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神棍紫虚

三国乱 火中栗 3761 2005.07.26 16:23

    "老大,这做的是什么呀?"张任纳闷的看着韩冲挥舞着小刀,不停的削着木棍.

  "少废话,老大难得心情好给你做东西,再在旁边唧唧歪歪就不做了."

  本来就是你答应给我好东西的,我又不是小孩了,难不成想做小木枪糊弄我.张任满脸不高兴的小声咕囔着.

  没有搭理张任的韩冲忘我的进行着创造.

  张任围着韩冲做出来的东西转着圈子.

  "老大,这是什么呀?怎么怪怪的?"

  "你坐上去试试."虽然还不是很美观,韩冲也是很满意自己做的东西.

  "哇,好舒服呀,老大这真的是给我的吗?"兴奋的张任在得到确定的回答后,更是恨不得把身子都融合到里面.

  "小花,大老远就听到你的干嚎,不小了还大呼小叫的."

  不知道从那蹦出来的张威一把揪住张任的脸.

  "疼呀大伯."受到爱抚的张任不停摸着脸.

  "咦,这是什么?"张威指着张任站起来后留下的东西.

  "大舅,长期跪坐着不舒服,而且对身体也不好.冲儿担心您的身体,所以想出此物送给您老人家,我称它为椅子."

  韩冲一脸献媚的对着张威说.

  "是吗,小宝有心了,让我坐来看看."张威靠坐在椅子上美美的呼出一口气.

  什么?不会吧老大.委屈的张任用满含泪水的眼睛看着韩冲,一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椅子.

  哎,张任呀,不是老大愿意呀,形势比人强,你就委屈委屈吧.

  在问了怎么做椅子后,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的张威,提着椅子匆匆忙忙的走了.

  看了看一旁的张任.

  "小花,老大教你几手拳脚功夫,可是很厉害的呦!"

  还是先安慰一下张任吧.

  韩冲一直自己练从没告述人,也就是前世的大伯教的长拳.决定还是和张任一起分享.

  看着韩冲练了一手长拳套路,"老大好厉害呀,快教我."

  忘记了椅子的张任又开始兴奋的缠着韩冲.

  张家庄在不久后又建了个家具厂.主要生产椅子和桌子(在张威的威逼下,韩冲屈辱的又挤出了桌子的做法).

  当然了,最先做好的送到了韩府和蔡府.

  看着椅子和桌子,虽然蔡邕也很为自己未来女婿的聪明而高兴,但也担心韩冲沉浸在此奇淫技巧当中而耽误文学上的学习.韩冲也只能放弃发明创造的历程,一心练功学习.

  和蔡琰的感情也是渐入佳境.但迫于礼法的约束,还有小灯泡张任大灯泡蔡邕的情况下很少单独的在一起.

  公元184年二月.

  出于对张任的喜爱,没有子嗣的张威,在张武的请求下正式吧张任过继给了张威.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张任到是一点都不高兴,反而感觉羊入虎口.

  而在这月,韩冲也正式有了自己的字.韩冲韩文仲.

  不久之后韩冲收拾好行装拜别了父母,准备成人后的出外游历.看着舍不得自己的母亲张彩莲,韩冲心里也是挺不好受.

  自己也大了,是该出去看下外面的世界,长长自己的见闻.毅然出门的韩冲前往蔡府.

  "冲哥,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呀,记得给琰儿写信呀,不要让琰儿担心......"

  蔡邕在旁到时没说什么,只是关爱的看着韩冲.

  有人关心,有人掂记,自己还能要求什么呢!

  "大舅,怎么没看见张任呀?"到了张府的韩冲纳闷的问.这个臭小子,老大要走了还乱跑.

  "谁知道小花这孩子跑哪去了.这次出门有什么不懂的你就问你表哥张松,记住不要惹事,虽然我相信小宝你的能力."

  "知道了舅舅."说完话的韩冲和站在一旁的张松离开了张府.

  骑马出了广都县城没多久,就看见路边傻熙熙的张任叼着个草根站在一匹马前.

  "你在这干什么?舅舅找你呢."韩冲奇怪的问

  "呵呵,老大我是来陪你的呀.你就带上我吧.我在房中留了书信了."说完了一双纯洁的大眼可怜熙熙的看着韩冲和张松.

  这小子到是懂得先斩后奏,赶是看来赶不走了.韩冲看着张松.

