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名门凤归

蜜莲子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18上架
  • 25.67

    连载(字)

754位书友共同开启《名门凤归》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折射光影 学徒瑞雪化清水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重生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43 2019.06.17 07:05

  姜国,奉正十九年。

  吕徽十九岁。

  作为姜国皇太子,吕徽拥有奉正帝的无边宠爱。

  西京城墙边,是她占地数百亩的太子府。府中,奇花异草数不胜数,凡是人间有的东西,吕徽就应该有。

  玉做地来金为墙,在这太子府中得到了极大的体现。据说随便在太子府里看见的一只雀儿,也是尊贵的。地上落的不是尘埃,是玉屑,天上下的不是雨点,是珍珠。

  这辈子,吕徽几乎什么都有,却独独没有自由。

  她不能出太子府,也从来没有见过据说对她极为宠爱的父皇。说起来也好笑,这对天家父女,谁也没有见过谁。

  甚至奉正帝十九年来都不知道他册封的这个太子,其实是个女儿。

  这就要归咎于吕徽的好母后。

  奉正帝登基之日,即为吕徽出生之时,当日天象大异,有一白胡子老道人给奉正帝算上了一卦。

  他说,天系龙脉于父子二人,相互扶持,然,双龙不得相见,否则二龙皆出,天下大乱。

  所以这一不见,就是十九年。

  十九年,吕徽住在西京边陲太子府,远离皇城,十九年,吕徽真正算得上见过的同辈人只有单疏临。

  头阵阵发沉有些恍惚,吕徽瞧着那人弯身将七龙盘扣安好,耐心替自己整理衣物。

  低头看他,只能瞧见他如瀑乌发,雪色面颊,坚挺鼻梁,和纤长微翘的睫羽。

  衣衫半开,颈间还有几道红痕。

  吕徽转头,瞧见旁边床被凌乱,闭目深吸了一口气。

  她居然活过来了。活在了她死前的半刻钟。半刻钟后,她就会喝下一碗药,毒发浴火而亡。

  眼中澄澈内敛,吕徽露出个嘲讽笑容,看着半跪在地上替自己更衣的单疏临,心中复杂。

  她原以为他是可信的,他是自己在这高墙之中唯一的知己。但她却忽略了他的野心。

  是,一个歌姬之子,爬上姜国四大家首座继承人的位置,他的野心,大抵看不见的只有眼瞎的自己。

  想来他之所以愿意在这高墙之中委身作自己的伴读,也仅仅是因为有利可图。

  毕竟,明面上,她可是姜国最为尊贵的皇太子。

  捂唇,吕徽低头咳嗽,点点嫣红飞溅,洒在素色衣襟上,触目惊心。

  单疏临玉指轻拂,按在她唇间,替她将咳出的血擦去:“是我不好,你太累了。”

  扶着吕徽坐下,单疏临冷清的面上没有一点暖色。他的语气中虽有关心,周身气度却是冰凉的。

  吕徽嘲笑自己。这世上最可笑的一句话,叫做“他好像喜欢我”。

  大抵上辈子,她就死在了这句话上。

  但她不会这样笨了。尤其不会再被这句话玩弄于股掌之间。

  咳嗽着,她侧头问道:“什么时辰?”

  单疏临便转头过去,透过窗纸望了眼外头的天色:“卯时三刻。皇后昨夜产子,母子平安。”

  “生了啊?”吕徽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是感慨还是痛心。

  皇后有子,她这个‘冒充’了十九年的皇太子就该要死了。

  毕竟,要是让皇帝知道皇后用一个箴言骗了他十九年,她保不住的,恐怕不单单是后位那么简单。

  随着吕徽的年岁越来越大,这个秘密也越来越难守住,好在,她终于达成愿望,有了一个真正的皇子。

  所以吕徽这个危险,还是早点去死的好。

  不对,她已经死了。吕徽忽然扯唇笑了两声,随之而来的是更剧烈的咳嗽。

  她弯身,吐出一大口血来。

  单疏临终于露出一抹担心。他拍着吕徽的背,替她顺气:“我已命人去寻天医,你身上毒可解,莫要忧虑。”

  吕徽张眼,眼底清澈:“我信你。”

  信你,然后再当一次鬼么?

  她如今身上的毒,虽然看着吓人,却并不致命,只是让她瞧上去虚弱,验证多年前那白胡子老道的话。

  当然,中毒久了也是会死的。皇后不能任由自己长大,如果这次她诞下的不是皇子,自己一样得死。

  女子的身份,不好瞒,也瞒不住。

  抬手,瞧着自己纤细手指,吕徽觉得恍惚。她真的活了,虽说只活在死前半刻,可那也是活了。

  不真实,却是真的。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辞音。”

  这一声,打扰了她的梦境。

  单疏临起身,从桌上端来一只玉碗。

  玉碗微黄,由一整块上好和田玉挖成,上头镌刻傲雪梅花。

  多好看的碗,可惜里头盛着的是毒药。

  吕徽抬眸,瞧见单疏临面色同往常并无两样。

  但她知道,他要自己死。

  上辈子她喝下这碗药才不省人事。哪怕是最后一刻,隔着眼皮望见漫天火光,她都没能醒过来。

  肺腑之间撕心裂肺的痛楚,皮肉灼烧难以忍受的感觉,吕徽此生不想再来一遍。

  那漫长的痛苦,像是度过了整整一生。

  所以现在她要活着。她想要活着。

  看着单疏临,吕徽没有说话。她只长久望着他,连咳嗽也暂时忘记。

  单疏临也看着她,笔直站立,颇有居高临下的意味。

  沉默许久,单疏临笑:“辞音,你该喝药。”

  辞音。吕徽稍敛低眼皮。这是单疏临给她起的字,他总喜欢这样叫她,从前她也喜欢听,但现在不喜欢了。

  听上去总觉得像辞世。

  低头,吕徽仍旧不语。

  “别使小性子。”单疏临似乎有些不耐,“这药不苦,乖。”

  他提起药勺,要去喂她。

  吕徽转过脸去,似嗔怒:“我不想喝。”

  单疏临手指微僵,但还是努力耐着性子问道:“为何?”

  “你过来,我告诉你。”吕徽伸手,笑着勾勾手指让他靠近。

  单疏临脸上晃过一抹笑意,但也仅仅只是晃过而已。他蹲下身,还没蹲稳,面上笑容就凝固了起来。

  玉碗微倾,一滴药也不曾洒落,单疏临低头,瞧见插在自己心口的一支玉簪。

  它当中折成两段,告诉他,下手的人半点也不留情。

  他眸中怒意终于浓郁了起来,在吕徽面前第一次露出了真面目。

  吕徽并不害怕,却很是懊悔:早知道这个心机王八蛋会穿护心镜,自己就应该朝下戳让他断子绝孙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