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回府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22 2019.07.09 23:54

  不过,吕徽没有时间验证这一点。

  像是报上回她拖着单疏临行了一路的仇,这回被拖的人是她自己。

  随着一声门响,吕徽进了这宅子的正屋,也就是单疏临本人在这里的房间。

  正如他往常的风格,屋中的装饰不多,架子上只摆着为数不多的青瓷瓶,上头插着几朵合时令的鲜花。

  “带我来这里做甚?”吕徽皱眉。她倒不是因为来单疏临房中不自在,而是因为不想同单疏临独处一室。

  她避开他还来不及,根本不想面对面地看他。

  单疏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从箱子里头翻出一套衣裳,丢给吕徽:“你去屏风后头换上。”

  他指着屋中三合素色屏风道。

  那素色,能透过绢布将屏风后瞧得清清楚楚。

  吕徽接过衣裳,扔还给他:“我凭什么要穿你的衣服?”

  黑色布料,明显是单疏临这个黑心家伙的衣裳,就算自己要换,也不要换他的。

  “好。”单疏临转身,“这里除了我,就只有外头的丫鬟,我叫一个让你换。”

  换什么?死人的衣服?

  吕徽叫住:“停!”

  她换,她换还不成么?

  单疏临抱臂,示意她可以去屏风后头。

  吕徽还未走过去,想起了件更重要的事情。她,压根不会自己换衣裳。

  穿倒是可以穿,但穿得整不整齐,就还真的不清楚了。

  “那个......”吕徽转头,瞧见单疏临面上明晃晃的笑意。她立刻将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单疏临笑,并不打算给她咽回去的机会:“这里只有外头的丫鬟,和我。”

  吕徽抿唇。单疏临替她更衣这件事,从前倒也不是没有过。只是现在,她并不想这样做。但是外头的丫鬟......

  罢了。吕徽招手:“你过来。”

  单疏临笑,明知故问:“唤我作甚?”

  待到吕徽从他袍子上撕下一条,绑在他眼睛上的时候,他的笑凝固了起来。

  “替我更衣。”吕徽一字一顿,“据闻单家公子闭目能百步穿杨,遮眼更衣这件小事,难不倒你罢?”

  单疏临原本的不会都到了嘴边,闻得吕徽这样说,只得无奈道:“谁告诉的你?”

  “苍苍。”吕徽道,“你给我的丫鬟。”

  单疏临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出声。他抬手,摸到吕徽手中的衣服,抖开要替她换。

  或许是因为两人独站着太尴尬,单疏临开口道:“明日你该回刑府。”

  吕徽点头:“偷摸回去?”

  她可是消失了整整两日的人。

  “无妨,我明日会让人送你回去,对外只称你出门上香。”

  刑相那样的狐狸,总能自己将话圆过去。

  “善。”吕徽抬手,将手套入宽大衣袖。

  单疏临又道:“近日或许皇后会找你麻烦,亦或寻你进宫,你只称病,勿要理她便是。”

  吕徽稍垂头,转念一想,忽然笑道:“上回在长安街上刺杀你的人,是皇后派来的?”

  不然,单疏临何故要这样说?

  “是。”单疏临没有否认,“她假借三皇子的名义,刺杀于我。当日你的身份暴露,后头有人禀告于她,所以她近期一定会想见你。”

  吕徽想了想,应道:“好,我明白。”

  不过她究竟要怎么做,那还得看看再说。

  将吕徽衣服捋平,确认她已经穿好,单疏临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扯开,转头自己去换衣服。

  吕徽皱眉:“你就不能收敛点?”

  单疏临道:“我如何不收敛?”

  憋了半晌,吕徽道:“你就不能别当着我的面换下衣裳?”

  单疏临道:“我可有绑着你瞧?”

  “我可有逼着你看?”

  “既然如此,你不怪你自己,反倒怪起我来,这是什么道理?”

  吕徽无言以对,只能自认倒霉。

  她转过头,待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完全消失不见,才转回来:“既然明天回去,今夜我住哪?”

  她的意思,明显是不想同单疏临住在一处。精明如单疏临,怎么会听不出她话语中的驱逐?

  但他还是坚持道:“这里。”

  “我不......”

  吕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单疏临打断:“我出去。”

  说完,不等吕徽说话,他转头大步走出屋子,并合上了房门。吕徽稍愣,瞧得门上剪影很快化成一个小点,消失不见。

  有一刻,吕徽心中略堵。但下一刻,她滚上原本属于单疏临的床,闭上了眼睛。

  她睡着了。

  单疏临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坐上了自己的房顶。他想,他怎么就在吕徽面前过得这么窝囊?

  难不成他留下,吕徽还拿他有办法不成?

  笑笑,仰头卧在房梁上,单疏临转头看向屋中,似乎能透过砖瓦看见吕徽的睡颜。苦笑,他自问:他和辞音,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难道,他做错了么?

  没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当事人吕徽就算知道,也不会回答他这个问题。

  第二日,吕徽就坐上了马车,踏上回刑府的路。

  她的这辆马车,算不上富丽堂皇,却精美的很。

  四角挂上的琉璃铃铛,在阳光下散发柔和的六色光,有风吹来,撞在一起泠泠作响。

  马车用素锦裹着,用不甚张扬的同色丝线正反两面都织上祥云纹,做工不菲,在奢靡的京城中却也算不得铺张。

  吕徽坐在这马车中,双手拢在衣袖里,闭目养神。衣服自然不再是单疏临的衣裳,而是重新备下的,符合她目前身份的衣裳。

  旁边苍苍正替她打扇:“主子,时间仓促,冰块运得不多,您将就些。”

  叫吕徽主子,是单疏临今晨将三个丫鬟唤来下的命令,所以现在吕徽的三个丫鬟统统改口,不再唤她姑娘,只唤作主子。

  吕徽对这个称呼很是满意。

  “无妨。”她的心情很好,自然不会去在意这些小事,“苍苍,你这些日子在刑家,可有听见什么消息?”

  “没什么特别的。”苍苍回话道,“也就是刑家姑娘来找您。”

  她?刑曼筠会来找她,倒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她来找我,可知道是什么事情?”吕徽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