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行军假司马

三国乱 火中栗 4710 2005.08.04 00:37

    进入八月,韩冲练兵也有月余.

  士兵的体力耐力是大幅提高,以营为单位的列队也都能做到进退有序.

  平时张任魏延也传授一些基本的战术技巧给士兵们,拿起枪矛来还是很像那回事.

  练兵非几日之功,就更别说什么精锐了.韩冲估摸着半年也就差不多了.韩冲背着手来回巡视.

  张任在那指点枪兵,魏延指导刀盾兵,甘宁在那指点弓箭手.没办法,也就这三个人还行了.魏立在营官里还算可以,但和他们三比起来就差多了.

  "曲长大人,司马大人招您去中军帐有要事相商."一个行军司马的亲兵找到正在溜达的韩冲.

  韩冲随着亲兵来到了司马帐营.韩冲进了帐参见了行军司马大人.

  帐营里只有行军司马,韩冲和蔡曲长(韩冲有点看不起这些世家所以也就懒的记名字).

  "韩将军,这是南阳的战报,你先看看."司马拿起一块娟布,韩冲赶紧上前接过战报.

  韩冲的记性确实有问题,南阳的黄巾的实力可是很大.

  六月,南阳黄巾张曼成部与新任南阳太守秦颉、荆州刺史所部在宛城一带激战.张曼成在激战中受伤不治而死.黄巾推举赵弘为统帅,并一直占据着宛城,人数也达到了十多万.

  右中朗将朱儁在剿灭黄巾颖川波才部后,率兵南下宛城,会同荆州、南阳地区的地方武装围攻宛城.两个月了也毫无进展.

  战报没什么新鲜的,这东西韩冲也看过好多次了.不外乎就是官军强攻宛城杀敌多少而已.韩冲略略的看过战报回递给了司马.

  "因前方兵员损失较大,右中朗将朱大人希望周边府郡增兵南阳,太守大人和荆州刺史命令我部前往宛城和朱大人的部队会合...."行军司马放好战报,慢条斯理的对着二人说道.

  "可是大人,新兵训练时日尚短,恐难上阵杀敌!"韩冲打断司马说话忧虑的说道.

  "韩将军多虑了,贼子岂是我朝廷大军的对手.既然入军就应以杀灭贼子为己任."被打断话的司马面有不快.

  不会吧?毫无建树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不客气的说,也就我手下一千士兵和文聘那五百士兵有些战斗力,其他的也就是一群拿着刀枪的农民.上战场又不是开玩笑.不过怎么看你都好像不紧张呢?

  "韩将军.你智勇双全,难道你害怕那些贼子?"韩冲总不能说自己不行吧.

  "这是太守对汝的任命,太守大人还是相信韩将军的才能的.特任命你为行军假司马,带领我部四日后出征我与蔡曲长因身体有疡,故这次就靠韩将军为襄阳争光了."行军司马笑呵呵的递给韩冲任命.

  你俩小子怕死不去把我推上去,看似好事,要是打的不好都是我的错,打的好了你俩还不出来抢攻?两小人.不过对于韩冲这可是个机会,能立功最好,去见见朱儁刘关长孙坚岂不是一大美事.

  说了一通没氧气的感激话,韩冲争取到了一些任命的权利,表面上悻悻不乐的走出司马营帐.剩下那两人在帐内商量什么就不是韩冲想知道的了.

  韩冲回到自己的驻地,招来张任魏延甘宁和各营营官众人.韩冲把事和他们一说.营帐立刻变得和集市一样.

  "老大,太好了,这次总算能去砍人了..."张任这小子怎么和黑社会的一样.

  "大哥,在你的英明神武的带领下,我们一定会无往而不利..."魏延这个马屁精嗓门还不小.

  甘宁到是没说话,只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热切的看着韩冲.韩冲一哆嗦,我可没那种脾好.

  魏立等人凑上前也是说着恭喜的话.

