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禁忌客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他的故乡

禁忌客栈 假寐之人 2144 2019.11.22 00:19

  佘余族还保持着原始……或者说是传统的庆祝方式。

  风雪已渐渐小了些,大伙儿一块儿升起篝火,围绕着火堆载歌载舞。

  村民们不怕冷,可舒锦不行,她怕的要死。

  笑行、舒锦、村长和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懂得普通话的村民坐在屋子里的火炕上聊着天。

  时不时有烤好的牛羊肉送了进来,还有他们自酿的果酒,香气扑鼻。看着面前的美酒美食,再听着外面热闹的欢呼,舒锦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回到了家的感觉。

  很快,舒锦就和屋里的几人热络起来,以她单纯善良的心性和语言的优势,很快就得到了那几人和村长的认可。

  反观笑行,一直沉默着坐在一边,安静地喝着酒。只有在别人向他敬酒的时候,他才微笑着碰杯,说声谢谢。

  据村长说,这里已经整整有二十多年没有来过外地人了,他们也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笑行和舒锦是这二十余年中到来的第一对外乡人,上一次……也就是二十年前来到这里的,是一对年轻的探险家夫妇,他们不知道从哪听到了消息,特意跋山涉水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要到村子后的“泣月潭”探险。

  结果,他们再也没有回来,而他们的孩子也就自然而然的留在了这里。

  “孩子?不是说只来了两个人吗?”舒锦有些疑惑道。

  “正是。在他们刚来的时候,确实是只有两个人,但是到了这里没有多久,那个女人就怀了一个孩子。”村长用筷子夹了一块烤羊排,慢条斯理地边吃边说。

  “这心可真够大的……”舒锦腹诽道。

  “村后的‘泣月潭’?那是什么地方?”听到村长的话,笑行顿时来了精神。

  “你不是说他们久居在这里是你指使得吗,那你会不知道这个地方?”舒锦柳眉倒竖,用眼神逼问道。

  笑行似乎看懂了她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扬,朝她举了举酒杯。

  “你真年轻。”这四个字就是舒锦通过笑行的行为所领会到的,顿时把她气的够呛。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泣月潭啊,是我们村落的风水宝地,我们这儿只有冬季,终年下雪,但是那潭水啊,却是从不结冰。”

  “潭水清澈甘甜,我们村子自古以来都是饮用的泣月潭潭水,这么些年来,村子里从未有人生过病。”提起泣月潭,老村长和那些个懂得普通话的年轻村民都是一脸的骄傲。

  笑行眼帘微垂,喝了一口果酒,倚靠在墙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舒锦想了想,说道:“那留下来的那个孩子呢?”

  “哦,那个孩子啊,他打小天资聪颖,我们都是些没有文化的山野愚民,总不能让孩子重蹈我们的老路吧?于是啊,我们狠了狠心,动员家家户户去山上打猎劈柴,再到镇子里卖了,凑了笔钱,把那孩子送到了城里的学校上学。”老村长喝了口茶,道。

  “是啊,那孩子门门功课第一,可给我们长脸了。去年,他还考上了市里的重大大学,叫什么二八五大学?”某一个会普通话的年轻人接口道。

  “二八五?是二幺幺吧……”舒锦愣了一下。

  她知道九八五,也知道二幺幺,可是这二八五是个什么东西?

  “好像是吧。”那个年轻人也楞了一下,摸了摸脑袋,讪笑着说道:“俺没那水平,没上过大学。”

  “哼,你还好意思说!”村长顿时来了气,说道:“瞧瞧你们这几个没用的东西,花那么些钱送你们出去念书,结果一个上了大学的都没有,那么些人还比不上胤子自己。”

  “嘿嘿。”屋里那几个年轻人尬笑着。

  舒锦也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拿了块儿羊排啃着,但是下一秒,她突然十分郑重地抬起头,问道:“您刚才叫那孩子什么?”

  “胤子啊。”村长说道:“哦,他叫许胤,我们都叫他胤子。怎么,姑娘认识?”

  “认……不,不认……嗯……”

  舒锦发现怎么回答都不对,说不认识,回头跟许胤回家见家长的时候怎么解释?虽然他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但是许胤却是被这个村子里的百家饭养大的,这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能算作是他的家长……

  但要说认识,那就可能牵扯出一个更麻烦的问题:你俩啥关系?

  这个问题更是要命,咋回答?普通朋友?那回头还要不要一块儿来见家长了?

  情侣?那你为啥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出差?出什么差需要跑到深山老林里?

  这真的是没法儿回答,但要不回答吧,这一屋子人眼巴巴地盯着你,显得一点礼貌都没有。

  舒锦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笑行,哪成想,人家直接脑袋一歪,装醉!

  “这……”她十分无奈。

  宴会的后半段,舒锦度日如年。她使出浑身解数转移、创造话题,生怕一个不留意让对方再出一道送命题。

  终于,宴会结束了。

  半夜十一点,舒锦拖着大包小包地敲开了笑行的房门。

  后者身穿一袭黑色绸缎睡衣,一脸笑意的看着舒锦。

  “走,快走,现在走,必须立刻马上走!”舒锦的态度十分坚定。

  “咋啦?”笑行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你妹,你明知故问!”舒锦气鼓鼓的说道:“快点,你不走我走了!”

  “哦,那你走吧,只要你找得着出去的路。”笑行又躺回了床上。

  “你!”

  舒锦透过笑行房间的窗向外瞅了一眼,发现一片漆黑,目不视物。而且天上还飘着雪花,外面的雪也不知道多厚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非得坚持离开,那么明年冰雕展上必然会出现舒锦的身影。

  “瞧把你吓得,他又未必会回来。而且,人家诚心诚意地招待我们,而我们却不告而别,这样不合乎礼仪。好了,明天天一亮就走,赶紧回去安生睡着吧。”笑行翻了个身,喟然道。

  “哼!”

  舒锦“哐”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拖着行李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低着头愣愣地看着手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笑行的房间里。

  “你打算怎么办?”一道宛若洪钟大吕般十分粗犷低沉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明明房间里只有笑行自己一个人,可是却出现了另一个声音。

  “走一步看一步吧。”笑行叹了口气。

  他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毫不在意,甚至好像,习以为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