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什么是真相

三国乱 火中栗 5331 2005.07.28 01:07

    领头大汉一声呼啸,"兄弟们,谁把魏延这小子打趴下,大爷这有奖."

  没等说完,看不可能善了的魏延抢先出手.举手投足先打倒了两个.还行,还知道先下手为强.

  小混混们一窝蜂的蜂拥而上.一个人不行两个人,两个人不行一起上.

  "蔡三,你可敢和你魏爷爷单挑."魏延左挡挡右挡挡还不忘了显示自己的英雄气概.

  单挑?那是傻子才干的事.等兄弟们把你打趴下了在说什么单挑.蔡三根本就没搭理.

  魏延在混混当中还是出群的,在不利的情况下还是出拳打倒了三人.

  不过对方的手下还有好几个,魏延渐渐的抵挡不住了.

  韩冲看了一会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也叫打架?板砖板凳都跑哪去了(靠,这时代有那先进东西吗?白痴)?这是那个蜀汉武艺高强的魏文长吗?不说敌万人千人百人,对付十个人总不在话下吧.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算了,本来我不想惹事的,看在和我欣赏的魏延同名的份上就帮帮你吧.韩冲拍了拍旁边看得津津有味的张任,朝魏延努了努嘴.

  哈哈,本来看得我就挺心痒,一帮人欺负一个人好不讲理,没老大的同意才忍住了.现在可以好好的爽一下了.

  张任整了整衣服,两手霹雳帕拉的搅在一块.蹬了蹬腿扭了扭头,清了清嗓子.

  这小子这时候还给我搞怪,气的韩冲就是一暴栗.张任赶紧摸着头就跑了过去.

  "一帮人打一个好不要脸.魏延兄,小弟来助你."没等蔡三的手下反映过来就是一顿拳脚.长拳可不是盖的,再加上老和韩冲对练,那身手岂是一般的小混混能挡的住的.

  魏延一看来人自己并不认识,不过到是他来了后自己就没再打倒一个,全被他包圆了.

  蔡三看着自己的手下人一个一个倒下,最后只剩下自己还站着,别看自己长的也挺壮实,可自己是什么料自己还是清楚的.哆嗦着指着靠近中的张任.

  "我..可是南郡蔡家的人,惹了我们没你好果子吃."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张任眉毛跳了一下,蔡三暗地里舒了一口气.我们蔡家在荆州可是横着走,刺史大人都给几分面子,就别提你们这些混混了.害怕了吧.

  哎呀,蔡三捂着嘴就蹲在了地上."我管你什么菜家饭家,小爷我不爽就要打人."打了蔡三嘴一拳的张任扬了扬拳头.

  韩冲看时间也长了,官府的也该快来了,赶紧上前拉着洋洋自得的张任和一边看的都傻了的魏延,走出了集市.

  "多蒙两位帮忙,要不今天某就吃大亏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什么好谢的."

  好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多么让人振奋的话呀.

  "听两位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我叫魏延字文长,义阳人.去年因为家乡发涝灾来到了这里,不知两位..."?

  "韩冲字文仲,这是我表弟张任.来自蜀郡广都."

  "呵呵,魏延疏忽了,先找个酒楼坐下慢慢叙."

  魏延领着韩冲和张任来到了一酒楼,找个地方跪坐下(椅子因为发明的晚,在荆州也就是一些有钱人才有).

  "伙计,好菜好酒的端上来."刚坐下来的魏延大大咧咧的喊道.

  伙计看了看魏延,这不是住在自己家不远的魏延吗!他会有钱吃好的?不过看看坐在旁边的两位,穿着做工讲究的锦服,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看来一定是魏延找的冤大头.不过管我什么事呢,伙计摇了摇头去招呼酒菜.

  酒是张家酒,就是对的水太多了.菜是一些地方特色的山珍海味.看的韩冲和张任也食味大开.

  "两位兄弟,多亏两位今天的帮忙,魏延无以为报,来,喝了它."

  "文长兄,别这么客气,出门靠朋友,今天在一起就是朋友."韩冲和张任也是连忙的喝酒.

  魏延说了说他家乡的一些事情,韩冲也向魏延说了说一路来的种种.

  原来魏延确实没练过什么武,而只是仗着身体好,那些架势也就是老打架后的经验,这到是和前世韩冲想象,唯一不同就是韩冲那时可是练过.不过也是老打架的韩冲到是觉得魏延挺和自己的胃口.了得兴起的两人越聊越高兴.

