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禁忌客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沉冤饮恨无处鸣,舒锦为约闹校园(上)

禁忌客栈 假寐之人 1661 2019.11.01 23:56

  “鬼……”舒锦愣愣地看着他。

  身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理智告诉她不用担心,这都是心理作用,这个世上根本没有鬼。

  但是本能却拼命的催促她赶快逃走。

  这一刻,她的本能和理智不合时宜地“掐”了起来,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那只冰冷的手掌覆上了她细滑的雪颈。

  那只手掌只是稍稍握拢,她就已经因呼吸困难而面色潮红。

  这是舒锦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死亡”如此之近,如此痛苦……

  小时候,她经常看父亲作画,在那一张张宣纸上,描绘着梦想和渴望。

  父亲也曾画过妖魔精怪,也是狰狞凶恶青面獠牙,但是她却一点也不害怕。

  因为她知道那是假的。

  但是现在,她的内心动摇了。

  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没有吗?可是他的手好凉啊,屋子里好冷啊,他的力气好大啊……

  “最后说一遍,我!要!住!店!”

  T恤男子单手握着舒锦雪白的脖颈,将她提了起来。

  舒锦拼命地挣扎着,可是他的手却像铁钳一样,无论舒锦如何努力,他的手掌都纹丝不动。

  她想要呼救,却连“救命”两个字都叫不出来。

  挣扎间,舒锦原本拿在手里的契约和笔掉了下去,落在柜台上。

  T恤男子低下头看了看,而后松开了手掌,任由舒锦跌落。

  舒锦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紧接着一阵呕咳,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T恤男子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只顾着将契约拿到眼前,一字不差的看完,随即便要动笔签字画押。

  就在这个时候,“咻”的一声,一枚小石子飞了过来,将男子手中的那支笔打飞了出去。

  “是谁?!”

  T恤男子勃然大怒,猛地转头看向门口,待看清来者之后,脸色骤变,眼中涌上一抹惧色。

  笑行站在客栈门口,面无表情。

  凉风习习,黑衣猎猎。令人奇怪的是,他走的时候,风衣后背明明是用黑线绣的钟馗像,但此时此刻却变成了红线。

  红得那么鲜艳,那么妖冶……

  他走了进来,自T恤青年身侧经过,却压根儿连瞅都没瞅后者一眼。

  笑行走到舒锦身前,冷冷开口道:“我再三提醒你,你却丝毫不当回事儿,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

  舒锦抬头看了看他,又低下了头,捂着胸口一阵剧咳。

  笑行显然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舒锦雪白咽喉处那五道乌青的指印,又把话咽了回去,俯身将她扶起。

  “我……我要住……”

  啪!

  T恤青年话还没说完,笑行直接反手就是一巴掌。

  “我要……”

  啪!

  “你不能……”

  啪!

  连着三巴掌,不只是T恤青年被打懵了,就连舒锦都被吓得够呛。

  笑行转身看着他,眼睛微眯,从怀里拿出一枚巴掌大小的令牌。

  令牌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打造的,通体黝黑,黑里又隐隐透着红光。令牌的两面各有一个字,一边是“生”,一边是“死”。

  见到这枚令牌,T恤青年“噗通”一声就给跪下了。

  好像这小小的令牌,对他有着致命威胁似的。

  “禁忌客栈乃绝天绝地之所,无论是谁,只要进了我客栈,都将受到客栈庇护,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笑行说道,声音中,不含半点情感:“禁忌客栈自营业以来,只有三个混账敢无视这条规矩,不过他们最终也都为此付出了代价。而你,不光视此规于无物,更是伤害我的店员,罪大恶极!”

  “对不起,对不起,求求您了,让我住下吧……我,我只想住下……”T恤青年不停地磕头哀求着。

  “你没这个资格。”笑行一步步走向他,神情不为所动。

  “行了,放过他吧,对这小妮子也有好处。”

  就在此时,突然从客栈二层楼梯处,传来了一道宛若银铃般的娇笑声。

  “嗯?”一旁的舒锦轻轻揉捏着咽喉,循声望去,面带惊奇。

  只见一名身姿窈窕、披着狐裘的貌美女子,十分慵懒地倚靠在楼梯扶手处,打了个哈欠。

  女子五官精致身材修长,狭长的眼眸似乎饱含媚色,眼波流转,夺魄勾魂。

  论相貌,她和舒锦各有千秋。她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媚态,像是饱经人事的风尘女子。而舒锦则清纯的很,像极了漫画里的邻家大姐姐。

  论个头,舒锦一米七二,而她,据舒锦猜测,应该有一米七六。不过女孩子身高过了一米七之后就没有比较的意义了,所以这一点,她稍胜。

  论腿型,同样都是大白腿,舒锦是纤细修长型,而她则是修长圆润型,仍是不分胜负。

  笑行看向那女子,愠怒道:“我离开前特意让你看着她,石猴尚知‘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你呢?拿了东西还不办事儿。”

  “不要总拿《西游记》里那未经开化的蠢猴子来教育我。”那女子嘻嘻一笑,扭动着身子走下楼,伸手搭在笑行肩膀,娇笑道:“你这么说可就冤枉奴家了,不是我不愿意出手,你仔细端详端详,这可是这妮子的造化啊。”

  笑行闻言,神情一凛,认真地打量起了T恤青年。

  片刻后,笑行将令牌收了起来,却是一言不发,径直上了二楼。

  “好了,快起来,来,签吧。”貌美女子将跪倒的T恤青年扶了起来,将契约递给他,又示意舒锦把笔和印泥拿来。

  “好了,小妮子,你先领他去住下,然后回来找我。”貌美女子笑道。

  “嗯。”舒锦应了一声,而后小心谨慎的引领着体恤青年向后院走去。

  大约一刻钟后,舒锦回来了,却见那貌美女子倚靠在柜台,正偷偷品尝着花店老板带来的那瓶“U窖”。

  “快,快过来。”貌美女子面色潮红的向她招了招手,而后似是自言自语道:“这玩意儿,也没什么劲儿嘛,比上回儿喝的馁什么……差远了。”

  “您找我有事吗?”舒锦怯生生的说道。据笑行和该女子刚才的对话可知,她绝对比那T恤青年强多了。

  “这个更惹不起啊。”舒锦心想着,不禁有点紧张。

  “别怕别怕,姐姐不是坏人。”貌美女子似乎是知晓舒锦心中所想,摆了摆手道:“我叫胡晓萌,你可以叫我晓萌,也可以叫我萌萌,不过我更喜欢别人叫我萌姐姐。”

  “萌姐姐?”

  “哎,认了你这个妹妹了。”貌美女子嘿嘿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