  这帮人,这可是去打仗,是会死人的.这些军官士兵可是渴望着立功显名,听到能打仗又有哪个不兴奋呢.

  韩从无奈的示意安静,交待他们在出征前把各营的士兵在好好的训练一下.

  次日,韩冲和行军司马交接完毕后.韩冲把两人送出营门,又是一通勉励支持的话,真是前所未有的融洽.

  韩冲回到司马大帐.召集左右中三曲各屯营官.

  韩冲静静的看着这些自己出征的班底出神.下面的各人也是大气都不敢出.

  "为聘何在."

  "末将在."文聘赶紧出列.

  "现任命你为左曲曲长."

  "诺"文聘激动的退了下去.

  "甘宁何在"

  "末将在."

  "现任命你为本部的典军吏,位比曲长.可去中后两曲选人,编制一百五十人."

  "诺"

  "魏延何在."

  "末将在."

  "现任命你为中曲曲长."

  "诺"

  "张任何在"

  "末将在."

  "现任命你为右曲曲长"

  "诺"

  韩冲看着自己的兄弟,是该让他独领一军.张任也回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韩冲心里笑了笑,我这算不算非法雇佣童工呢.其实自己也不大呀.不过单看外表谁知道呢.

  "魏立何在."

  "末将在."

  "现任命你为本部大营主簿.三日内粮草要准备齐,不可有所差错."

  "诺"

  没办法,人才紧缺呀,能干的也就那么几个.空出的几个屯长也各有任命.其他的各安其职.

  命营官门退下,各自下去清理兵器铠甲,有所缺的尽快备齐.把文聘张任魏延甘宁留了下来.

  韩冲叫亲兵搬椅子给四人坐下.

  "仲业,你的担子最重.左曲怎么样我想你也有所耳闻.这里面就你经验多,你多劳了."

  "这是什么话,只要文仲不闲我本事底,这点又算什么.虽然时间短点,不过我有信心不会拖累大家的."

  韩冲高兴的示意文聘坐下说.

  "兴霸,又得委屈你了...."委屈了甘宁的才能韩冲不好意思的道.

  "大哥(和魏延学的.目前来说叫老大是张任的特权),别说别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甘宁赶紧站起来着急的说道.

  韩冲满意的点点头.再看魏延和张任...韩冲不由的一阵气堵.这俩小子一个看帐顶一个看地上的蚂蚁.就差打呼噜了.是不是自己对他们两太好了.

  其实自己对他们两还是很放心的,而且自己也知道他们两也就是在熟人面前才这样.再说自己也不是很讲规矩的人.不过该交待的还是得让他们知道.

  三日后,大军整装出发.韩冲骑着马,马鞭向前一指,还真有点指点江山的样子.

  一路过邓县,新野,棘阳,数日后到达朝廷大军的驻地.说是大军,其实不到二万人.

  韩冲自领张任魏延前去朱儁大帐,留文聘甘宁竖起营盘,小心戒备.

  卫兵通报过后,韩冲三人进了营帐.

  大帐内有点昏暗,只是右手站了五人,左手三人.

  "末将襄阳司马韩冲韩文仲,曲长张任魏延参见右中朗将大人,"韩冲三人上前行礼.

  "来的好,免礼.吾正求兵力有所不够,你等就来了.真乃天佑我大汉..."

  朱儁高兴的走下来热情的扶起了韩冲.上下打量了韩冲三人.仔细看了韩冲等人后,朱儁怎么都感觉有些不对劲.仔细询问了韩冲三人.韩冲也如实说了三人的年纪.韩冲张任十五(总不能说张任还没成人吧),魏延大点也就十八.朱儁的脸色一暗,这不是三个孩子吗?襄阳太守什么意思?派三个孩子来.表面上还直说少年英杰等等废话.旁边的众将听了也都是一脸嘲笑眼中也是瞧不起三人.张任魏延都有点沉不住气,脸也是胀的红红的.韩冲回身示意,两人才苦苦的忍着.韩冲是不在乎,反正自己怎样自己清楚,用不着谁看得起.