  "对了文长,你知道荆州有什么有名的大侠吗?"韩冲很向往那些古龙老哥书里的大侠.

  "我来的时间也不长,很有名的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在襄阳蔡三也算一个吧,东城还有...."魏延可真是会利用时间,刚说完就是一口酒几口菜.

  而听完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韩冲,在又问了一下蔡三,看见魏延边吃菜边点了点头.没天理呀,怎么现在的混混都成大侠了.

  饭也吃得差不多了.酒也喝了不少.魏延从衣服里拿出一根小木棍叼在嘴边.

  "两位且坐,我去付钱,怎么也的让我尽尽地主之仪不是."

  看着正在和伙计说什么的魏延的背影.韩冲不由得感慨.

  "小花.看见没有,你跟了我这么久也没看见你这么主动,你看人家魏延才刚认识没多久就抢着结账."

  没想到收回看魏延的目光,回头看着旁边不由得心头火起.抬起手就是一暴栗.

  "哎呀,老大,人家还没吃饱呢.在说了不是他带着来的吗."

  一只手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饭具.另一只手可怜熙熙的摸着头上被打出的包.我的零花钱不也全被你剥削走了吗(在韩冲默认张任跟着后,以还没成人剥夺了张任拥有钱的权利).在强权之下声音小的忽略不记.

  韩冲看见魏延冲着自己指了指肚子,又指了指酒楼后面.韩冲作了个明白的手势.不过等了一会怎么魏延方便还没回来,韩冲有点纳闷.

  叫来伙计一问,韩冲差点没晕了过去.

  "客官,魏延说你们过会结账,他肚子不舒服先走了."看着伙计的眼神仿佛感觉自己的脑门上写了傻瓜两个字.

  好你个魏延和我玩这个,当我是冤大头,跟我玩阴的.我就觉得才见没多久你就套近乎有点不对劲.蔡三不就是要他还钱吗,他哪有钱请我们?气死我了,早就要自己小心骗子,可还是在确定是三国有名的魏延而丧失了警惕.别让我看到你,看到了要你好看.韩冲龇牙咧嘴恶狠狠的想到.

  "伙计,你认识魏延?"

  "是呀.他就住在我家附近."

  "伙计,这是一些钱,告述我们魏延住的地方."

  伙计收了钱,告述了韩冲.

  "还吃,怎么不撑死你,走了."看着瘪了的钱袋拎起张任,没好气的离开酒楼.

  魏延满意的剃着牙来到了自己长蹲的地方.这里还有一帮和他一样没事干的外乡汉子.为了在襄阳混他们还是很团结的.

  当魏延把经历一一道完,众人也是为魏延惹了蔡三而着急(虽然不是他打的).更是为了魏延所说的美酒好菜而羡慕不已.

  正在魏延说的高兴的时候,从远处匆忙的走来一位大汉.

  "文长,你怎么又惹祸了,跑哪去了让我一通好找,这回可如何是好呀.别在这呆着官府抓你呢回家在说?"汉子一脸着急的说.

  "呵呵,哥哥不用担心."魏延和众人打了个招呼被汉子拉着往家走.

  走到门前一推门,怎么门开着?官府的来过?很少有人知道我住这呀?一进门就看见韩冲和张任冷冷的看着自己.

  不会吧?我没喝醉呀.眼花了?魏延抹了抹眼睛.不是假的.想起张任的打架功夫(哎,目前只能用在打架上了).魏延打了一寒颤.

  旁边的大汉进门后看这情况不对呀."文长你怎么了?这两位你认识吗?"

  对呀,还有自己的这位哥哥在呀,武艺可是比自己强多了.有什么可怕的.魏延把和韩冲张任认识的经过告述了大汉.

  "文长这就是你不对了,人家帮了你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人家,快向两位朋友道歉."

  魏延看在汉子的面前勉强的上前道歉.

  以为道个什么歉就完了?哪我去把刺史打一顿,然后说对不起行吗?不就是看见我们是刚来的外地人,你魏延欺负我们找不到你.你小子也别带我们去认识你的酒楼呀(伙计认识魏延,但魏延这种人哪认识伙计这种人).今天不教训教训你还不知道你以后还要骗多少人,在说了把三国有名的魏延打一顿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这位兄台不知贵姓?"韩冲还是觉得先礼后兵的好.

  "不才文聘字仲业,南阳宛人.现在郡首府里当差"

  "久仰久仰,韩冲,张任蜀郡广都人."

  哦,就是那个刘表手下的大将呀.不过没记载说他武艺有多厉害吗.

