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纸扇怎么用

三国乱 火中栗 4063 2005.07.25 00:23

    练完武功的韩冲带着张任出了张府.

  毕竟还未成婚,蔡邕把蔡琰留在了身边.

  "老大,今天去哪玩呀?"

  "就知道玩,看打就回来怎么收拾你!"

  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一辆停在张府门前的马车里传来让人肉麻的狂笑.

  "哈哈哈,小宝小花,想死我了,想你们高大威猛的大舅(大伯)了吧!"

  马车上跳下来一个人,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了.

  张任打了一寒颤,老规矩,先躲到韩冲背后.

  韩冲也是很无奈,但马上反应过来.

  "舅舅,冲儿也好想你呀."说完还故作激动状扑了上去.

  "好孩子,不枉我那么照顾你."

  看的一愣一愣的张任只知道傻傻的张着嘴.老大我鄙视你.

  听完张武把张威离开几个月发生的事一一道完.

  张威更是对留下来吃饭的韩冲百般蹂躏.

  .......................................................................................

  "蔡伯父,为什么这些文章不用不用纸张纪录呀?"翻看着竹简,百般无聊的韩冲随口问着蔡邕.

  蔡邕没回答.回身出门不久拿着一张纸进来.

  韩冲拿过纸.不会吧,着黄不拉叽,厚薄不均的也叫纸?

  纸经过张任,蔡琰的手回到了蔡邕手里.

  东汉用的纸叫做“蔡侯纸”。那是因为东汉宦官蔡伦总结前人的经验,用树皮、破布、麻头和旧渔网作为原料,造出了新的纸张献给汉和帝而得到高度赞扬,最后封侯,所以后人称之为“蔡侯纸”。只是这种纸在现代人看来实在是太差了,由于没有漂白,所以纸张都是黄不拉叽的。而且由于工艺的原因,纸张的厚薄也很不均匀。所以一般朝廷的文书诏命什么的都还是采用绢布。而书卷则更多的是采用竹简。

  造纸要用石灰漂白,不妨试试,可造纸的流程怎么办?

  心里有事的韩冲无心再听蔡邕讲些什么.

  韩冲拽着张任急急忙忙的赶到张府.

  "大舅,你知道蔡侯纸吗?"韩冲拉起正在哼着不知名小曲乘凉的张威.

  "是你呀小宝,府里就有.怎么了?"

  "我想知道它是怎么做."

  虽然不知道这个心爱的外甥想干什么,张威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安排人去打听.他相信外甥肯定又有什么想法了.

  韩冲也让张武在张家庄靠水源的地方准备了一间空房.

  半月后,事先和家里打好招呼,还有向蔡邕告了假的韩冲和张任拿着张威搞到了蔡侯纸的制造记载以及竹子、木材、稻草、石灰以及相应的工具,到了张家庄.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闷声不响的开始折腾.

  其中张任也曾反对过,为什么出体力的总是我.但在韩冲发乎以情(有事都是小弟上,再说了忍心让那么照顾他的老大劳累而瘦吗),晓之以理(要是张任不干,以后韩冲就不带他出去玩.有什么好处就更别想了),动之以力(不说了,自己想想后果吧).张任只能满含热泪,屈辱的接受了现实.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两个月后.

  书房里韩建安和蔡邕谈论着什么.

  韩冲跪坐在二人面前,手捧一叠白纸.

  "孩儿新造一白纸,献于父亲大人和蔡伯父."

  看着眼前的白纸,韩建安和蔡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纸吗?虽然知道韩冲带着张任一直在张家庄院折腾着什么造纸。可他们只当是小孩儿胡闹(难道忘了就和砖了吗?哼),没想到还真的造出了东西。只是纸不应该是黄色的吗?韩建安上前拿起一张白纸摸了摸,没错!就是那感觉,和蔡侯纸一模一样。只是比蔡候纸更为光滑平整。而且这白纸洁白的跟白绢一样。

  把纸递给蔡邕,韩建安赶忙扶起王奇.

  "冲儿,你还老是能让为父意外呀."

  "子才贤弟,冲儿真乃奇才呀."蔡邕也是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府,张威不停的挤压着韩冲的脑袋,恨不得把脑袋打开看还装着什么.

  "舅舅,造纸在目前是一个利润非常丰厚的行业,如果在整个大汉境内出售的话,估计每年可盈利几百万钱.但小宝觉得这个纸现在先不销售,因该先在文人集中以及富族相对比较多的洛阳造成一定的影响后,在进行销售.因为那里会比较先认可,况且更容易传播."无奈的韩冲始终摆脱不了那可恶的魔手.

  "现在我们张家销售的酒在我们大汉朝已经是很知名了,红砖在益州也是供不应求.光这两项就给我们张家带来了上万两黄金.所以纸这事,小宝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就什么时候决定吧."还是比较正经的张武接过了话题.

