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有目的传授

三国乱 火中栗 3318 2005.07.27 01:41

    "说来话长了.光和6年吾和老友夜观天象,观紫薇星(紫薇代表着帝星)周围有三颗煞星慢慢接近,煞星的光芒还不足以影响紫薇星,但恐对大汉朝有所不利.吾推算近期必有一动根基的劫数.吾友南华在北吾在南寻找固汉之人.吾观小友实乃应天命而生,必将对我大汉的基业有所作为............"

  听的一愣一愣的韩冲,紫虚有这么忠君爱国吗.不会是像什么里面的江湖骗子说的,观你骨骼精奇,实乃练武的奇才,我这有一本什么什么,以后维护世界的和平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难道那不是传说.

  看着兴致不高的韩冲,紫虚咬了咬牙,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

  "小友,这是治世戡乱的奇书.今送给小友.对汝定会有所帮助."

  紫虚拿出一卷娟布递给韩冲,然后得意的捋着胡子等着看韩冲拿到娟书翻看后的惊讶.

  看了看封面的古篆文,韩冲到是皱了皱眉,不为别的不懂.随手递给站在一旁的张松.

  "啊,文仲,这是太平清领道呀."

  忘了在游戏里它是加什么的了,但对于目前没有很大志向的韩冲本能的就觉得没什么用.不过到是很惊讶张松连那字都认识(废话,你不认识作者我总的安排一个认识的吧,省得你回头问紫虚丢人).

  不会吧?连世人渴求的奇书你都看不上眼,你小子到底想要什么?你小子够狠,不让你惊讶一回我就不是紫虚.

  "小友,这是我珍藏已久的不世兵书,愿送与小友,也省得留在我处让它无用武之地."

  看着紫虚从衣服隐秘处拿出一个物件,仔细一看是撕破衣衫所作.黑吧吧的,捂久了还有一阵汗臭.韩冲皱了皱鼻子.兵书吗,就给张任就是了.

  "老大,是孙子兵法呀."张任欣喜的看着着块布.

  兵法就兵法,有什么可吃惊的,没见过世面.除了美女计印象深外,其他的还真不是很明白.

  看着韩冲随手又递给了张任,紫虚的眼睛差点没掉到地上.心在流泪.想当初自己年轻的时候,路见一被人追杀的老者.自己施与援手.但老者终因失血过重而亡,临死前拜托自己把此物送到荆州一姓孙的家中.自己也是一时贪念而留在了手中.没成想一时赌气给之出去确是这样的结果.

  "不知紫虚仙长还有何教晚辈?"韩冲也懒的搭理正在苦恼懊悔的紫虚,巴不得赶紧打发走人.

  "不知小友将去往何方?"

  "明日启程前往荆州襄阳."

  "正好紫虚也将前往,不知可否同路."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的紫虚不管韩冲同不同意,也要赖在一起.不管怎么说都要让韩冲相信自己是天命之人.

  "仙长想陪岂有不愿的道理."不等韩冲回话,张松到是着急的答话了.能和紫虚神仙走在一起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事呀.

  算了,张松把话也说了,在说自己也是实在不知道怎么拒绝,韩冲默认了紫虚同行.

  次日,这一奇妙的组合出发了.高的矮的,老的老少的少,骑马的骑驴的(是不是神仙级的都喜欢骑驴,比如张果老,紫霞仙子).

  一路上张松对太平清领导上不懂的地方不时的请教紫虚.紫虚到是在感慨这么丑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脑袋,自己说了一点他就能领悟到三点.而看起来更像个武夫的张任,在自己的指导下也是进步很快,不由得不赞叹这小家伙对行军布阵的领悟力,而且对谋略也有所通.

  可最为可气的还是那个韩冲,不管自己怎么说都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死样子,要不是自己有所目的,我招谁惹谁了.

  其实韩冲也是受益非浅,对于政略谋略行军打仗也是获知很甚.谁让紫虚指点的时候还故意的大声说.

