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惊异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35 2019.07.13 23:21

  嬷嬷带着吕徽,并没有走皇宫正门。

  从东华门而入,横穿泰成殿,绕过花廊,行半刻钟的羊肠小道,瞧见一处小屋藏在梅林深处。

  皇后姓梅,喜梅花,故她的后院里种了一大丛梅花树。吕徽见梅花,唇边勾出一个讽刺笑容。

  稍稍低头,她将笑意掩去,风吹起她帷帽轻纱,露出脸侧一角。

  苍苍只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但再想仔细看,风停,轻纱落,瞧不见她的脸。

  吕徽抬手,从袖中取出一颗糖丸,搁在口中。

  “姑娘,里面请。”

  嬷嬷抬手,示意吕徽进屋,自己则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她俨然是要苍苍和她一起留在外头。

  “苍苍。”吕徽道,“你留下。”

  她敛袖,迈步走了进去。

  苍苍拧眉,想要跟上前,外头嬷嬷抬手拦住:“你若真想她好,就莫要有多余的动作。”

  故苍苍虽然心中着急,却只留在原地候着,没有旁的行动。

  这里大抵是皇后宫殿中的一处别院,处在梅林中,能嗅见鼎里氤氲着的芬芳梅香气。

  踏在石子小路上,吕徽用余光打量周遭,走得尽可能地慢。

  横竖现在没有人跟着她,她想要走多久,也无人干涉。

  不过,只要是路,走得再慢也有走完的一日。

  站定在门前,吕徽瞧着门上简陋的竹篾翻帘,想象中皇后应当是怎样的一个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皇后,哪怕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吕徽的心情很是复杂。她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时刻想要自己性命的,亲生母亲。

  撩开门帘,吕徽走进屋中。透过竹质镂空瞧见里间卧在床上的一个妇人。

  这时,她才记起来,皇后才产子,现在应当还在坐月子。

  垂眸,吕徽跪地,大拜道:“民女刑南歌,拜见皇后娘娘。”

  “不必多礼。”里间,一女声清丽,“进来罢。”

  吕徽微微一怔,抬步绕过屏风,瞧见了众宫女服侍下的皇后。

  她头顶裹着软巾,乌漆色长发盘在头顶,肌肤如雪,不点胭脂也是个十足十的美人儿。

  一对凤目打量着吕徽,不见敌意:“你这孩子,怎么还待着帷帽?浅樱,去给姑娘取下来。”

  她眼中的和善,语气的平缓,让吕徽的心一点点凉了下去。

  皇后开口要看的就是她的脸。

  她在背后调查单疏临大抵有一段时间,对自己的身份存疑并不令人惊讶。但她上来就直入主题,却叫吕徽心中发寒。

  皇后明知自己有可能是吕徽,却仍旧执着于要看自己的脸,确定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决定......要不要在此处了结自己的性命。

  她当真不在乎自己究竟是谁,她当真在乎极了,自己究竟是谁。

  “我自己来罢。”吕徽不待人替她取帽,自己抬手摘了下来,露出张白净的脸。

  皇后双目大睁,在场宫人都底下的头。

  吕徽的这张脸,赫然竟同皇后有六七分相似。

  皇后大概以为,吕徽面上应当会做一些处理,却不料她竟然就顶着这样一张脸进来,什么都没有做。

  如此坦荡荡,叫皇后心中生疑。

  吕徽似乎没有觉察到屋中的异样,抬手轻咳两声,掩面跪下淡淡道:“近来身子有些不适,怕冲撞了皇后娘娘,才戴帷帽入内,还请娘娘见谅。”

  皇后散下锐利目光,轻轻仰在枕上:“无妨。你可知本宫寻你进宫,所为何事?”

  吕徽低头,笑:“民女愚钝,不知。”

  皇后闻言,侧头让宫女浅樱端来一个托盘,里头摆着一块方巾。

  方巾之上绣着一朵零落梅花,底下落款是‘南歌’。也就是吕徽现如今在刑府的名字。

  “这块帕子,你可识得?”宫女浅樱质问道。

  吕徽视线扫过,瞧见她面上厉色,知道皇后打的是什么主意。扬唇,她道:“上头有民女的名字,但民女不识得。”

  “放肆!”浅樱抬手,在吕徽面上用力一掐,“娘娘有允许你辩解?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

  吕徽吃痛,拉低眼皮掩饰去自己脸上神色,捂面重新回答道:“不是。”

  她将手覆在唇上,低低咳嗽两声,看上去身体着实不好。

  浅樱直起身,看着的手若有所思。她抬头,轻声对皇后耳语几句。

  皇后听毕,转头看向吕徽,眸色不善。

  朱唇亲启,她道:“将她脸上的东西,给本宫撕下来。”

  吕徽惶恐,站起身,立刻有两个力气极大的嬷嬷按住她两边胳膊,而浅樱上前,扯住她的脸,勾起脸边一角,生生扯下一块面具。

  面具贴合得很紧,浅樱动作连贯粗暴,吕徽的脸色眼见地红了起来。

  将人皮面丢到一旁,浅樱并未停手,而是仔细扳过吕徽的脸,拧眉对皇后禀报道:“娘娘,她脸上还有一张。”

  吕徽的脸上惊恐更甚,却没有出声。皇后见状,冷笑道:“继续。”

  浅樱得了命令,拎起吕徽的脸,愈发有恃无恐地扯开她眼皮,用力将上头贴合无缝的面具给揪了下来。

  吕徽低头,咬牙不语。

  浅樱却‘咦’了一声:“娘娘,还是那模样。”

  吕徽除了因为强行撕扯下面具的红痕,同方才没有什么区别。浅樱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

  她掐掐吕徽的脸,发现似乎已经没有面具了。但手感仍旧还有些不对。究竟是什么不对,她却说不上来。

  “娘娘。”浅樱没了法子,只得转头朝向皇后求助。

  皇后眼睛也未睁,淡淡甩下一句话:“水。”

  用水,将她的脸洗干净。

  吕徽还来不及说话,也来不及有任何的动作,就被人迎头盖面的泼了一整脸的水。

  两颊边细碎的头发黏连在脸上,吕徽双手被制住,只能眼睁睁瞧着浅樱将她的脸一点点洗干净,滴下乳白色的脂粉水。

  同样,她也看着浅樱瞳仁放大,终于充斥满惊惧。

  纵然见过不少场面,她也微微有些发颤:“娘......娘娘,这......”

  皇后原本微仰着身子,稍稍往这边睨了一眼,登时坐了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皇后的语气中,难得出现了一抹忌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