  朱儁把身边右手的众将介绍了一遍,韩冲一一行礼.这些人都是高高的杨着头拱拱手.什么玩艺,一帮没头脑的还这么大架子.

  介绍左手三人时果真是刘关长三人.刘备一双大儿,一脸的福相,可惜长了一双小眼.两手过膝,一身细凯.按现在人来说身高也就一米七左右.关羽三绺长髯,脸如仲枣,一双单凤眼不是的露着寒光.头戴绿色小帽,身披一身青袍.身高到是比魏延稍高,不过也就一米八五左右.张飞,要不是还有些亮光,几乎就看不见.长的黑还穿的一身黑.不一双环眼到是引人注目,不愧是环眼贼呀.身高也就快一米八.

  毕竟是三国有名的三人组,不过自己可是不觉的自己兄弟三人比他们差.而且韩冲看过三国演艺对这三人可没什么好印象.

  韩冲礼貌的上前行礼,刘备还是很客气的还个礼.关羽捋着胡子,张飞哼了一声.

  韩冲有自己的目的,也就不在乎这帮人这么样了.不过没见到孙坚还是挺可惜的.

  行了礼后,因韩冲有着郡司马的身份站在了刘关长三人的上首.韩冲也懒得看关羽张飞不满的眼神.

  众人毫不理会韩冲三人讨论着战局.

  "韩司马,你对战局有和间解?"朱儁例行公事的询问了一下一直在那默默听的韩冲.

  围三放一早就有了,宛城城厚可不是那么容易攻下的.加上自己的不过就二万来人,黄巾贼就算损耗的还有七八万人,刨出老弱病残,怕也有四万多.攻城最起码要三倍于守城方.这点兵力就别提了.强攻不可取,就只能智取.

  "右中朗将大人,不知可曾派出细作潜入城中?"朱儁点点头.

  "可知城中粮草还有多少?"朱儁叫来负责此事的幕僚进来.

  "因之前曾派出人去烧宛城的粮草,黄巾贼对粮草已经严加管理,故现在不是很清楚."

  等于没说,要是粮少还可多围几天,多了就有点麻烦.韩冲皱眉在那沉思.

  刚开始黄巾贼还出来迎战,在自己的打击下都退回了宛城.本来自己就人少,宛城又是那么坚固,你说你何进没事把宛城修成这样干什么.进又进不得,退就更不行.也就多亏了刘关长三人的武勇才保持了自己不败,哎,也许自己是真老了.围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朝廷会不会责怪自己.

  韩冲猛的想起一件事,刘备的老师不就是因为老是围着被怪罪的吗!顿时有了注意.

  一直看着韩冲的朱儁不报什么希望的叹了口气.看见韩冲抬起头心头一突突.

  韩冲冲着朱儁一笑.

  "右中朗将大人,可否容小将询问刘将军(古人很讲究一些叫法,不是长辈不熟不熟悉的是不能随便叫他人的字,直接姓后加官名,刘备这时还没什么官职,在军中姑且就这么叫吧)一件事?"朱儁诧异的点点头.

  "刘将军,乃师北中朗将卢大人可是因为长久不攻意图不轨被押解入京.可是你亲眼所见?"

  刘备不知此为何意,茫然的回声是.

  自己师傅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押走,作为学生不去想着救自己的师傅,在这干什么?不但拦着张飞,自己还东跑西跑只想着自己立功.就算是你师有些老人帮着开脱,最起码你也该做做样子护送老师回京呀.以后你老师出来了不还感激你,你还在洛阳留下个尊师的好名声.我看你是怕被老师拖累吧.没有关张你还能怎样.其实韩冲也是变相的让刘备在朱儁面前承认这件事.朱儁会怎么样自己就不管了.

  朱儁听到谈起老友也是暗暗的不平.这个刘备来的时候也没怎么提,自己不会也和老友一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