角落落,叫人闻之胆颤。

  压着吕徽的两个嬷嬷,因为恐惧放开了钳制吕徽的手,而浅樱举着自己的手,眼睁睁瞧着自己手中皮肉开始剥落,露出里头的白骨。

  浅樱在痛昏过去的前一息,转头对皇后道:“没有,她面上没有东西,那是长的,那是长在她脸上的!”

  此言如同一根针,狠狠扎在了皇后心头,她看向吕徽靠近,不自觉往床内挪了挪。

  “来人,将她给本宫拿下!”

  即使再大恐惧,皇后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失去她该有的风度。她甚至还不忘记对吕徽下手。

  吕徽笑,抬手,两只莹绿色小虫从她袖口飞出,入了皇后的眼睛。

  皇后惊惧:“单疏临,是他,是他让你来刺杀本宫的!”

  果然,她对单疏临在太子府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甚至连他以这种小虫收服死尸这样隐秘的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吕徽不再上前,只是立着,同皇后保持距离:“民女可没有想进宫,何来刺杀皇后一说?”

  “皇后娘娘,可是您将我请进来的呢。”

  收起袖中关着小虫的琉璃瓶,吕徽抬袖,不紧不慢咬下一颗糖丸。

  皇后的注意却并不在她的动作,只在她有没有靠近自己。

  “是,本宫请你进来的。”皇后恢复了冷静。

  她的冷静,虽在吕徽意料之中,却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快。

  “所以,娘娘,咱们本毫无利益相干,何苦互相为难?”吕徽笑,拾起自己被扔下的帷帽,戴在了面上。

  看不见那张脸,皇后的脸色好了许多。

  她将手在头顶软帕上擦擦,微微笑道:“也是,只是个别宫人鲁莽了些,冲撞了南歌姑娘,何必为了一两个贱婢伤了咱们的和气?”

  挥挥手,立刻有人将地上的浅樱拖了出去。

  不用看,吕徽也知道,这宫女大抵没有命可活。

  不过,对于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来说,一个婢子的命,又算得了什么?

  “正是如此。”吕徽笑,扶着一旁的椅子坐下,“能同皇后娘娘和谐相处,是民女的荣幸。”

  她捂唇,手掀起帷帽盖在那艳红色网线之上。

  皇后看得分明,原本对浅樱来说的剧毒,对吕徽没有半点影响。

  她唇角有些僵硬:“今儿本宫也乏了,让人送你回府去罢”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赶自己走了。

  吕徽也不想多留。她瞧着已有嬷嬷上前,起身朝皇后行了一礼:“那就劳烦娘娘送民女出宫。”

  “去罢。”皇后道。

  吕徽掉头,没有再留。

  只是刚踏出去两步,就听见婴孩的啼哭声。稚嫩,幼小,只听声音就叫人怜惜得紧。

  接着,听得皇后大声:“快,去看看埝儿,他怎生又哭了?”

  语气中的关切,叫吕徽脚步微顿。她侧耳细听,想要听得更多。

  “姑娘,请罢?”

  前头的嬷嬷却打断了她的动作。嬷嬷望着她,对她擅自停下的举动很是不满。

  吕徽抬手,理了理自己头上帷帽,笑道:“抱歉,我失仪了。”

  只是那笑声,怎么都觉得生涩异常。

  苍苍在外头守着,瞧见吕徽出来才放下了心。她迎过来,低声道:“主子,你可算是出来了,不然外头恐怕.....”

  吕徽做出个噤言的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

  宫中耳目众多,就算她已故意压低声音,也未必不会有人听见。

  苍苍明白,立刻闭嘴,跟在吕徽身后。

  嬷嬷并没有听见她们的对话,一直将她们送出宫,再送回刑府。途中,吕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回到院中,应之问已经在门口等着她。瞧见她来,没好气道:“进来。”

  吕徽加快脚步。

  白露已经打好水,将吕徽面上帷帽摘下。哪怕早有准备,瞧见那面容,也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吕徽低头,埋进水中。

  “你要是再晚来半刻钟,神仙也救不了你。”应之问气呼呼地扯来一个凳子坐下,“你这个人,怎么就喜欢剑走偏锋?当真是同子启兄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吕徽接过白露递过来的帕子,将面上水珠拭干。红色蛛网消失不见,只有张苍白的脸:“不在其位,不知其行,你堂堂应家少爷,自然不懂。”

  她要是对自己心软一点,现在吕徽就是皇宫里头的一具尸体。

  “得得得,你有理。”应之问起身,弯腰仔仔细细检查她的脸,“你的药丸应当都吃完了罢?让我瞧瞧卸得干不干净?”

  他打量吕徽的脸,确认那些有毒的颜料都抹得干干净净后,才松了口气:“好在你命大,没有烂脸,要不然......唉?怎么有股腥味?”

  瞧着应之问皱眉,吕徽将手举起来,笑道:“大抵是这里。”

  她的手掌已血肉模糊,几近看不出原形,配合吕徽脸上浅淡的笑容,实在不和谐。

  苍苍别过了脸,不忍再看,白露瞪大眸子,望向手掌,再望向吕徽,难以置信。

  应之问皱眉,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只觉得有一口气堵在胸口,怎么也呼不出来。

  “劳烦天医了。”吕徽以再平常不过的口吻道。

  这伤口,是之前为了消除皇后的疑心才弄出来的,原本在吕徽的计划中,并没有这样一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