  这一路上韩冲也是受到了紫虚不断的口水攻击.大有不淹死不罢休有往无回的大无畏气势.从紫虚的成长历程到成名过程以及文学战略的涉猎等等.韩冲是听的无奈,到是张松和张任听的起劲,还不时的为精彩处鼓掌.又不是听小说.仿佛受到鼓舞的紫虚更是卖力,连哪个刺史娶的小老婆好不还看,喜欢穿什么衣服都说出来.真当自己是无所不晓的神仙了,说白了也就是一老来无事,闲的发慌的偷窥狂兼包打听.哎,这要是有人来,我还真想说我不认识他们.不过还好紫虚不会onlyyou,要不自己就会说宁惹牛妖莫惹紫虚了.

  好在快到襄阳,听到的传闻也渐渐多了.现在的中原正在闹黄巾,而且荆州北面也受到了波及.

  韩冲想起了公元184年黄巾起义,看来这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农民起义来了.不过想起了一些东西的韩冲还是不由得问了问紫虚.

  (时巨鹿郡有兄弟三人,一名张角,一名张宝,一名张梁。那张角本是个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药,遇一老人,碧眼童颜,手执藜杖,唤角至一洞中,以天书三卷授之,曰:“此名《太平要术》,汝得之,当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异心,必获恶报。”角拜问姓名。老人曰:“吾乃南华老仙也。”)

  "仙长,上次你说你老友是南华,传闻这次黄巾乱的头领张角可是南华的弟子呀,您不会也是想鼓动我作乱吧?"

  南华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不是找辅佐大汉之人吗?怎么会这样.碰见了一定要问问他.(之后紫虚找到南华询问,南华也只是摇摇头之说逆徒.为省以后叙述先提一下).

  "此为传闻,不可信.南华怎么会干出那样的事,我对南华老友还是了解的.不过小友又是从那听说的呀?民间不可能听闻,知此事的甚少."

  骗谁呢!三国演义里都说了.不过我总不能和紫虚说三国演义里说的吧.

  "呵呵,小子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听说的!"到底多偶然自己想去吧.

  "老大我怎么没听说?你也没和我讲气呀......我看书"不识趣的张任总是那么讨厌,韩冲恶狠狠的盯着张任.吓的张任赶紧闭上了嘴.

  既然问不出来,叉开话题的紫虚也就不在追问,而韩冲也没了问紫虚张角事的兴头.

  远远看见襄阳的城门.紫虚知道该分手了,虽然韩冲没承认自己是天命之人,但自己相信天命之人必会有所作为.更因为在同行中张松和张任的不凡.自己也悄悄的把所学传授给了三兄弟.虽实日短但也就是时间领会的问题.况且书也交给了他们.而且三兄弟都是聪明人.

  "三位小友,贫道也该回转益州,就在此告别了."紫虚富有深意的目光看了看韩冲,拨转驴头往来路而返.

  当你明白了我所说的话,自然会去做你应该做的事.还真是很期待身为天命之人的你韩冲韩文仲呀.

  看着相伴十数日的紫虚上人离开.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紫虚所说的话,可也知道紫虚一番教导自己的苦心.自己也学到了很多.对于这个老人还是充满了感激和不舍.

  张松和张任更是对默认太平清领道,孙子兵法在自己手中,并且教会自己很多的紫虚上人的离去而割舍不下.

  紫虚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远边的天际,韩冲和张松张任骑着马到了襄阳城门.下马交了进城费先找好了一客栈.

  张松先去张家在襄阳的商号看看情况.而韩冲领着张任逛逛繁华的襄阳城.

  闹市的商业繁华,再加上人头攒动,对于看过的北京王府井的韩冲不以为然,却让没到过如此之地的张任兴奋不已对什么都好奇,拽着韩冲问东问西.也不想想韩冲在这世也没到过什么大城市.借助对王府井的了解,韩冲还是揣摩的解释着.

  走着走着,前面聚了很多人.基于中国人爱看热闹的习惯,张任拉着韩冲就往里面挤.

  "欠了钱不还还跑,你到是再跑呀!大爷今天看你往那跑."

  挤进来的韩冲就看见一大汉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被众人包围住的一青衣汉子.

  "不就是欠你几个小钱吗,用得着这么多兄弟吗!"青衣汉子到是不紧张,可能是有所依仗吧.

  "哈哈哈,不用等了,魏延你那几个小弟早就被我们的人给引到别处了.你虽然很厉害,我兄弟也不少.累也把累死.你今天是插翅也难飞."领头的大汉嚣张的狂笑着.

  什么?这个泼皮不会就是那个魏延魏文长吧!先别紧张,要仔细观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