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扎心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100 2019.06.20 07:19

  “她只是......受人蛊惑。”单疏临低声。

  应之问同他交好这么多年,第一次瞧见他露出这样无奈又痛苦的表情。

  “是,她受人蛊惑。单疏临你真是脑子有病,她的太子府里有活人么?有么?谁蛊惑她?谁能蛊惑她?”

  应之问气不打一处来,“你真是自欺欺人!所以您就赶紧去死罢您,你这样的人,怎么不死一死,啊?”

  应之问一边骂,手指却如飞一般舞动,将伤口缝合好,再撒上药粉。

  “要不然我就替你问一问,她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伤口缝好后,应之问将手中针线往地下一贯,冷笑,“至少,她得给你出一副棺材钱不是?”

  “她知道了皇后的事情。”单疏临脸色发白,不知是因为痛还是其他的原因。

  应之问手一顿,瞪大了眼:“你说,她知道了?”

  “嗯。”

  “我的大哥!”应之问摇头,坐了下来,“我真的叫你一句大哥。当初叫你别这样做,你非得这样,还信誓旦旦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的’。这下好了,她知道了,你在人家眼里从招人喜欢的小伴读成为了烂人,叛徒,渣渣子,白眼狼。”

  单疏临的脸色又白了白。

  “难怪她对你下这样的死手。”应之问摇头,“不是我说你,子启啊,像她这样被关在太子府从来没见过外头的人,要么是傻子,要么是疯子。”

  “你看她显然不是傻子,那她就一定是疯子。我见过这样的人,他们偏执,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心狠手辣不念旧情,没准哪一天想不通就一刀子扎进你的心窝......”

  哦,不对,已经扎了。

  单疏临抬眸,瞧着应之问一句话也不说。眼底的凉意,叫应之问打了个冷颤。

  他笑:“行行行,我不说她的坏话,她多好,你家吕徽简直是这世上对你最好的人,她会给你下毒,还会怀疑嘲讽你,呀,对了,她还会咬你呢。”

  指着单疏临肩膀上新添伤口上的牙印,应之问拍手笑道:“你看,她简直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心地善良,为人老实,我知道,她就杀杀人放放火,下下毒再捅捅你心窝,但是她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单疏临没有理他,只是默默将衣服穿好。

  应之问瞧着他平静的模样,咬牙切齿:“你这样又是何必,你们迟早是敌人。”

  “我最落魄的时候,是她在我身旁。”单疏临道,“如今她落入险境,我不能袖手旁观。”

  应之问冷笑:“仅仅是这样?”

  单疏临一顿,摇头。他不否认,他有私心。

  “你最好记着你的目的。”应之问严肃道,“不然,她得死,你也逃不掉。”

  “我知道。”单疏临答,“但在此之前,还有件事要拜托给你。”

  “说。”应之问倾身过去,听他在自己耳边低语几句,脸色大变,“我不去!单疏临,你还真敢当我是你奴婢!”

  ===

  单疏临的办事速度总是出乎人意料的快。

  第二日,吕徽就站到了刑府的秀枝院门口。

  小小的木质牌匾歪斜挂在外门上,里头小院子中摆着几只红砖色的花盆。花盆里别说花,就连草都没有长出几根。

  这是她见过最小的屋子,这是她见过最泥巴的路,这是她见过最灰不拉几的门。

  靠在那门上,吕徽穿着她这辈子最糟糕的一套衣裙,看着地上跪着的三个丫鬟。

  其中最高的一个道:“殿下,我唤作蒹葭,主子让我来保护您的安全。”

  她身量高挑,腰间绕着一把软剑,罩在粉色丫鬟衫下,不甚明显。

  旁边一个看上去略活泼的少女道:“我唤作苍苍,负责殿下您的起居。”

  她一对杏眼看上去很是活泼,眨巴眼看着吕徽笑道。

  另一个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过头:“我唤作白露,负责殿下您的饮食及用药。”

  吕徽叹。这是第一回她有自己的丫鬟。从前在自己周围的人,不会留在自己身边超过五日。

  皇后多疑,害怕她借助丫鬟同外界联络,所以吕徽几乎连侍候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至于近前侍候自己的,全都是哑巴,无一例外。

  如此想来,这些年能同她说话的只有一人,单疏临。

  吕徽觉得自己有些头疼。她居然又想到了单疏临。

  “他让你们来,你们究竟是听他的话,还是我的话?”吕徽心中虽然有答案,却还是问道。

  三个丫鬟异口同声:“自然是主子。”

  得,原来是三个替他看着自己的人。而且是三个直言不讳说不听自己话的人。

  吕徽觉得,自己在这府上不仅仅身份是庶女,现在就连地位也是庶女了。

  她背过身去,负手,总结道:“这个院子,真丑。”

  苍苍趁她不注意,踢了白露一脚。白露低头,在自己袖中藏下的纸上写到:院子,丑。

  吕徽又道:“不过阳光不错。”

  白露记下:“太阳,好。”

  “你们背着我在做什么?”吕徽转头,眸光似刃。

  她听见了背后沙沙的声音,似是摩挲纸张的响动。

  她回头太快,白露不及将袖中藏好的纸条收好,只得用袖子掩了掩。

  瞧着她手上的动作,吕徽冷哼:“记什么?打算给你主子看?”

  白露低头,不说话。

  吕徽心下有数,上前两步,弯身冲着白露伸手:“给我瞧瞧。”

  她倒要看看,她不过刚刚和这几个丫鬟接触,她们就迫不及待的写了些什么东西。

  白露摇头,捂紧了袖口。

  旁边苍苍打圆场:“白露总喜欢记着些毒药啊,解药啊,药方之类的东西,是不舍得给外人瞧的。”

  吕徽冷冷瞪她一眼,伸出的手没有缩回去。显然,她不相信。

  僵持间,外头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吕徽这才作罢,抬眸看向外头的吵嚷究竟是何人发出来的。

  一个满头珠翠,大约十六七的姑娘,身着万蝶开襟纱袄,下头罩着件金红色百褶裙,迈着款款莲步而来。

  吕徽盯着她的裙子瞧了许久,再低头看了眼自己灰暗颜色的外衫。

  她心想道。原来外头的姑娘可以穿成这样,她是不是也应该去弄一件来穿着玩一玩?不过,裙子不是丫鬟们的专属?

   ####

  吾日三问读者:推荐票投了没?

  投资投了没?

  收藏一个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