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兴霸别跑

三国乱 火中栗 5146 2005.08.02 23:01

    甘宁先是一通抢攻.韩冲在格挡的时候就知道甘宁的力气比自己大.毕竟韩冲还只是十五岁,甘宁这时可是有二十一了.不可力阻那就智取.

  场面上仿佛是甘宁占优,韩冲不时的后退.甘宁可是心中有苦说不出来,自己有力没处使,往往打中的都是韩冲躲闪留下的空气.

  甘宁的心里是越来越烦躁,脚步也是越来越乱.那帮新兵还在不停的为甘宁加油.

  甘宁右手成拳朝韩冲左胸打去,左手横在自己胸前随时击向韩冲躲闪的地方.

  已经熟悉甘宁出拳速度的韩冲嘴角诡异的一笑,看的甘宁心一紧.不过想收回也已经是不可能了.

  韩冲一侧身,左手快速叨住甘宁右拳,顺势往前一带,右脚有力的一勾甘宁的左脚.失去重心的甘宁狠狠的摔出两米远.

  场面顿时一下安静了.新兵们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明明占优势的怎么会这样?

  到是有两个休闲的人在那对着一时半会没起来的甘宁指指点点,发出刺耳的笑声.

  甘宁困难的爬起来,甩甩头清醒了过来.甘宁不服的看着站在那微笑的韩冲.自己用力过大,一时大意,才被他所趁.只要自己小心点就不会有事.

  韩冲无所谓的耸耸肩,示意甘宁再来.甘宁的脸一红,还是咬咬牙摆开了架势.

  有所戒备的甘宁这回是小心翼翼,出拳都有所保留.本来实力就不对称,在有所保留不败还等什么.

  好久没这么活动了,韩冲也是有心让甘宁多撑会.就当是温习一下长拳.又是几十回合过去,甘宁的脸到是越来越红.甘宁心里也明白,韩冲明明能打中自己的时候,总是又收了回去.摆明了是让着自己,自己是怎么也不可能胜的.甘宁灰心的要停下手.

  甘宁也是一员猛将,有心收服他的韩冲岂能让甘宁失去信心,再恢复可就不容易了.在甘宁出拳越来越没力的时候,韩冲跳出圈子,朝甘宁一拱手.

  "兴霸武艺不凡.吾渐不能敌.不如今日且罢改日在战."

  甘宁看着韩冲真诚的双眼,心头一热.知道韩冲是真心为自己着想,不想自己在众人面前丢脸.也不想自己对自己的武艺失去信心.自己也是个光明磊诺的汉子.技不如人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将军的武艺兴霸万万不如,一切但凭将军吩咐."甘宁走到韩冲面前,单膝跪地心悦诚服的对着韩冲说道.

  "快起来,以后都是兄弟,万不可再行此礼."韩冲赶紧扶起甘宁.张任和魏延也是过来高兴的和甘宁聊在了一起.

  甘宁的武艺这帮新兵可是知道的,之后也就没人在敢上前挑战.

  韩冲重新走上台,问了问张任和魏延(主要是他俩接受挑战的多)的意见任命了九个营官.后勤的早就有,听说还是行军司马的亲戚.只要不犯在自己手里,韩冲先不去动他.

  其他的什长伍长也在挑战者和互相推荐(人数不够,所以才要推荐)下有了人选.

  本来韩充是想让甘宁做自己的亲兵队长,不过那样反而糟踏了甘宁的才能.为了维护军营的军纪,正好需要甘宁这样耿直的人,于是任甘宁为军典吏,位比屯长.要什么人优先甘宁去选,装备直接找后勤领.

  而自己的亲兵队长也还没有满意的人选,故先空缺.

  韩冲令张任魏延和手下的这些人先回去熟悉一下自己的部下,而自己带着亲兵去行军司马处上报营官的任命.

  "韩将军,可是听说你的威风了."行军司马拿着任命名单,先放到案上.然后慢条斯理的对韩冲说道.

  韩冲不由得一愣.

  "将军可知道你打的都是何人?打了他们可是对你没什么好处呀."

  哦,原来是这事呀.没什么大不了的吗,不就是几个士族的家奴吗.自己后面不也有庞德公和水镜.

  "谢司马大人提醒,末将自有打算."韩冲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虽然有庞德公等人的推荐,希望将军还是小心行事.既然太守任命你,这名单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多谢司马大人.请问司马大人.今日可有一文将军前来?"

  "今日确实有一文姓屯长来,一寒族安敢称将军...."

