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丫鬟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30 2019.07.05 23:38

  此言一出,单疏临同单溵都愣在了当场。

  没有人想到吕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单家主,难道就没有想过放弃单家的位置,试试天下之主的感觉?”吕徽笑,“国主同家主,可不仅仅只是一字之差。”

  单溵似有所动。

  吕徽说的没有错。如果不出意外,她或许真的能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皇位。

  而从她手中夺得皇位,要比从其他的皇子手中抢夺要简单许多。只要公布她的身份,自然而然就会引起动乱。

  那时再上位,或许还能名正言顺。

  单溵心动了。

  “你和我走。”

  单疏临瞧出单溵眼底神色,对他心中想法大抵知道个七七八八,上前两步揪住吕徽后领,将她扯出了房间。

  “你做什么?”吕徽直到走出一段路后才甩开他揪着自己衣领的手。

  “我做什么?”单疏临满脸怒意,“吕徽你问问你自己,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做什么,同你有何干系?”吕徽冷笑,退后两步,转头快走想要进自己的房门。

  她不想和单疏临多扯,尤其不想和盛怒的单疏临多扯。

  况且这里是单家,他单疏临不注意他自己的身份,吕徽还想给自己留点颜面。

  阻拦住吕徽关门的动作,单疏临一转,将吕徽推入房间,自己也跟了进去。

  伸手把吕徽按在椅子上,单疏临的手搭在她肩头,不许她挪动半分。

  “你放手!”吕徽怒道。

  “呵。”单疏临欺身上前,凝视着她的眼睛,“不是说不想看见我?你既要当我后母,岂不是给了我一个晨昏定省,日日见你的机会?”

  吕徽将头扭到一旁。她不想回答单疏临的这个问题。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那样一席话。现在想来,她都觉得自己脑子大抵是出了什么问题。

  “还是说,你单纯想要用这点来打击我!”单疏临靠近她,几近要贴上她的脸。

  吕徽看向一侧,却不能忽视单疏临洒在自己面上温热的呼吸。

  她没想打击单疏临。单疏临的心情好不好,同她吕徽没有半点干系。

  吕徽正想着要如何挣脱单疏临的钳制时,单疏临却放开了她:“这件事,你想都别想。单溵也别想。”

  说毕,他转头,径直走出了房间,留下吕徽一个人默默坐着发愣。

  一阵风吹来,吕徽忽然觉得有些冷。

  比起冷,她觉得更可怕的是迷茫。

  她当然明白,单溵不会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而打消杀掉自己的念头。她也明白,她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单疏临功不可没。

  可是然后呢?然后能怎么办?

  这世上想要杀她的人很多。皇后首当其冲,而现在明面上的还有单溵。单溵的态度,基本决定了单家的态度,他们,其实都是想要自己死的啊。

  都说太子占尽奉正帝的宠爱,如果他知道自己不过是他被欺骗了十九年的笑话,他还会宠爱自己吗?

  恐怕到了那时,第一个想要杀掉自己的,就是自己的父皇。

  吕徽垂眸,眼底很干,没有泪光。她抿唇,知道自己往后的路异常艰难,也知道靠单疏临没有用。

  对付单溵,他就需得全力以赴,若以后的对手是皇帝......大家都必死无疑。

  说到底,现在还是太弱,太弱了啊。

  吕徽抬头,看向单家精美房梁上绘制的十六瓣莲花,知道它和宫中的莲花一样,都开在鲜艳的血海之上。

  莲花尚可出淤不染,那人呢?

  ===

  没有单家的令牌,吕徽不能随意出入单府。所以她干脆在单家暂时安置了下来。

  反正比起相府,单家她要活得自在的多。

  丫鬟都对她毕恭毕敬,除了每日单疏临来瞧她的时间多了些,其他真的挑不出半点毛病。

  而单溵也对之前那件事不提一词。

  想来是单疏临同他说了什么,又或许威胁了他什么。

  不过这就不是吕徽能管的范畴。

  她更好奇的,是单家半夜里行走的那些丫鬟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吕徽的睡眠一直很浅,且常常失眠。刚到单家的时候,她总睡不着觉。有一日她又无眠,忽然想起身去湖边走一走。

  单疏临并没有限制她在单府中行走的自由,也没有让人非得跟着她。

  所以吕徽一个人来到湖边的时候,没有带着丫鬟。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发现单府上的一个大秘密。

  那日,她来到湖边,瞧见周遭静悄悄的,没有人影。

  似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整个单府一片死寂。

  吕徽觉得无趣,刚想要离开此处回去继续睡觉,却听见了一阵踩草的声音。

  她习惯性蹲下身,躲在了草垛后头。

  没有太久,她就瞧见两排罩着帷帽的丫鬟款步走了过来。她们以一种极其不自然的走路姿态,整齐地往单府外头去。

  这些丫鬟全程没有半点交流,帷帽很长,几乎盖住了鞋面,长得叫吕徽担心她们脚稍稍抬高一点,就会被那帷帽上头的纱绊上一跤。

  在这样的月夜,两排丫鬟诡异地出了单府,上了两辆马车。

  回想起来,吕徽身上都会莫名起一层疙瘩。

  她没有问单疏临那究竟是什么,因为她觉得,这应当是单府的秘密,也是单疏临的秘密。

  后来,吕徽一连两次看见了这样的场景。并且是连着的两天。

  也就是说,那丫鬟出单府,并不是偶然。

  吕徽还发现,出府的丫鬟,从来就没有回来过。

  那么,这样多的丫鬟究竟去了哪里,就成为了一个谜。

  吕徽向来不是个守得住秘密的人。她按捺不住,观察好出府丫鬟的衣服,想方设法地备下了一套。

  普通单府丫鬟的衣服,没有半点特别之处。吕徽对着镜子穿好,顺带自己将帷帽扣在了头上。

  帷纱很长,几乎将整个人都罩在了里头,吕徽在镜子里望了几遍,确定没有任何不妥后出了门。

  她没有武功,想要无声无息跟上马车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打算,混进那两排丫鬟里,跟着一起登上马车。

  这样一来,她就能弄清楚,单家究竟在作什么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