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可怜的花朵

三国乱 火中栗 3458 2005.07.31 14:33

    "张任哥哥,在给我讲几个故事吗."一个小毛孩一边用手擦着鼻涕,一边拽着张任的衣角.

  打从韩冲从南阳回来后,先是给张任作了个拐杖,其后禁止他骑马练武.先把伤养好再说.张任也就只能看着魏延在那练刀.

  魏延也是格外卖力练习着刀法.哈哈,让你老是欺负我,招报应了吧.不过要是还有这种事自己也真想去,可自己的武功不行,只会拖累他们.一定要先把刀法练成.

  张任看着魏延在那挥汗如雨的练着,心中也是怪痒痒的.好几天没见到老大了.老大和张松忙着村民的事,也不允许自己去.也没人陪着自己说话,闷的好烦呀.

  襄阳的庞德公自从和紫虚认识后就天天来,身边还老是带着一个留着鼻涕的小破孩.三个老家伙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话题,老是聊个没够.张家在襄阳的酒铺到是每天都过来送酒.看着聊天的三个人,有时候自己想庞德公不会时冲着免费酒来的吧.没事可干的张任后面就跟着了一个没人管的小尾巴.

  "张任哥哥你怎么知道这个多好听的故事呀,统统好佩服你."

  张任傻熙熙的笑.老大讲给自己的故事对小孩还是很有杀伤力吗.

  韩冲这几天一直忙着村民们的事.在大家一起努力下,房子也都盖好了.看着住上新家村民们脸上的笑容,韩冲心里也是很高兴.

  韩冲去襄阳购买了一些农具,每天和村民们一起开垦周围的荒地.张家在襄阳的酒厂也在附近,张松也安排了几个对酿酒有经验的村民进去.

  "恩公,不用您和我们一起,我们干就行了.您回去休息吧!"李恢心疼的看着满身是汗的韩冲.

  "没事的我不累.大家不是都在干着吗.再说了,我这几天可是觉得身体强壮多了."

  韩冲擦擦汗,笑着对身边的老者说道.

  看着微笑的韩冲,村民们的心里都是感激万分.大多眼角都是含着泪,多么好的年轻人呀.

  在村民们的一致要求下,韩冲放下手里的农具,也是该回去看看了.骑上马的韩冲挥手和村民告了别.

  进了庄子的韩冲就看见三个酒鬼在那边喝边旁若无人的大声说着什么(自己家里谁管).

  "文仲,今天回来的早呀."看见韩冲近来的水镜也只是说了一声就又和紫虚庞德公有说有笑了.因为韩冲早就见过了庞德公,故水镜也就没介绍.紫虚和庞德公也只是冲着韩冲笑了笑.

  韩冲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行礼后退下.还是去看看张任和魏延吧.

  魏延停下练习,走到井边打起一桶水,从头就冲了下去,甩甩头长吁了一口气.功夫没白练,不但身体强壮了,反应和灵活程度也比以前强多了.对这两兄弟自己还是很佩服.别看他们年纪比自己小,知道的可比自己要多得多,就算是自己刀法有所大成,不提韩冲了,单是张任自己就没有把握赢得了.

  "大哥你来了."魏延看见韩冲走过来,放下水桶上前打个招呼.为什么叫大哥,还不是卖身契的缘故.

  "文长.练的怎么样了?有进步了没有?"韩冲笑了笑,拍了拍魏延的肩膀.韩冲可是很期盼这个蜀汉大将的成长的.

  "老大,我总是感觉进展很慢,能否指点指点我呀?"好机会,看看韩冲武功有多高.虽然听张任说过自己没来的时候,张任老是被韩冲欺负,自己相信那是因为他们是两兄弟,哥哥欺负弟弟是很正常的.

  张任没把学至韩冲长拳的事告述魏延.只要没有韩冲的首肯,好多事张任是不会说的.

  "我对刀法不是很了解,让我说也是说不清楚.这样吧,我和你对练,希望能看出什么吧."韩冲没看出魏延的企图,也许根本就不去想.脱下外衫扔在兵器架上.

  魏延提起刀摆了个架势.韩冲随意的挑了一杆枪,抖了一枪花,不是很和手,算了就它了.

  站在魏延对面的韩冲把双眼闭上.魏延吃惊的发现挣开双眼的韩冲变了.变得好像自己被一头狼死死的盯住,一双血色的眼睛看的自己直发毛,好像自己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从韩冲那里传来一鼓一鼓的气推的魏延只往后退,魏延的头上满是冷汗,手好像也不停使唤了发抖着,大刀也是越来越沉重.吓人呀,自己快挺不住了.