  "区区1000多钱还不算什么.我兄弟二人观文长兄武艺不凡,我兄弟二人一时技痒特来切磋切磋."

  看,来了吧.文聘也知道这是不是那么好善了的.在说了你魏延要那么贵的酒和菜干什么.我也只是在郡守府混个小差才每月100钱.文言有什么功夫自己可知道,看来文长你只好受点皮肉苦吧.

  魏延想反对,可是看见文聘没说话,知道哥哥也没什么好办法.哎,谁让自己没做好被人堵上门了呢.

  张任尽情的蹂躏这魏延.真过瘾,本来就觉得没满足这回好了.

  "听.文长实在不是这位兄弟的对手.文聘一时技痒请张任兄弟指教了."实在不忍心的文聘打断了一边倒的比斗.毕竟魏延是自家兄弟.

  韩冲看了看张任,张任点了点头.看来还没怎么热身吗.

  文聘确实还是有一些武艺,目前能和张任对上50合都很少.不错吗,看看你还能有什么本事.不过可能是文聘并不专长马下功夫,就是靠着经验和比张任力气大才挺到了60合.韩冲也不想作的那么绝,喊住了张任.

  先不说文聘和张任在那互相谦虚.韩冲冲着魏延嘿嘿的冷笑.

  完啦,哥哥也不行.早知道先摸清底细呀.这回是彻底栽了.虽然不知道韩冲的本事有多高,有那身手的兄弟还能差吗.

  韩冲叫过来在一边还在气喘吁吁的文聘.

  "仲业兄,和你商量一件事."

  "请说,只要能办到的都没问题."没办法,谁让自己兄弟俩都不行的.就算是比马上也未必就能扳回来.

  "我和我兄弟呢在这襄阳还要待一段时间,我看文长对襄阳还是很熟悉,能否文长给我兄弟二人作向导?"

  "好呀,文长老是和混混们在一起我老是不放心.不过蔡三的事,郡首府可是在抓文长呀."

  "那个不用担心,小弟自然有办法."大不了就是花钱消灾吗.谁还会为了一个小混混和钱过不去.

  "那就这么办吧."看这兄弟俩不是一般人,或许这种小事他们不会放在眼里吧.

  魏延想说什么,可是文聘制止了他.算了,反正也老是麻烦文聘,他决定的事也就这样吧.不过看这这哥俩的眼睛怎是老是觉得瘆的慌呢.

  哈哈哈,在我手下你就别想跑了.回去就给你立个协议,要你偿还饭钱,打发衙门的钱,还有我和张任的精神损失费.还必须得在我手下慢慢还给我.包你吃包你住那就不发工钱了.看你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想得开心的韩冲在其他两人的奇怪中流着口水痴痴的笑着.

  不是三人吗?张任在韩冲的身边待了这么久,老大想什么不说全知道也是八九不离十了.也是呵呵的笑着看着魏延,也许魏延来了对自己也是很有好处的呀.

  文聘真想收回自己的决定.

  "仲业,文长,不打不相识,天也不晚了,小弟做东.找个酒楼畅谈."幻想完的韩冲拉着文聘离开了魏延的窝.

  也不用再考虑被骗,反正是自己花钱.韩冲和张任对弈认识文聘还是挺高兴的.

  魏延有的吃有的喝也是心情大好,其实他没想到韩冲早就把这算到他帐上了.

  在谈话中对于两兄的博学也是很钦佩的文聘,发现自己一向很得意的行军打仗上也是不如.决非是池中之物呀.自己也很久没这样开心了.也许认识这两兄弟是天意呀.

  原来文聘还有一妹,在集市上被几个混混看见欲要非礼,而那时的文聘不在身边投军了,被路过的魏延看到教训了几个混混.因为此事两人认识,并最后交为好友.

  好一个见义勇为英雄救美的魏延,没看出来吗.不会是看上人家的的妹妹了吧(就会瞎想,鄙视你).

  酒足饭饱后,四人在魏延领路下回到了客栈.为了避免空惹枝节,把魏延留了下来.与文聘在门口告别,约好了明日在聚.文聘自回自家.

  刚进客栈就看见张松着急的在那掇着步.看见韩冲赶紧走了过来.

  介绍了魏延,也顺便拜托了官府的事.和官府打过交道的张松点了点头.

  安排完魏延,韩冲准备回房睡觉.

  "文仲,紫虚仙长在你房里等了你一天了."

  注解:一两黄金=10两银子=一万钱,一石粮食=120斤=30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