  什么时候合适韩冲也说不清楚,走一步算一步吧.

  纸张有了,到是每天固定下午跟着蔡邕的学习,也变成偷懒的蔡邕蔡大家让三小用纸抄录四书五经的艰苦历程(其实是两个人,谁忍心让蔡妹妹累着),美其名曰是一个字代表一个人.说白的就是找免费工人,因为抄好的纸张都进了蔡邕的屋里.

  没天理呀.没事自己做什么纸.也不知道张任这小子心里骂我什么呢.这不是没事找事干还是什么.

  看着手里给蔡琰作的纸扇,想着蔡琰拿到纸扇后会激动的会不会献上一吻的韩冲坐在床榻上傻傻的幻想着.

  韩建安办完公,回到张府后想想还是去看一下自己的儿子.

  "冲儿,为父进来了."推开门看见自己的儿子一点都没注意自己,不满意的皱了皱眉.在看见儿子手里拿的东西.

  "冲儿,这是什么东西?"看见儿子没反对,拿过了纸扇.展开扇子,上面还有诗词.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阕, 今昔是何年。 我欲盛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竹阁, 低依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曾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妙呀,真乃不世绝唱."

  醒悟过来的韩冲赶紧丢掉幻想,给韩建安行了礼.

  "父亲大人,这乃冲儿所作纸扇,是给....."顿顿的不好意思说出口.

  "哈哈哈,乖孩子,看见为父公事繁忙,担心为父劳累作此物给为父解乏.能有这么孝顺的佳儿,为父深感欣慰."

  什么和什么吗,我又没说是给你的,怎么也和那个猥琐的老男人一样自作多情.烦闷的韩冲看着韩建安拿着纸扇扬长而去.

  次日还没等韩冲拿着又做好了纸扇出自己的屋子.

  蔡邕顾不上自己作为一个儒家大家的风度推开了韩冲的屋门.

  韩冲连忙行过礼.

  "冲儿,昨日你父所拿之物甚是稀奇,听你父说是乃你所做,上面所题诗词更是传世之佳作"

  一眼看到韩冲手中所拿之物,不等韩冲回话一把拿过.

  "对,就是此物."展开纸扇.

  "冲儿,怎么没有题诗呢?"

  "这个...."就怕再出意外所以先没题诗,可意外还是出来了.

  "不会是对蔡伯父有什么不满,故...."

  不会吧?我也没说要送给你呀,再说了冲着蔡琰我也不能对您老人家有什么意见呀.我哪敢呀.都是你自己想的.

  就算以前没有什么意见,现在也有意见了.奇鼓鼓的韩冲真是有苦难言.

  "小侄一时忘了题诗,请蔡伯父见谅,小侄这就题."暗地里面擦把汗的韩冲拿起笔.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识义,智者必怀仁"

  "好好好,冲儿甚知老夫之心呀."看着喜气洋洋的蔡邕远去,韩冲一下子瘫坐在床踏上.

  总算又做好了一把纸扇,韩冲鬼鬼祟祟的溜出了房门.出了韩府来到了蔡府(蔡家来广都不久,在蔡邕的坚持下,韩建安在韩府附近买了一小院安排蔡家人住).

  在蔡府里总不会还会有意外吧.心情放松的韩冲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当然了下人门是不会管韩家的大少爷.可还没走到蔡琰的门前.

  "老大,蔡老师的房子在那边,你走错了!"

  韩冲赶紧堵住那个大嘴巴.

  "小声点,找打呀,我有点事你先去一边等着我."

  "放心,我不会和蔡老师说的."张任贼贼的笑着.

  "好小子,还知道变相的威胁老大,算你狠,有空教你做个东西."

  "不好可不行,老大我去那边等你."深知道点到即至的张任满意的消失.

  "琰儿你看,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纸扇,在这世上可是独一无二的呦."韩冲殷勤的对着蔡琰.

  蔡琰把玩着手里的纸扇."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琰儿红彤彤的脸真可爱.看来琰儿明白里面表达的意思.嗯?怎么脸有变了?

  蔡琰猛的把韩冲推出门外.

  "什么独一无二的,你父和我父手里的又是什么?大骗子!"哐当门关了.

  "琰儿,那是我父亲和你父亲...."总不能说那两个老人家是赖的吧.

  无奈的韩冲在门口捂着嘴偷偷乐的丫鬟的注视中讪讪的走了.

  跪坐在几前的韩冲闷闷不乐.耳边传来一声大傻瓜.韩冲看着旁边在自己注视下的蔡琰脸越来越红.时间凝固了,韩冲痴了.咧着嘴摸着头傻傻的笑着.又是一声傻子听的是那么悦耳.

  光和七年一月,公元184年.韩冲15岁,张任14,蔡琰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