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庶子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066 2019.06.26 09:53

  “好妹妹。”刑曼筠笑颜如花的拥到吕徽身边,挽起她的一只手。

  吕徽瞧着她并不走心的笑容,明白这是硬着不成来软的。

  软的就软的罢,反正她也不怕她。

  “前些时候是我不对,我给你陪个不是,你可得原谅我。”刑曼筠掩唇而笑,眼底却满是不甘。

  吕徽看得明白,微微笑道:“我哪里会怪你。你这一声抱歉,可真是折煞我。”

  两个人语言间互相推来推去,看得旁边两方丫鬟目瞪口呆。昨儿还生死闹腾,今儿怎么就一口一个好姐妹?

  甚至,她们还约着要一起去小桥流水看花。

  小桥流水是刑家一处亭台,有座空中看台,能俯视刑家所有的景色,瞧见刑家各个地方的角角落落。

  吕徽之所以愿意同她去,不过是想看看这刑家的布局,日后好方便她自己逃跑。

  她当然不能总在刑家做什么劳什子庶女,她得想个办法溜之大吉。最好能不看见单疏临。

  吕徽这边想着,刑曼筠还在同她说话:“我的脸能好得这么快,多亏了子启哥哥。”

  吕徽微笑:“是么?”他是给你揉了脸还是替你上了药?

  “他送来的药可好用。”刑曼筠笑着挽着吕徽的手,洋洋得意,“下回我让人送你一点,单家的药膏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好。”吕徽笑。不用了,太子府的梳妆台里有大概十来瓶,你想要的话......我也是不会给你的。

  “子启哥哥这几日来府上来的很勤快,基本每天都会来找我爹爹。”刑曼筠脸色微红,对吕徽道。

  吕徽笑:“是么?”我知道这件事,他不仅找你爹爹,还来找我。

  “他一定脸皮薄,不好意思来寻我。”说着,刑曼筠的脸色更红了。一副小女儿的娇羞态。

  吕徽连理都不想理她。

  单疏临的脸皮薄?这世上她还没见过比他脸皮更厚的人。前一天踢坏了自己的床,第二天就像没事人一样来寻自己。

  试问,天底下有谁的脸皮比他更厚?

  刑曼筠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心情不好:“你也不要难过,等我嫁给子启哥哥,我就让他收你为小妾,这样我们还是姐妹。”

  吕徽瞪大了眼。她转头看向刑曼筠,觉得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还小妾,还姐妹。呵呵,有病。

  “我知道你不想当小妾。”刑曼筠拉着她往高处走,慢慢踏上台阶,“可是也没有办法啊,你不过区区一个庶女,难不成还想当子启哥哥的正妻不成?”

  吕徽眼睛微横,淡淡嘲讽道:“他自己不也是歌姬生的庶子?”

  刑曼筠盯着她,看直了眼睛:“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吕徽道:“事实而已。”

  有什么不能说?

  “要是叫子启哥哥听见了,他一定会杀了你!”刑曼筠高声,“他最讨厌别人说起他的身世!”

  吕徽道:“嗯。那下次我不说了。”

  偏头,吕徽站在最高处的平台之上,终于明白为何刑曼筠心心念念地要将她拉到这里来。

  在这里,整个刑家一览无余,错综复杂的道路,隐秘的小道,弯曲通向外头的河水,以及路上的人。

  不远处的黑衣已经很明显。单疏临来了。想毕这里是他的必经之地。

  他身旁一起的有两人。着紫色朝服的应当是刑相刑际,另一个着蟒袍的应当是一位皇子。

  搜寻脑中有的描述,吕徽很快确定此人身份。二品授鱼,三龙珠冠,喜绿色玛瑙戒指,非五皇子吕圩是也。

  她这里在观察下头的人。刑曼筠也有了动作。她将吕徽的胳膊一推,将她推至栏杆上,自己则往后一倒,差点跌到台阶下去。

  看上去险之又险,实际极有分寸。

  她还没歪,就被丫鬟婆子扯了起来。

  尽管如此,她还是往地上一坐,大哭了起来。

  吕徽冷眼瞧着,觉得她的把戏拙劣至极。要是她动手,绝对不会叫她有好果子吃。

  不消半刻钟,下头的人就赶了上来,刑相的脸色尤其不好,看着吕徽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吕徽见他面上神情,分明是在问自己:你究竟在做什么!

  她不想搭理他,因为有人会抢着说话的。

  果然,刑曼筠见人一齐,立刻爬起来,哭诉道:“爹爹,是我不好,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了。”

  刑相擦去她面上的眼泪,叹:“你怎么就这样善,别人都欺负到你头顶上了。”

  吕徽听着这父女二人的一唱一和,扯唇露出个不屑的笑容,歪头去看栏杆外的风景。

  她需要喘口新鲜气,这里实在太浊。

  “爹爹,我就是听南歌说单公子不过是个歌姬生的庶子,我急了,才会和南歌动手,你不要怪她,是我自己不小心摔跤的。”

  吕徽眼眸微动,收敛了面上嘲讽笑意。

  果然,周遭气氛凝滞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敢出一声大气。刑曼筠的话听上去句句是在为吕徽辩护,但实际却句句在将她往死路上逼。

  谁不知道单家如今少主是庶子?但有哪个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刑南歌一个小小庶女,居然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她死定了。

  所有人都觉得吕徽今日必死无疑。但吕徽知道,就算单疏临今天气得想要杀人,也绝不会杀自己。

  不为别的,自己对他来说还有用。他再大的脾气也舍不得往自己头上撒。

  果然,沉默了许久,单疏临也没有作声,更没有如往常一样叫人直接动手。

  刑曼筠见他久久不动,急了,愈发添油加醋:“我是真的生气,南歌她太不懂事了,单公子这样好的人,偏偏她就要揪着门第不放,明明她自己也是庶女,她怎么可以这样......”

  听着她一字一句指责自己,吕徽抬眸望了眼周遭,不仅仅有人是想要看她的好戏,更多人将目光投到了单疏临的身上。

  想来,想要看他笑话的人更多。

  反观单疏临,虽面上不显,但吕徽知道他心情不好。本以庶子身份坐上如今位置就难免让人不服,如今当众被揭伤疤,又面对众人的目光......

  吕徽的心情忽然就不是那么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