  "永年表哥你看..?"

  "文仲,这次出门你为主,你决定吧."

  你还挺能不负责任的.也不想想这里面就你最大.舅舅知道了你也跑不了.你比我狠.

  还没等韩冲说话.

  "我就知道老大是不会丢下我的."还没等韩冲反应就骑上马头前带路.

  气的韩冲带马赶上去就是一暴栗.

  "你小子知道路吗,想往哪跑.后面呆着去."已成事实韩冲也就无奈的接受了.

  张任呵呵的傻笑着让过了张松跟在了身后.

  一路无事的韩冲决定先往荆州看看.一路在张松这个活地图的指引下,也在张任这个火宝不停的问东问西下.一行人到了巴东郡永安.

  累的实在不想动的韩冲,看着还在旁边活蹦乱跳的张任,年轻就是好呀(晕,你才多大呀).

  扔给张任一块银子"小花你自己出去玩,我和永年表哥说点事.记住不要惹事."

  张任拿着银子高高兴兴的冲出客栈.

  看着总是像小孩的张任,冲着张松无奈的苦笑一声.习惯了张任的行为的张松也是浅浅的一笑.

  "永年表哥,在给我说说荆州的趣闻吧."

  虽然韩冲一直就觉得张威安排长相有碍市容的张松和自己一起,有点影响自己的形象.但在一路的交谈中也被张松表现出的博闻所震撼,.就更别提张松的过目不忘的强项了.唯一遗憾的就是始终没看见所谓的巴蜀地理图了.

  就在韩从和张松谈笑融融时.

  "老大,我回来了.想我了吧!"一个让人听起来就烦的声音,打断了韩冲正在津津有味听张松介绍荆州的有名人物.

  气恼的韩冲上前就是以暴栗."多大人了还这么毛躁,去一边待着去."

  刚开始也是很不习惯这一幕的张松,在看的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在一旁也是笑着看这两兄弟.

  张任呵呵傻笑着摸着头走到一边.

  因为古人的身高普遍的都不高.韩冲和张任的快一米八零的身高就算是超人的了.

  一直被张任高大的身影遮住的身后,闪出了一个头戴高冠,一身奇服的老者.

  我看着张任指了指老道士.张任也是点了点头,过来说了说经过.

  张任拿着银子,对于没出国远门的张任来说看什么都好奇.没走多久就感觉有人在注视他.

  张任一回头就看见一个老者站在不远的房子前看着自己.那眼神感觉自己就像是什么猎物一样.

  张任甩了甩头,走上前."老人家,小子这厢有礼了."

  老人捋了捋胡子微笑着."壮士不是本地人,可是来至蜀郡."

  "老人家您是怎么知道的,小子正是来至蜀郡广都县."

  老者小了小没做回答."壮士可已行过成人里?"

  "还未行,再过五月方可."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愕然."未行成人礼,汝原和在此."

  "我姨母表哥出来游历,小子不才,随之出来长长见识."

  "可否领我前去?"

  张任为难得看了看老者.算了,也别逛街了.

  "老者之命,岂可不从."

  张任把经过说完.韩冲不解的看了看老者.

  老者看着韩冲也是不时的点了点头,真乃天命之人呀.

  "十五年前吾看见蜀郡方向出现一颗新星,因身边琐事顾未去寻找应星命之人.吾前不久看星西行,顾前来永安等星命之人,今日方见星命不虚呀."

  不会吧?我和你认识吗?我可是无神论者.别和我说什么星星,再说了你知道我有什么本事?不会是想骗钱的吧?这时代出门也得谨防骗子呀.

  看见韩冲有点不以为然,看来还是先把自己的名号抬出来.

  "贫道自号紫虚."满心想看见听到自己名号的韩冲吃惊,激动转而敬仰的紫虚失望的看见韩冲根本就是不为所动.

  "可是峨嵋的紫虚老神仙?"韩冲诧异的看着张松激动的上前行礼.

  猛得韩冲想到以前玩三国游戏时,号称四大神人的南华,左慈,司马徽,紫虚.不过这四个人除了骗吃骗喝,故弄玄虚,还老搞什么人间蒸发.说白了就是四个神棍.自己可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决不会上当.

  难不成眼前的这个就是?不要放松警惕.

  本看见还是有知道自己的人,而暗之高兴的紫虚上人,看见韩冲的眼神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