  这帮士族,狂妄自大,等黄巾打过来没有那些寒族看你怎么办.实在没有心情的韩冲,在问清文聘在哪后,敷衍了几句,告退出了营帐.

  在亲兵的问路下韩冲找到文聘,寒暄了几句.韩冲也有点累了,没聊多久也就回了自己的营帐.(文聘所在的是暂由行军司马直属的曲.另一个曲的曲长是襄阳世家蔡家的人.)

  回营后已是申时三刻,奇怪的是张任还没回来.因为张任想和韩冲住一起,故张任把床榻也搬到韩冲这里.叫亲兵去找找张任,韩冲拿起一卷兵策(还是竹简做的)在昏黄的灯光下展开观看.

  "启禀将军,张将军在新兵营和新兵们一起进食,让小的回禀不用等他了."一亲兵恭敬的进来禀告.

  "去准备一下饭食,下去吧."韩冲没心情的道.

  亲兵应了一身诺,退出了营帐.

  那小子不会又玩的不想回来了吧?不管他了.还是好好想想明天的操练.

  吃过饭的韩冲靠在床榻上,想着操练的事.张任哼着歌就进来了.外衣也不脱就倒在韩冲的床上.

  "小花,跑哪野去了?弄的一身灰回来?"韩冲皱了皱眉.

  "呵呵.还不是和那些新兵们在一起,吃过饭,又和甘宁比了比武.甘宁那小子武功还真不错,怪不得能和老大打那么长时间,不过他还不是我的对手.不过老大你今天的举动,那帮新兵可是开始崇拜你了呦.都说你是个敢做敢为大丈夫.那些营官什长伍长更是感激你.都说跟着你一定有前途.呵呵呵."张任习惯性的摸着脑袋傻笑.

  韩冲气的就是一暴栗.

  "没看出我是让他呢?你小子那么厉害,走出去练一下!"韩冲故作生气状.

  "老大我开玩笑呢.我哪敢和你打呀!呵呵呵."

  "不开玩笑了.小花你觉得这些新兵怎么样?"韩冲坐直了身子,认真的问张任.

  "老大.光从身体来说这些人还是可以的,有些人更是练过武.严格的操练后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不过营官们可就不乐观了.和底下人打成一片是可以的.也许是相处时间短,除了甘宁和魏立处世还有些条理,他们大多数只能是冲锋之才.总体还算不错吧."

  对于张任的判断,韩冲还是相信的.魏立不清楚,甘宁是什么人才自己可是很清楚.

  "小花,结合文聘所说的我想了想如何练兵,具体我想这样这样............."

  在两个人一起的时候,张任还是很认真的.不时的张任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第二日早.韩冲张任魏延有事早早的来到的较场.

  卯时三刻,韩冲还是示意亲兵敲集合鼓.早有准备的营官们迅速的带着士兵们集合.就连那几个头天被打的也在队伍中.看来是知道韩冲的来头了.

  韩冲的训练主要是以锻炼体能为主.荆州不产马,马都是从凉州并州购买.韩冲这个曲主要是以步兵为主,也就营官以上才能有马.不管是行军,冲锋,逃跑,可都是要有充沛的体力.别到时候仗还没打,自己人就先体力不足倒了.

  韩冲也不想过分的去激怒士族,所以那几个伤还没好的就留下来烧水.

  "士兵们,前方十里有一小山,跑到后折返回来.前十名回来的士兵中午加肉加饭,后十名则饭菜减半,甘宁带着你的人沿路察看.有半路回返,中途不跑者一律军法处置."

  甘宁应了声诺,带着他选中的都是膀大腰圆的大汉先去布置.

  韩冲张任魏延带头头前跑,军官们紧紧的跟在后面.当官的都带头了,士兵们能不跑吗.再说了,为了当前十名更是卖力向前.

  一个多时辰后,士兵门陆陆续续的跑回大营.在军法员的监视下没人以身试法.

  少做休息后.韩冲带着士兵们在较场集合.放了一沙斗,在太阳底下站立锻炼耐力.

  "各位,只要在沙子漏完之前能和本将军坚持下来的奖赏一千钱."

  有很多士兵心里都在想,这不就是送钱吗!我们满足你.

  半个时辰过去,七月的太阳可不是摆设.没这么做过的韩冲自己都是很吃不消,全身都是汗水,衣服贴在身上粘粘的很是难受.

