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荧惑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83 2019.07.08 22:55

  单疏临没有说话,只抬手,指尖有莹绿色光芒跳动。

  定睛细看,方能瞧见那莹绿色是一只比小指甲盖略小,通体发光的小虫。

  不是萤火虫,而是另一种吕徽从来没有见过的活物。

  在单疏临的驱动之下,那小虫展开翅膀,飞上那丫鬟的头顶,趴在上头,安静了下来。

  肉眼可见那虫逐渐融化,在丫鬟表皮融合不见,而她身上的尸斑也慢慢淡化,消失无踪。

  吕徽瞧着这一幕,问道:“这是什么?”

  “极地的一种虫。”单疏临回答,“我不知它叫何名,便唤它们荧惑。”

  莹莹火光,离离乱惑。

  这种虫能返死人容颜,想毕要是传出去,恐怕会有不少人想要争夺。

  “这是你们单家独有的?”吕徽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泡在水中。

  单疏临也不提醒她,反倒接话:“不,这是我独有的。不然你以为单溵会将太子府的守卫完完全全交给我?”

  吕徽了然。也就是说,恢复死人容颜,只有单疏临有这样的本事,所以六年前,他拿下了整个太子府的控制权。

  从前她的丫鬟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是因为那些人不能用了。

  单家会的是控尸,而单疏临将这一步做得更高。想毕,这也是他为何能坐稳单家少主的理由。一批批的杀掉丫鬟送进来,迟早会引起旁人注意。

  “和我说说现在姜国的情况。”吕徽道,“包括单家。”

  单疏临没有拒绝。他抬眸,所有的丫鬟都开始自觉动作,排成两行僵硬着守在了门外。

  上一刻,吕徽还觉得害怕,现在却也觉得无所谓了。

  死人没什么可怕的,比死人可怕的是人心。

  单疏临张口,徐徐说来。

  如今的姜国,分为皇权和四大家族。

  皇权是以奉正帝为先的皇帝派,而四大家族,分别指的是单家,梅家,应家,范家。

  单家排在四大家之首,也是唯一一个不直接参与士农工商的家族。

  他们只有一点能耐,却足够让他们长长久久的坐在四大家的宝座之上。甚至于单家的风头,还要稳稳压过皇家一头。

  单家善术法,传闻中有通天之能,不过据单疏临所说,流传到现在,单家也只会一门控尸术,和一种禁术。

  而且就控尸术而言,也不是谁都会,现如今单家精通此道的人,就只有家主单溵,少主单疏临,和单溵嫡长子单焕。

  其余人的人,不乏有会的,却控制不长久,或者容易在旁人面前露出马脚。

  皇后梅宛之出生自梅家,其兄其父掌握姜国兵马共计八十万,守护边城同皇城安危。

  就皇后梅宛之而言,也是个武艺极高的人物,曾多次在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助其躲过数次刺杀,有救驾之功。

  应家凭借医术排在世家第三,其少主应之问乃应家难得一见的奇才,十五便出师云游在外,如今不知在何处。

  至于范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他们既无长处也不入仕,可人人对他们尊敬谦让。别无其他,只因有钱。

  范家掌握姜国近八成的钱财,说一句富可敌国,也不够形容。因为国加起来,也没有范家有钱。

  据说,走在繁华街市上瞧见一座明晃晃的金屋子,不用多想,那定是范家的宅子。

  听完单疏临对姜国局势的简单描述,吕徽叹:“四大家族看上去与皇权无干,却明明白白地牵制着皇权。”

  奉正这个皇帝,倒也是做得极其窝囊。

  “所以,你可知你用皇位劝动单溵,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单疏临忽然笑道,看向吕徽的目光颇为不善。

  吕徽立刻想到之前她的所作所为,笑:“笑话而已,何必当真。”

  这样听来,单家家主,确实比皇帝的位置还要舒服。

  不过,人的欲望可说不准。毕竟明面上能做主的人还是皇帝。

  单疏临望了吕徽一眼,知道后者心思,冷笑:“你倒是能招惹是非的很。”

  吕徽抬眸。她怎么又招惹是非了?她哪里又招惹他了?

  “知道为什么你出门的时候看不见一个人么?”

  吕徽记起,之前自己出来的时候,确实一个守卫也没有瞧见。这在单家,极其不符合常理。

  单疏临笑,没有直接回答他自己提出的问题,而是抬头,朝房梁上瞧去。也不知他是怎么一招手,房梁上忽然掉下一个黑衣人,摔出门,摔在了众丫鬟中间。

  “知道太多,就留下来陪陪她们。”

  单疏临道,从旁取来干衣服,将吕徽提出水面,披在她身上,自己则大大方方站起身。

  吕徽这才发现,单疏临下头穿了亵裤。

  还好他穿了亵裤。等等......他穿着裤子洗什么澡?

  吕徽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个问题,就被单疏临倒着拖了出去。余光还能瞧见黑衣人被丫鬟撕碎的场面。

  这一刻,那些原本看上去安静有序的丫鬟,成了杀人的武器。

  血肉横飞,血沫洒在水池中染上红色。黑衣人还在挣扎,但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他只能活活看着自己被撕开,被扯烂。

  “你以为你原能活到此处?”单疏临见她面色惨白,知道她被吓着,但还是忍不住道,“如果你不是太子吕徽,那就是你的下场。”

  这些丫鬟,是用来守住太子府的。吕徽以为自己府上没有侍卫,只是因为外面的守卫太严。但皇后怎么可能这样大意?

  原来她的太子府中,处处都是危险。

  如果她不是太子,这些丫鬟不是为她而设,恐怕在见到她们的那一刻,她吕徽就会被活活拆成碎片。

  “下次再乱跑,就等我替你收尸。”

  说完这句,单疏临知道威胁足够,没有再继续吓他。

  不过,要是吕徽真的会因此而消停,那她便不叫吕徽。

  活着便处处都是危险,要是因为害怕就消停,岂不是死得更快?

  吕徽打量这座建筑的构造,发现这里除了那硕大的水池之外,还有一排小屋。

  单疏临当然不会住在那里,死人也不需要住处,所以那小屋另有他用。

  此处有地热,如果只是用来建造水池未免太过奢侈浪费,看这房中没有任何假山等沉重的装饰,可以大致判断出地底另有玄机。

  最有可能的,就是打造兵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