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棋子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25 2019.07.12 17:44

  莫要说刑曼筠,在场无一人不惊讶。

  就连吕徽身后的苍苍等人,也不知道吕徽为何要自报身份。

  “你怎么可能会是太......太子?”刑曼筠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她不敢相信这一点,也不信吕徽的话。

  “信不信由你。”吕徽笑,“我是个老实人,实话都和你说了,爱信不信。”

  说毕,她站起身,也不顾刑曼筠还立在原地,掀开帘子自顾自地往里间去了。苍苍见状,忙跟在身后,不敢松懈半步。

  她怕她松懈了,自己的新主子又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刑曼筠愣了半晌,哭着跑了出去。瞧她去的方向,大约是找刑相哭诉今日受的委屈。

  吕徽看着她的背影,冷笑着放下了窗:“我乏了,午憩一会,莫要让不相干的人和事叨扰我。”

  苍苍点头,命人去整理床铺,又道:“主子,莫要怪奴婢多嘴,这件事您实在太草率了些。”

  报身份这件事,不仅仅会牵连吕徽自己,多半还要波及到单疏临。

  吕徽只是笑,并未对苍苍委婉的指责做出任何回复。倒是梁上有人忍不住,嗤笑道:“她当然是划算的,一句话要了十几个人的性命,算是怎么个草率法?”

  蒹葭这才提刀朝上瞧,不免有些惊异。那人在她们进屋之间前就已经挂在梁上,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他的存在。

  这等失职,要是让主子知道,多半是要命的。

  吕徽顺着声音朝上看,瞧见一人闲适坐在房梁之上,一脚撑在木梁面头,一只脚斜斜垂下吊着,手抓住顶梁柱,歪着头冲吕徽露出个四颗牙的笑容。

  不过吕徽不喜他衣服的颜色,纯白大袖,重衣染紫,花哨异常。不过倒是和他讨人嫌的笑容很搭。

  “蒹葭,轰他出去。”吕徽低头,不再抬头向上瞧。她敛袖往里边去,只当做没有看见坐在房梁上对她笑的那个人。

  “哎哎!”那人从梁上跳下来,追着吕徽道,“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单疏临哭爹爹唤奶奶请来给你治病的,你现在轰我出去?”

  吕徽闻言,这才停步,稍稍转过头来:“你是应之问?”

  应之问两只手往腰间一搁,等着吕徽重新对他好言好语请他入座。

  怎料,吕徽冷笑:“蒹葭,丢他出去。”

  蒹葭抬手,当真打算动手。主子说过,如今在太子手下,那就得无条件听太子的话,不然,就永远也别再听话。

  应之问往旁一躲,大声:“啊,刑南歌,你就是被我戳破了心思恼羞成怒!别人看不出,我可清清楚楚,你就是想要那些诽谤你的丫鬟永远闭嘴。”

  绕着柱子,应之问每跨出一步都刚刚好躲去蒹葭的攻击:“你这个黑心糟糕透的人,旁人说你一句,你就想要旁人的命,真是心肠恶毒。”

  “要不是单疏临求爹爹告奶奶的让我救救你,你这种坏透的人还是早日去西方极乐世界,省的祸害人。”

  “聒噪。”吕徽评价,命白露赏他些药粉,让他闭嘴。

  “杀人了,救命了!”应之问满屋子乱跑,“天医应之问惨遭毒手,罪魁祸首竟然是刑家庶女,天理不公,天道无常,这年头,老实人就活该被杀了!”

  ……

  “为何要杀了她们?”

  另一间屋子中,有人同样发出质问。

  刑曼筠跪在地上,旁边紫蝶趴着,瑟瑟发抖,而在她们身后,数十个丫鬟倒在血泊之中,竟都被人齐齐从后头一刀绝了生机。

  刑曼筠不明白,往昔慈善的父亲,为何会忽然对自己身周待了数载的丫鬟们下手,甚至还想要杀了与自己一同长大的紫蝶。

  “她们知道了不该她们知道的事情。”刑相刑际看向紫蝶,“乖孩子,这个丫鬟不能留。”

  刑曼筠低声啜泣:“爹爹,紫蝶跟着女儿数十年,绝不会出卖女儿,您信我,就留她一个人,就她一个。”

  “不可。”刑际道,“不过是个卑贱的婢女,你若喜欢,爹爹给你找十个八个,但是她,万万不可留。”

  他使个眼色,后头的侍卫立刻会意,举剑要刺死紫蝶,怎奈刑曼筠挡住,不叫他动手:“爹!不可如此,不能如此!您这样做,叫女儿如何自持?”

  “女儿连个贴身丫鬟都保不住,您让别人怎么想我?”

  刑际叹,仍旧没有松口,点头示意侍卫动手。

  侍卫见了,道一句得罪,扯开刑曼筠,将要动手。紫蝶见状,趴在地上,大哭道:“老爷,老爷,紫蝶愿意此生不再开口,绝不会透露刑家半点秘密。”

  能守住秘密的,不仅仅只有死人,还有哑巴。比起死,当然是做一辈子的哑巴好一些。

  刑际闻言,抬手让侍卫打住:“当真如此?”

  紫蝶拼了命的点头,不断将脑袋砸在地上:“奴婢不敢妄言,不敢欺瞒老爷,还请老爷赐药。”

  挥手,刑际示意侍卫将她带下去,算是饶过她一命。又让所有侍卫随从都退下,才叹:“你起来罢。”

  刑曼筠从地上爬起来,腿有些发软。她坐在刑际旁边,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抹去:“谢爹爹饶紫蝶一命,我就知道,爹爹最疼我。”

  刑际叹气:“我同你说过,不要招惹她,不要招惹她,你为何就是不听?”

  刑曼筠低头:“爹,她真的是太子?”

  刑际看向刑曼筠,许久没有说话。他只静静望着,目光愈发锐利。

  刑曼筠低头,知道自己僭越:“爹爹,我只是......”

  “不甘心?”刑际笑,似乎方才的压迫全都不来自于他,“你的那些小心思,爹怎么会瞧不出来?”

  “爹......”刑曼筠红了红眼圈,“我不是不甘心,就是瞧着她嚣张的态度看不惯而已......”

  刑际却不听她的解释,笑道:“是为父忽略了,我宝贝女儿大了,是大姑娘了。”

  “爹......”刑曼筠的眼睛红上了脸。

  “你放心好了,现在那刑南歌,不过是单疏临手中的一枚棋子,她永远都争不过你。”

  “我......没有想要争什么。”刑曼筠脸色愈发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