  那些士兵就更不用说了.有些人以前虽然老是晒太阳抓虱子可也没这么站过呀.心中都在后悔自己刚开始的幼稚想法,一千钱还真不是人拿的.不到三刻已经有人开始体力不支倒下,韩冲早就安排好的亲兵赶紧上前抬到荫凉地.有的则力不从心坐在了地上.亲兵们也赶快安排一下.

  沙子漏完了.韩冲看了看还有不到十人,随着时间的延长,韩冲相信在他们的背后会坚持越来越多的人.

  喊停之后,在躺着的坐着的羡慕的目光中,张任魏延甘宁等人接过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千钱.韩冲刚想鼓励一下他们.没想到他们接过钱就坐在了地上.夸张吧!拿到钱有那么激动吗?

  不过韩冲自己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算跑了二十里后休息了,可那点时间怎够,没练过的谁受得了.

  午时,韩冲兑现了跑步前的承诺.一般的士兵能吃到肉就不错了,就更别提满满的一大碗肉.

  看着自己碗里一点点的肉,再看看那十个人抱着碗美滋滋的吃着那么一大碗肉,士兵们都暗自发誓自己也要吃到那么多肉.而那落后的十个人看着自己碗里可怜的几棵青菜,鼻子酸酸的只想哭.他们想什么?不用说也知道.

  韩冲和张任魏延也扎在了士兵当中,和士兵吃一样的东西,不时的还和旁边的士兵讲几个小故事.吃完的或没吃完的都渐渐的围在了韩冲周围,用心听着.说到开心的时候周围也是一片爽朗的笑声.

  空闲的时间总是很短.下午的训练相对轻松点,那就是以一什为单位练队列.一定要做到整齐划一.

  刚开始的时候,总是有人你迈右腿我迈左腿出现.韩冲没有说什么,他想要士兵们自己发现作为一个整体的重要性.当你注意到一个团队的重要时,在战场上就会更好的协同自己的同伴.不过这走的也太难看了吧!

  看到曲长大人面有豫色,营官们都是脸色难看.平时这帮人挺能咋呼,怎么走起步来这么别扭,恨不得自己过去揣他们几脚.

  韩冲实在看不下去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把亲兵们招到一块,叫来张任交他们几招长拳.怎么说也是身边人,没点功夫可不行,这要是以后上战场,到底是我保护他们还是他们保护我.

  韩冲吩咐完张任,又对甘宁说了什么,然后自己靠在椅子上补个觉.

  魏延冲营官们使个眼色,悄悄的走下台.

  "各位,为了让我大哥满意,我看各位还是得亲自去调教自己的部下."

  "魏屯长说的有理,我等正有此意."各位营官把头点的像吃米小鸡.这帮兔崽子看我下去怎么收拾.

  "哈哈,各位都在这呢."甘宁笑眯眯的凑过来.

  魏延和众营官纳闷的看着甘宁,没他什么事,他凑过来干什么?

  "各位是不是觉得我过来很意外?不瞒诸位,将军刚才可是下令,不许无故打罚士兵,违者军法处置.我手底下的认可是寂寞的狠呀."甘宁阴阴的笑了几声走开了.

  够阴险,自己差点就上套了.打又大不得,罚又罚不得,怎么办好呢?有了!

  正在练习队列的士兵们都木木的看着自己的营官.只见他们插着手好像谁欠他几两黄金似的,鼓着眼睛凶狠的找着谁?凡是被他们扫过的,都无一例外的吓的一哆嗦,完全不知道该迈哪条腿,生怕他们冲过来.

  不远处的军法官们也是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一幕.

  一营官冲到一个犯错的士兵面前,依旧是插着手,不过目光可没变,还有所加强.吓的士兵坐在了地上.转头向一直注视着的甘宁示了示意,我可没动手呦,是他自己坐下的.然后又去玄麽下一个.

  甘宁差点没晕了,这都行.

  韩冲听了甘宁的汇报也是苦笑不矣.一个下午总之是一片糟,不但没进步,反而越来越乱.

  考虑到第一天很累了,和士兵们吃过晚饭韩冲早早的让士兵们歇息.自己也回到了营帐.

  "小花,文长你们领的钱放你们那也不安全,我看不如...."韩冲的两眼眯成了铜钱状.

  "老大,我好久没摸过钱了,你煞费苦心让我达成了愿望,我好开心我好感激.我早就想还给老大,不过一直没机会.现在就亲手还给我最敬爱的老大."张任激动的掏出钱,满含幸福的泪花递给韩冲.

  无耻,马屁精,我鄙视你.魏延暗道.不过魏延的速度可是一点都不比张任慢,抢先一步把钱给了韩冲,然后大意凛然的站在韩冲旁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