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天意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12 2019.07.01 11:54

  吕徽想明白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处高坡之上。

  她立在坡上,能看见远处灯火通明的繁华西京,甚至还能看见她宏大的,不输于皇宫华丽的太子府。

  她真的要放信号去救单疏临么?

  吕徽心中的不确定愈盛。

  不管怎么说,他都背叛了自己。而现在,是杀掉他最好的时机。

  只要单疏临死了,这世上就没有人能找到她。哪怕没有户籍,自己也未必不能活下去。

  反正等众人发现太子府的太子是西贝货的时候,她已经逃之夭夭,不知去向了。

  这个诱惑,实在叫吕徽动心。

  她垂下手,松开握住信号弹的手。

  可她又想起,单疏临之所以会落到这样的境地,全都是因为她。

  因为她想要看花灯,所以单疏临带她去看。因为知道她不喜被盯着,所以散去了所有的侍卫随从。也因为知道她体力不济,跑不动,才会放下她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刺客。

  甚至如果没有她,依照他的功夫,恐怕现在早已走脱。

  凝眸,吕徽叹了口气,还是举起信号弹,拉住扣环。

  还没等她扳下去,她想到了一件更值得怀疑的事情。

  单疏临怎么可能这样疏忽,真的摒退所有的侍卫?

  看今日的情形,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想要单疏临命的人绝对不少,他怎么可能会让他自己处在危险之中?

  自己问他为何侍卫迟迟不来的时候,他的对答如流也很让人觉得可疑。

  如果说侍卫都在,那么单疏临为何要这样做?

  只有一种可能,他在考验自己。考验自己会不会弃他而去。

  不过这个时候,也是自己逃跑的最好时候。

  想明白这一点,吕徽想要扔掉手中信号弹,却不料脚下踩到自己撕破的衣角,猛地从小坡上滑了下去。

  在眼前彻底黑过去之前,吕徽看见了满天的赤色蒹葭。

  天意,这将会是一个不小的误会。吕徽昏过去之前,唇边定住一抹苦笑。

  不久后,黑色皂靴停在她身旁,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纤长手指抹过她脸侧因为跌落而擦伤的细小伤口,流连了许久。

  “其实,她还是有一点点在乎我的,是吧?”

  瞧着单疏临满脸的歉意,应之问实在受不了,提醒他道:“她前些时候还想杀你。”

  “但她放了信号弹。”

  应之问扶额,再提醒他道:“她前些时候还说讨厌你。”

  “但她放了信号弹。”单疏临仰头,还能看见信号弹残留的烟气。

  应之问无奈,转头不想看他的脸,却看见了山坡石头上一块明显是被踩落的石头。上头的青苔不均匀,再看吕徽脚边泥土,确实蹭着青苔。

  有了这个重大发现,再稍做推测,应之问高声:“子启,你看这块石头,我觉得她是先摔下来,才拉着了信号弹的环。”

  果然,顺着被压倒草的痕迹,应之问找到了信号弹的空壳。

  “你看你看,我就说是这样。”应之问指着那空壳,转头对单疏临道。

  单疏临淡淡扫了他一眼,挤出两个字:“多话。”

  应之问觉得,现在单疏临已经不仅仅是脑子有问题,他简直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正常的地方。

  恐怕现在就是吕徽醒过来,告诉他信号弹不是她想放的,他还会觉得这是吕徽在掩饰她的心思。

  想到这里,应之问觉得后颈发凉。还真没准就是这样,可怕,太可怕了。

  “你我的赌局,你输了。”单疏临忽然道。

  应之问回神,听见这句话,几乎跳了起来:“凭什么?这分明就是巧合,是运气,本来应该是我赢才对!”

  单疏临抬头:“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听见这句话,应之问觉得自己有些牙痒。他好想抓个人来咬一咬。

  “主子。”魏双带着满身腥气快步走来,“所有人都一口咬定,是三皇子派来的人。”

  橘色百合花,的确是三皇子府上的信号弹。

  单疏临扯唇,冷笑:“按原计划进行。”

  应之问松了口气。

  “你的赌约,别想赖账。”单疏临转头,扫过应之问一眼。

  应之问压抑住自己想要冲上前将单疏临砍成三段的冲动,重重点头:“我不是食言的人。”

  但是究竟要怎么做,呵呵,那你单疏临可管不着。

  应之问的小心思单疏临自然管不着,他托着吕徽,眸色凝重。

  吕徽醒来的时候,也很凝重。

  她发现自己醒来的地方不是原本的地方也就算了,为何身边还多躺了一个单疏临?

  吕徽本就受的是轻伤,登时就从地上爬起来,弯着身子打量倒地紧闭双目的单疏临。

  他胳膊上中了一箭,似乎并不重。应该也不至于到昏迷的境地。

  “哎。”吕徽用鞋尖踢了一脚单疏临,“我知道你醒着。”

  单疏临一动不动。

  “装什么装?”吕徽再踢他,“快点起来!”

  单疏临仍旧不动。

  吕徽疑惑,蹲身去看他,感到他呼吸紊乱,确实不大对劲。蹲身,在他身上摸索一番,瞧见他腋下有一枚金针。

  金针的颜色正常,没有涂毒。

  不过要是拔出来,会有什么影响,吕徽不大确定。她对暗器和穴位没有半点了解,贸然出手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

  没准会废只胳膊废条腿。

  下一刻,吕徽就将金针拔了出来。

  从身上撕下一条布,吕徽将那金针包好,藏在怀中。她知道,留这金针在体内,更不是什么好事。

  环顾四周,打量周围地势,吕徽发现她和单疏临处在偏僻山村之中,别说房舍,连道路都没有。

  所以,她和单疏临究竟是怎么到这个破山林里来的?

  想了半晌,吕徽也没能想出一个所以然,她叹了口气,认命拽着单疏临的肩膀,将他往平坦处拖。

  不带着他,吕徽怕单疏临会被树林里的大虫给吃了。

  吃了就算了,大不了单疏临一命呜呼,但自己要怎么出去?自己可不想在这深山老林里头当一个野人。

  想到作为野人要衣不蔽体跳来跳去,吕徽拖着单疏临愈发卖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