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黑熊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22 2019.07.02 22:42

  好不容易将单疏临拖到较高一些的平坦地面,吕徽跌坐在地上,大喘了一口气。

  单疏临真的是属猪的。站着瞧不出来,拖着倒是重的很。

  抬头看着太阳,吕徽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日了。她和单疏临出来了整整一日。

  好在她不是什么真的相府庶女,否则现在搞不好就要被扣上一堆高帽子。

  吕徽正胡乱想着,从天南想到地北,从东宫想到相府,忽然看见似乎有一团黑色的东西滚滚而来。

  它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立刻就跑到了吕徽不远的地方。

  吕徽从地上跳了起来。

  那飞速冲过来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只毛色油亮,体格硕大的黑熊。

  这深山老林里头,哪里来的这样雄壮的狗熊?

  不对,就是深山老林里头,才有这样的熊!

  不等黑熊近前,吕徽就已经打算跑了。她看了眼地上仍旧昏迷不醒的单疏临,抱歉一笑:“老单,后会无期。”

  拖着单疏临跑,他们一个也别想走掉。反正黑熊打算吃点肉塞塞牙缝,单疏临比她肉多,还比她肉老,塞牙缝简直再合适不过。

  抱着这样的心思,吕徽跑的毫无负担。

  她刚跑开三四步,黑熊就拖着巨大的脚板跑到了坡上。

  它没有追吕徽,将地上的单疏临给拾了起来。

  单疏临没有反抗,事实上他大抵也没法反抗。毕竟作为一个不省人事的家伙,他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将会遇见什么危险。

  吕徽停了下来。

  她望向黑熊的方向,抿唇有些纠结。

  本以为单疏临是装死,可如今看来好像并不是。

  如果在这种时候他还不动,恐怕过不了多久,吕徽听见的就该是‘咔咔’两声响,看见的是单疏临两截的身子。

  吕徽打了个寒颤。

  别人变成两截,似乎也没有什么恐怖的,但是单疏临变成两截……

  吕徽有一个毛病,动作永远比想法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攥着一把熊毛。

  再定睛一看,那大黑熊肥厚的屁*股后头,秃了整整一块。

  “呵呵。”吕徽退后两步,看着黑熊放下了单疏临朝着自己追来,“哈哈……哈?”

  吕徽脸上的笑容僵硬又勉强。她瞧着黑熊锋利的爪子,望着它漆黑巨大的眼睛,撒腿就跑。

  你还是去吃单疏临吧,我是猪油糊了脑子才会拔你的毛。

  给你安回去,不要追我好不好?

  吕徽将熊毛丢掉,满衣袖寻自己有没有带刀。

  然而,并没有。

  书中有武松赤手打虎,现在有吕徽无刀斗熊,前者有双拳,后者……会躲……

  再一次避开黑熊的爪子,吕徽发现这只黑熊似乎并不想立刻抓住她。

  它拖着厚重的身子,颠颠跟在吕徽身后,并没有发怒。吕徽觉得它更像是在和自己玩。

  发现这一点,吕徽稍慢脚步,果然发现黑熊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这样说来,这只黑熊似乎并不想吃人?

  吕徽大着胆子,干脆停了下来。

  黑熊也停了下来。它打量着吕徽,紧接着,一只肉呼呼的大掌朝吕徽招呼过来。

  要是这一掌拍在吕徽身上,想毕不是立刻断气,就是终身残废。

  吕徽终于明白,不管这黑熊究竟想不想吃人,于她而言,都是足够大的威胁。

  就地翻滚两圈,吕徽躲开熊掌,慌忙爬起来,继续往前逃。

  没有走太远,她嗅见了一股新翻泥土的气息。

  吕徽对这种味道很敏感,太子府随时都可能有刺客,而且有时可能会从地下翻出来。所以,能预先知道刺客的位置,很是关键。

  但在这里,陷阱和密道都是不该存在的东西,现在想要杀掉自己和单疏临,根本不需要这样麻烦。

  所以,在这深山之中新翻动泥土的原因,就只有两种可能。

  或许是动物刨下的坑,也有可能是猎人的陷阱。

  吕徽更倾向于后一种,因为只有陷阱,泥土气味才会这样浓厚。

  稍作思考,吕徽朝闻到味道的方向而去。

  果然不出她所料,吕徽看见地上的痕迹,判断出这是一个新挖不久的猎人的陷阱。

  看大小,掉一只熊下去应当不成问题。

  吕徽站定,转头看向那只黑熊。

  黑熊的眼珠漆黑,照着吕徽满头大汗,略显苍白的脸。本能叫它挥出一掌,拍向吕徽的脊背。

  吕徽屈膝,躲过它的攻击,顺带将手中拾起来的石头砸向黑熊的眼睛。

  黑熊被石子砸中眼睛,虽说有厚重眼皮及时挡住,但还是惹得它狂声发怒,拍向吕徽的掌真正用力了起来。

  手掌上的五根指甲勾起地面泥土,挖出一个大约能躺下半个人的深坑,泥土连着手掌一齐拍向吕徽,叫后者倒飞了出去。

  单单只是掌风刮过,吕徽就同泥巴一齐摔进了地里。

  黑熊四肢着地,迅速奔跑起来,要给吕徽补上一掌,叫她开膛破肚,没想到脚下忽然一空,竟直直跌进了一个大洞里。

  吕徽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

  她倒没有受多重的伤,只是被拍到地上,后腰疼得很。

  看着在深坑中已经爬不出来的黑熊,吕徽松了口气。

  她从地上寻了块石子,狠狠砸进了坑里:“叫你打我。”

  被石子砸中脑袋,黑熊没有半点反应,仍旧是抬头直楞楞看着吕徽,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它怎么忽然就比这个矮小的东西更小了?

  吕徽拍手,瞧着坑下黑熊瞪着一双漆黑小眼望着自己,顿时生出一股难以言明的感觉。

  这样看起来,这只黑熊还傻蠢傻蠢的。

  不过,吕徽管不了这黑熊,单疏临还在原地躺着,要是自己再不去找他,恐怕他得被地上的蚂蚁大卸八块。

  吕徽掉头,往来时方向去。

  天色逐渐开始变黑,从远处天边开始,逐渐有电光闪过。

  寻到单疏临,见到后者还躺在原地喘着气,吕徽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祸害遗千年,这家伙的命恐怕还长得很。

  揪住他的后领,吕徽将他往黑熊坑的方向拖。

  不管怎么说,先将他拖到那黑熊的坑旁边,自己才好决定下一步应当如何去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