  "老大,你可回来了."正在魏延感觉只要韩冲冲上来,自己就会瘫在地上的时候.传来仿佛天外之音那样美妙的嚷声.魏延扔下刀,激动的上前抱住张任,救星呀.

  "你干什么?有病呀你."里的不远给小尾巴讲故事的张任感觉到了一鼓熟悉的气息,就是以前自己被欺负时才有的气息.看见韩冲欣喜的跑过来张任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懵了.

  正准备提枪进攻的韩冲气势也是一缓,两眼也慢慢的恢复过来.看见张任也是很高兴.

  "文长,又不是没见过张任,快过来,不把刀法练好以后出去只回丢人."韩冲觉得当前还是先帮魏延练好武重要.

  "大哥,你和张任也是好久没见了(最多7天).你和张任聊,我去找紫虚仙长问就是了."在酒鬼和魔鬼面前,魏延毅然的选择不是除魔卫道而是如酒鬼和舞.平时没看见韩冲怎样,怎么一拿起枪这么吓人.魏延不等韩冲说话,擦着脸上流下来的冷汗就往外走.

  "文长,别走呀.紫虚喝酒呢.我先帮你就是了...文长你怎么跑了?"

  不跑还等着受死呀,回头一定要问问张任是为什么.事后魏延找到张任问起这件事,具体原因张任没说,不过张任只是好心的提醒魏延,没有什么事不要和老大对练,不是每次都能有人在旁边叫停.虽然不知道,不过魏延还是决定以后决不和韩冲提什么练习.更是在以后看见韩冲和敌方大将单挑时确定自己的英明决定.

  "小花,你后面这是谁家孩子?停可爱的吗."韩冲掐了掐小破孩的脸,这是学至张威那个老男人.

  "老大,这是庞德公的侄子,叫庞统.来小统,和老大打个招呼."张任把躲在他后面的庞统推到韩冲的面前.

  "不要,他掐人家的脸."庞统扭头就又躲到张任的后面.张任摸着头无可奈何的冲着韩冲笑.

  这就是以后有着凤雏之称的庞统呀.韩冲走到庞统面前蹲下身.

  "庞统是吧.你张任哥哥是不是老给你讲些故事?"庞统探了探头,很是惊讶的看着韩冲.

  张任是几斤几两那有不知道的.自己可是给张任和蔡琰讲了不少.小孩子都喜欢听故事不是吗.

  "那可都是哥哥告述你张任哥哥的呦,想听好多故事吗?"

  "不要,你告述张任哥哥他再告述我就是了."庞统先是满是期盼的看了一眼,转头想了想又躲了起来.

  这么小就想和我动心眼,不过看在你还能老实的说出来的份上,我就不能放过你.

  "哥哥会作很多东西呦.天上飞的风筝........"韩冲不停的诱惑庞统.

  "哥哥,你真的都能给小统做吗?"经不起诱惑的庞统在诱惑下走出了张任的背后.

  "哥哥怎么会骗小统呢."得意的韩冲又是掐了掐庞统的脸.

  "张任你怎么了?"抬起身的韩冲诧异的看着张任.怎么两眼还有水花?

  "老大,你说的这些都没给我做过!"张任幽怨的道.

  韩冲差点没晕倒.这都是什么呀.你小子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呢.

  那边是三个酒鬼.这边是没人管的三个大小孩.魏延还在苦练,不算在内.

  什么上树掏鸟窝,下河捞鱼(韩冲张任的水性到是大涨),放风筝,上街欺负小妹妹(韩冲叫庞统干的)等等.

  直到有一天提前要回去的庞德公找不到庞统,问了魏延才知道庞统和韩冲在一起.知晓老友的庞德公对韩冲更十一万个放心,把侄子交个韩冲.

  "小统,让我看看你的智慧,你看见前面那个大姐姐了吧,你上前摸她一下,她先是不生气然后又是很生气就算你成功了,回来给你买包子吃."韩冲一脸贼笑.

  庞统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摸了一把就傻傻笑着看着大姐姐.本来被摸的吓一跳的那位姐姐回头看见一个胖乎乎可爱的小孩(能不胖吗?请问包子),蹲下来爱恋的摸了一下庞统的脸.庞统冲着姐姐喊妈妈.大姐姐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庞统赶紧就跑了.

  躲在一边的韩冲和张任捂着肚子在那笑的和不拢嘴.庞统跑过来直喊包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