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砍柴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130 2019.06.22 07:11

  砍?

  吕徽拿着柴刀,用刀背在一根柴火上轻轻剁了一下,然后一脚踹开,剁向下一根柴,又继续踹开。

  众人看着她行云流水的动作,瞪大了眼睛,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吕徽踹了有一会,瞧见所有人都盯着她看,抬手擦擦额头上的汗,茫然道:“不对么?”

  难道她砍得有什么问题?

  刑曼筠抓着自己编好的辫子,咬牙切齿:“她是不是故意气我?她是不是故意的!”

  紫蝶瞧着,低声:“姑娘,她好像是真的不会。”

  “没亲自动过手,连看都没看过么?”刑曼筠道,“她以为她是谁?皇上么?太子么?还是公主?”

  吕徽默默听着她的话,心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我真的是太子。我家在西京墙边,这柴砍得我有点想回家。

  心想着,手下就有些打滑,一个不留神没有握住柴刀,柴刀倒飞出去,直直飞向刑曼筠。

  要不是力度不够落在她脚边,没准这回吕徽就砍对了一次。虽然对象不是柴火,而是刑曼筠的腿。

  刑曼筠脸都吓白了,她瞪大眸子提着裙子起身,高声:“你想要杀我!”

  “没有啊。”吕徽无奈,走到她身边慢慢提起了柴刀。

  刑曼筠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看看吕徽离自己不过两步,又看看她手里雪亮的柴刀,大叫一声,夺门而出,跑了。

  吕徽眨眨眼,瞧着一溜烟院子里头的丫鬟婆子就跑的没了踪影,指着自己对苍苍道:“我很吓人么?”

  她柔柔弱弱的,阴沉着脸,额边有汗,手里有刀。

  苍苍:“姑,姑娘,您放下柴刀,真的。”

  吕徽低头,恍然,将柴刀往旁边一抛,拍了拍手:“接下来的你们砍罢,我累了,想睡一会。”

  蒹葭见人都走了,也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武功,当即拾起吕徽扔下的柴刀,腾空跳进柴堆之中,长腿一扫,手臂微扬,接着柴火就如同雪花一般跌落,所有柴火从中间分成两段。

  蒹葭抬腿,动作快得叫人看不清。等她落地之时,旁边已经整整齐齐码好了一摞柴火,每一段都同等长度,很是齐整。

  苍苍得意道:“主子手下的姑娘,武功最好的就是蒹葭。”

  吕徽点头,叹道:“原来这就是砍柴。难怪刚刚她们都盯着我看。”

  苍苍得意的表情僵硬在脸上。

  吕徽自顾自的叹气道:“可是我也砍不成啊?她就是为难我。算了,我去睡了,用膳再唤我。”

  苍苍看着她的背影,转头低声对蒹葭道:“主子让我们照看的这个姑娘是不是......有点问题?”

  蒹葭道:“自己习惯。”

  白露擦过苍苍的肩膀,漠然离开:“注意言行。”

  苍苍瞧着这两人再冷漠不过的样子,瘪嘴:“白露,你拿点药过来,我进去瞧瞧。”

  一只瓷瓶丢来,苍苍接着,才往里头去。

  吕徽正面对墙壁躺着,紧闭双目,似乎已经睡着了。听见苍苍的脚步,她坐起身,转过来瞧着她。

  她什么话也不说,叫苍苍觉得有些压抑,故笑着举了举手中的瓷瓶:“姑娘,我给你上药。”

  吕徽这才捂脸,记起自己被打了。她道:“好。”

  转过脸,吕徽由着苍苍用手指挑了些药膏,抹在自己脸上。

  只碰了一下,吕徽蹙眉,忽然道:“你手很重。”

  苍苍忙放轻了些动作。

  吕徽闭目,刚想开口说句什么,又顿在口中,不说话了。

  苍苍见她不语,笑道:“姑娘不必同刑曼筠动气,横竖主子知道了她都会倒霉。”

  “你怎么知道?”吕徽反问,心里却很是不屑。

  苍苍一边揉开药膏,一边笑道:“因为每次出任务,通常只有两个人,但是这次有三个。”

  而且是她们三个,还是当丫鬟这种不入流的任务。看当时主子的眼色,恨不得将魏双也阉了送进来。

  吕徽默默,不说话。

  单疏临当然重视,毕竟自己的身份出了问题,他也没得命活。

  可是他为什么要违抗皇后的命令,放自己一条生路?吕徽有些想不明白。

  “姑娘,您以后有什么话都可以和我讲,我不会告诉主子的。”苍苍又道。

  吕徽抬头,瞅她一眼:“为何?”

  苍苍得意:“因为这是主子特别交代我一人的任务,蒹葭和白露都不知道。”

  吕徽叹。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她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论天下何人最了解她,恐怕单疏临说第二,没有敢说第一。

  不对,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

  敛眉,吕徽问道:“你主子......很厉害么?”

  苍苍骄傲:“如今四大家单为首,主子他作为单家少主,当然厉害。”

  吕徽默默记下。她在太子府,外头的事情都通过单疏临知道,姜国大小事情,她几乎都有听闻,唯独单家之事,单疏临向来绝口不提。

  说着,苍苍又叹:“可惜前日主子同家主起了争执,两人于城墙边交手,主子还受了重伤。”

  重伤?吕徽想到那日瞧见他的脸色,似有所悟。她想想说道:“那他也没有多厉害。”

  苍苍激动,争执道:“要不是有小人给主子下药,主子何故会负伤?原本计划周全,我们都打算出城了!”

  “下药?”吕徽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对,就是下药。”苍苍低声,“那小人,乘主子不备偷袭,你说他是不是有够小人。”

  吕徽点点头,乘人不备偷袭,确实不是什么好人:“那确实不妥。”

  苍苍重重点头:“就是,这样的人,要是让我遇见了,一勺子拍死他,蒹葭一刀子打晕他,白露一把药粉毒哑他!”

  吕徽见她忿忿,失笑。

  “听应公子说,是个什么叫做辞音的。”苍苍推推吕徽,“哎,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吕徽的笑容消失在脸上。

  “难道你听过这个人?”苍苍转头,瞪着对眼睛望着她。

  当然听过,好巧不巧,你想要一勺子拍死的人就是我。

  于是吕徽转移话题,微笑:“应公子,是谁?”

  应家应公子?天医应之问?

  苍苍摇头:“应公子就是应公子,大概叫......应多华?”

  应多华?吕徽皱眉。她没有听过应家有人叫这个名字。

  “不知道,反正主子总叫他多华。”

  吕徽放下心来,那人大概只是姓氏同应家撞了罢。应之问的字是延思,绝不会是多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