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名门凤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头牌

名门凤归 蜜莲子 2168 2019.06.19 09:13

  “你有。”吕徽知道自己已经被完完全全的制住,也没了之前的顾及。

  她大笑:“单疏临,你居然要帮着她杀我。”

  单疏临沉声:“我没做。”

  “你做了。”吕徽微笑,“否则,那碗药是什么?”

  单疏临气弱,放低了声音:“只是加了点蒙汗药。”

  “一点?”吕徽微笑,“单疏临,我给你讲个故事罢?”

  单疏临无可无不可。他静静坐着,脸上白得几近透明。

  “从前,有种牲畜,叫做散。”

  单疏临脸色愈发惨白。

  “前人见他无獠牙,便养在家中,以醴泉,甘粟相待。散渐渐长大,长出锋利的獠牙。是以人肉为食。白毛覆背,心却如墨汁一般黑。眼瞪大如铜铃,三百里内外无人不惧。狼相狼心,终究将于他有恩之人啖之。”

  吕徽大笑:“你说,此牲畜如何?”

  “我不是。”单疏临的脸色,已经能用极差来形容了。

  吕徽哪里是在给他讲故事,分明就是在咒骂他。将所有话的首字连接起来,便是一句话:从前,单是白眼狼。

  内容上就更是不堪。句句指认他狼心狗肺。

  “我没有说你啊?”吕徽瞪大眼睛,“你急着冒认做什么?”

  “我......”

  “虽然我觉得你确实同它很像。”

  “殿下!”单疏临站起身,“不管你信不信我,我从未害过殿下半分。”

  单家极其重视誓言,但单疏临是个个例。他骗人,别说眨眼睛,就连口都可以不用开。

  吕徽信他,就是信了火在水中燃,米离土能生!

  她不想再和他纠结于这点:“说罢,你寻我所为何事。”

  单疏临这才平复心情,重新坐下,展开袖中图纸:“皇后有子,如今太子府已然危机重重,不可再待。相府有庶女刑南歌,昨日淹死在池中,殿下您先顶替她的身份,待到事情平定后回府不迟。”

  “刑南歌?”吕徽笑,“名字难听,不去。”

  “我已同刑丞相谈妥,你不去也得去。”单疏临道,以一种命令的口气。

  “本宫说不去就不去。”吕徽抬头,“这里是你的雅南居?”

  “是。”单疏临答。

  雅南居虽是烟花之所,却是单疏临用来培养间谍和情报者的地方。

  吕徽笑:“很好,以后我就是这里的头牌......辞音,这位客官,你可以滚了。”

  她起身,曼曼抬手,做出一个请出去的动作。看得单疏临心中火气顿生,勃然大怒:“你这又是做什么!”

  “如果想和我说话,请下楼往老鸨处交银子,钱到了,一切好说。”

  吕徽见他生气,愈发猖狂:“当然,想要留宿价格更高,大约......一百两银子一夜,建议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因为夜里会做什么,全看我心情。”

  单疏临捏紧双拳,额角隐隐有青筋跳动:“别人也如此?”

  吕徽笑:“这位公子的话好生可笑,你见过哪家头牌还挑客人?银子,就是说话的......”

  她的话没能说完,单疏临欺身上前,捏着她的胳膊将她压在梨花橱上:“一百两一夜是么?”

  吕徽挺胸抬头:“对,是不是价格不够高,不如两百两......”

  “那你是不是该好好算一算,我究竟欠你多少银子。”

  他没有再动作,而是放手退后两步,坐回桌前继续摊开图纸:“刑相府中的人你需得熟悉,府中人瞒不过,但在外不可露出破绽。”

  吕徽哪里有心情去听。她面色雪白,脑中全部都是单疏临方才说过的话。

  欠多少银子。他欠自己多少银子?她没找他算这笔账,他居然好意思自己提起来!

  一时心头恼火,她冲上前几步,忽然跪坐下低头一口咬在单疏临的肩膀上。

  顷刻间,血腥味洒满齿间,甚至有点点甜味。

  单疏临也不推开她,反倒是轻轻拥着她的腰,低低笑了两声。

  吕徽咬住他不肯放,含糊道:“单疏临,我要你倾家荡产!”

  单疏临笑:“那可有点难。”

  吕徽放弃了留在雅南居的念头。她知道单疏临言出必行,要是她真敢在这里当头牌,他就真敢将她包下来。

  与其让京城众人知道单家公子单疏临包下雅南居头牌吕辞音,还不如去相府当一个名字不甚合心意的劳什子庶女。

  好歹不用瞧见这张惹人嫌的脸!

  “我同意了。”吕徽自己将图往怀中一戳,伸手推他出门,“你走罢,我有眼睛,自己会瞧。”

  说着,用力将他往门口一带,‘嘭’地将门关上,将他留在了外头。

  靠在门上,吕徽低头,瘫坐在地脸上没有半点喜悦。

  唇上有些湿润,她抬手擦了擦,瞧见是殷红色的血。

  单疏临的。

  她想了想,颇为嫌弃的在地毯上揩了揩。

  另一边,单疏临被推出门后,忽然掩唇,脸色也急剧惨白了下去。

  魏双忙扶住他:“主子?”

  单疏临拭唇,抹除一道极细的血线:“不碍事。”

  他往旁走了几步,推开门进去。里头一白衣男子负手而立,语气算不得太好:“不给治,你没救了。”

  单疏临走到蒲团前,盘腿坐下:“继续。”

  白衣男子转头,脸上颇为愤懑:“单疏临,你当我应之问是你呼来唤去的奴婢?我可是天医,天医,怎么到你这里就挥之即来呼之即去!”

  姜国应家,在四大家中排行第三,其第十九代家主继承人应之问被世人尊称为天医。传言他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究竟落在何处。

  其医术被传得神乎其神,据说只要人还有一口气,他就能将之从阎王府里拖出来。

  单疏临没有说话,解下外袍,身前有几只短镖还散发着绿光。显然有剧毒。

  “我真是欠了你。”应之问低头,又怒,“这两只毒镖不是运功出来了半截?你告诉我,现在为什么缩又回去了?”

  单疏临不理。

  “女人,女人!”应之问指着单疏临的鼻子破口大骂,“哪里有你这样的病人,顶着毒去平息叛乱,受伤了也赶到这里来,拔毒镖拔到一半就跑,跑去看的还是给你下毒的人,你,你这人真是......欠!”

  单疏临掀开眼皮看他一眼:“有你在,不会死。”

  “我看你是没得救了!”应之问蹲身,覆手处理伤口,“这外伤我给你治好了,可挡不住你脑子有病。”

  ====

  新书期,求推荐票冲榜(´⌣`ʃƪ),一只有气有力的莲子爬过……

   ps:吕徽新外号,吕头牌

  单疏临新外号,单·脑子·有病·疏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