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禁忌客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美女杂役初“上线”,诡闻异事频频生(上)

禁忌客栈 假寐之人 2390 2019.10.25 02:16

  晚上十点半,舒锦背着包,骑着单车出了校园。左手拿着一只用纸袋装着的烤的香喷喷的香辣猪蹄,耳机中放着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她就一边啃着猪蹄,一边听着歌,还骑着车,悠哉游哉地到了客栈。

  在进门前,刚好将猪蹄啃的干干净净。

  推开门,店里冷清的很,一个客人也没有。只见穿着一身黑衣的青年掌柜点着几根熏香插到香炉里。

  察觉到了舒锦的到来,青年掌柜转过头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熏香啊,为什么不用香薰呢?省事儿还好闻。”舒锦道。

  掌柜笑了笑:“我也试过香薰,但客人们不喜欢,所以我就换回来了。”

  舒锦点了点头,将手里的垃圾丢进柜台后的垃圾筐里,然后凑了过来:“噗……你这是檀香的吧?还是劣质品,味道太冲了……”

  舒锦皱了皱小鼻子,一脸嫌弃道:“回头我从家里带点过来,那可是正品的沉香线香,比你这个强多了。”

  掌柜不置可否。

  “嗯?你好像很喜欢钟馗啊。”舒锦发现,在掌柜所穿的那件黑色夹克衫背后,又有着一个用黑线织绣成的图案,不细看甚至都发现不了。

  待她认真观察过之后发现,那与门上所绣的相仿,竟然也是钟馗的图像,只是姿势不同罢了。

  掌柜笑着点了点头,而后走到一张桌子前,抽开椅子坐下,微笑道:“来,趁着现在没生意,咱们偷会儿闲,唠唠。”

  “也好,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呢。”舒锦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自报家门,女士优先。”掌柜从桌上翻过两个杯子,一边斟着热茶,一边说道:“尝尝吧,上好的大红袍。”

  “我叫舒锦,舒是舒肤佳的舒,锦是锦衣华服的锦,青林音乐学院舞蹈系的二年级生。”舒锦接过茶杯,说道:“谢谢。”

  “我姓笑,单名一个行,字渐离。”抿了一口茶水,笑行略微皱了皱眉头:“我还是喜欢绿茶。”

  “红茶口感醇厚,绿茶味道清香,我还都蛮喜欢的。哦,就是接受不了普洱茶的味道……还有花茶……还有果茶……嗯,都不喜欢。”舒锦认真地想了想,说道。

  笑行微笑点头。

  “掌柜的,您这个姓可不常见啊,您是回民吧?百度上说您这个姓的都是回族。”舒锦好奇道。

  同时,她心想:笑行?笑渐离?怎么会起这样的名字?听着就好难过啊……

  笑行抿了一口茶水,笑着摇了摇头。

  “对了,您是怎么想的在这么热闹的地段开了这么一间破客栈啊?啊不是,我的意思是古典!感觉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啊。”

  “……”笑行静静地品着茶,没有回话。

  “你看啊,这周遭都是居民区,人好好的干嘛有家不回,跑来住客栈啊,是吧?”

  “假设夫妻闹不合,有一方被赶出来了,那人家也不会住你这么个破……对不起,我表达能力一般,我是想说人家都会去挑个宾馆啊、酒店什么的住着,那多享受啊。”

  “而且呀……”

  就在她滔滔不绝地分析着的时候,笑行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打断了她。

  “话题跑远了。”笑行道:“说回正题,你对你的工作安排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舒锦连忙摆了摆手。

  对于这份工作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按照约定,她的工作时间是全天候的,但考虑到她还在上学,所以目前只需要她在周五晚赶来,周末守在店里就行。

  其余时候顶多替他跑跑腿,不过无所谓啦,反正客栈离学校又不远,冲着工资的份上怎么也好说,毕竟一个月足足两万块呢!

  这么好的工作哪找去?轻松还赚的多。舒锦甚至想着毕了业哪也不去,就在这一直干下去吧。

  “流程都记住了吧?”

  “当然。”舒锦信誓旦旦地说。

  笑行点了点头。

  “对了掌柜的,晚上没人了我可以休息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觉得你没这个机会。”笑行答道。

  “为什么?都这个点了,哪还会有人来啊,咱关门得了。”舒锦看了一眼手表,说道。

  “关门?那可不行,关了门客人可就进不来了。”

  “哪有那么玄乎啊,轻轻一推就开了。”

  “而且啊,都这个点了,哪还会有客人啊……”

  也不知是不是天意,就在她刚说完这句话,一个身穿棉绒外套,头戴一顶绒帽,将自己打扮得颇为臃肿的中年男子低着头站在门口。

  “你好,我想吃顿饭,可以进去吗?”他的声音低沉嘶哑,难听得很。

  “当然,请进。”笑行道。

  “还记得规矩吧?”笑行看向舒锦,低声问询道。

  “嗯。”舒锦点了点头。

  “去吧,今晚这第一个客人就交给你了。”笑行起身,靠在柜台边上,冷眼旁观。

  “您请这边来。”

  舒锦心中诧异,“立夏”才刚过了几天,虽说气温还没有开始升高,但怎么也不会冷啊,此人却这般打扮实在是奇怪得很……

  舒锦虽然心里吐槽,但还是面带笑容的将客人迎了进来。

  可是就在客人一只脚踏进屋里的一瞬间,舒锦明显感到屋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没事儿吧?”笑行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舒锦的肩膀上,舒锦顿时感觉,那股突如其来的寒意又像它来时的那样突然消失了。

  “嗯,没事儿。”舒锦一边红着脸将笑行搭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拿了下来,一边在心里暗忖:“幻觉,一定是幻觉!”

  舒锦又看了看正缓步走来的中年男子,这会儿再没了那股寒意,顿时坚定了她的想法:“一定是心理作用,看他穿的这么多,所以身体下意识的条件反射,一定是这样!”

  “您好,你只要在这儿签上您的名字就可以了。”

  舒锦从柜台里拿出一张泛黄且写满了“鬼画符”的纸张,将其连同一只笔和一盒印泥一同递给中年男子。并且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指向某个位置,示意男子在这里签上他的名字。

  奇怪的是,男子似乎能看的懂这张纸上所写的那……暂且称之为文字的东西。

  看了片刻后,他竟然点了点头,拿起笔在舒锦先前所指的地方,写上了几个同样无从识别的诡异字符,而后又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舒锦收好了这份被称之为“契约”的东西,然后引其就近入座。

  “您想吃些什么?”舒锦问道。

  谁知她刚一问出口,一旁倚靠在柜台边上的笑行突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将她挡在身后。

  “她是刚来的,还不熟悉店里的业务。你放心,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笑行对着客人说完后,一把抓着舒锦回到柜台。

  “你弄疼我了。”舒锦委屈地甩开手。

  客人落座之后,问询点餐不是很正常吗?她做错什么了?

  “不要问客人要吃什么,一会儿出餐口出什么上什么。餐盘上会放一个数字牌,数字是几就是几号桌的。”笑行说道。

  “厨师没看,我又没说,他是咋知道几号桌点的什么?”

  “后厨有监控。”

  “哦。”舒锦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让你随身带着的那枚吊坠呢?”

  “嗯……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