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禁忌客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沉冤饮恨无处鸣,舒锦为约闹校园(中)

禁忌客栈 假寐之人 2236 2019.11.03 18:15

  “来,尝尝。”胡晓萌将手里还剩下一半的“U窖”递向舒锦道。

  舒锦连忙摇头摆手。

  “来吧,趁着我现在醉了,说说你的疑问吧,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想要知道的。”胡晓萌拉着舒锦在一旁的餐桌边坐下,醉眼朦胧的说道。

  “嗯……”舒锦有些犹豫。

  “没事儿,尽管问。”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舒锦想了想,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觉得呢?”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让我不得不相信。”

  “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晓萌将酒倒在瓶盖里,一口饮尽后,那狭长的美眸带着点点笑意望向她。

  “就是那两个客人啊,哦,第一个你没有看到。就说那个穿着T恤衫的男人,他的力气特别大,身上还特别的阴冷,而且他的眼睛还会变色!”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舒锦有些心有余悸道。

  “哈哈,傻妹妹,这个很容易解释的嘛。首先,他是个男人,力气肯定比你大多了。其次,你会觉得阴冷,是因为客栈里的空调坏了,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下楼查看情况的。那个眼睛变色嘛……我怀疑他有病,红眼病不就是眼睛变色嘛。”胡晓萌笑眯眯的说道。

  “那,那你和掌柜的说的那些话又怎么解释呢?什么绝天绝地之所,什么机缘造化的……”舒锦觉得她的解释有点牵强。

  胡晓萌舒展了一下身体,道:“绝天绝地之所啊,是说这家客栈啊,不归地方管。偷偷告诉你,其实你家掌柜的来头可大了,家庭背景强的很,无论是黑的白的,是官是匪,都得给他几分薄面。看见他拿出来的那个小小的牌子了吗?那就是他的身份象征啊。至于我说的机缘造化……嗯……唉,算了,编不下去了,我还是实话告诉你吧。”

  胡晓萌两条大长腿搭在一块儿,换了一个十分舒服的姿势后,说道:“没错,你猜的没错,就是有鬼,还不少哩,你出门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而且你家掌柜的和阴司有关系,你的工作就是度化游魂野鬼,帮助他们消弭执念,早日转生。你命格有异,命中有劫,所谓的机缘造化是说你有机会转危为安,化祸为福……这个解释怎么样?”

  “嗯?我怎么感觉这也是编的……”舒锦狐疑道。

  “你看,说什么你都不信,我还能怎么着啊。”胡晓萌十分无奈地摊了摊手。

  舒锦微微低下脖颈,柳眉微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胡晓萌见她这般模样,心中暗笑。

  随即她站起身来,双手撑着桌子,上身探向舒心,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说真的,我和你家掌柜认识了……很久很久,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是个没心没肺、很温和的人,我还真是头一次见他这么失态。小妮子,可真有你的啊。”

  舒锦闻言先是一愣,继而脸色绯红道:“姐姐你就别打趣我了,我有男朋友的。”

  “啥?那他知道吗?哎呀算了,有了又怎么样,有了也是可以换的嘛。”

  “不要。”

  “哈哈。”胡晓萌毫无形象的开怀大笑着。

  拿起还剩了一小半的“U窖”,胡晓萌推开椅子,晃晃悠悠地走了两步,道:“还有别的问题吗?没别的问题,那姐姐就睡觉去了。”

  舒锦一听,顿时就急了,连忙拽住她的胳膊,又将她拖了回来。

  经过方才短暂的交流,此时的舒锦也放松多了,连忙将心里所有的疑问一股脑的甩了出来。

  例如为什么不许上二层,为啥不许进厨房,为什么他不在的时候不许招呼客人……

  胡晓萌时不时地灌上两口酒,安静地听着。等舒锦说完了所有的疑惑后,她“噗嗤”一声又笑了起来:“你呀,不要想太多,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就成。好了,不跟你扯了,我要上去给我的宝宝们做饭了。刚好,这酒还剩一点,给它们尝尝。”

  宝宝?舒锦一听顿时就急了:“不行,小孩子不可以喝酒的。”

  “哈哈,我说的宝宝是我养的一群小狐狸,傻瓜。”

  一听这话,舒锦立马就来了兴趣,“蹭”的一下站起身,满怀期待的说道:“小狐狸?我从来没见过真的狐狸,我可以看看吗?”

  “当然,你会见到的。那么,晚安亲爱的。”

  胡晓萌张开双臂,给了舒锦一个大大的拥抱,而后踉踉跄跄地走上楼去。

  “哦对了。”走到楼梯转角处时,她突然转过头看着舒锦,一收醉态,正色道:“客栈的门上绘有天师钟馗的画像,不论是谁,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都不敢私自进入客栈,这是天师的威严,也是他们对天师的尊重。所以啊,下回儿他不在的时候,再有客人来你就直接拒绝,他们不敢放肆的。”

  “恩。”舒锦点点头,表示她记住了。

  “真乖。”

  看着胡晓萌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舒锦心中暗想,她到底是真醉了还是装醉呢?

  一个掌柜,一个她,都是怪人!

  ……

  翌日正午,舒锦从梦中悠悠醒转,伸了个懒腰。

  在柜台趴着睡了一宿,那种滋味真的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舒锦活动了一下身体,只感觉浑身腰酸背疼的。

  “没关系,月薪两万块啊,吃点苦也是应该的。”舒锦嘟囔着,像是自我安慰。

  “我可没有让你趴着睡。柜台里有张内置床铺,就在你左手那个位置有个把手,拉一下把手,床就出来了。在你右手边也有一个把手,那是个内置的收纳柜,枕头和被子什么的都在里面。”

  “诶,真的哎!”舒锦闻言试了一下,果真从柜台内侧放下了一张单人床。再把床往上一推,就又合进了柜台里。不得不说,这个床铺的设计十分精巧。

  “谢谢奥,你要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是张床呢。”舒锦高兴地抬起头向那个指点她的人表示感谢,可是当她看清那个人之后,顿时心口拔凉拔凉的。

  笑行今天穿着一件黑色衬衫,两手的袖子挽到胳膊,薄薄的衬衫将他那匀称有型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此时他手里拿着昨晚T恤青年签订的那份契约,正依靠在柜台外侧,聚精会神地看着。

  “饿了吧?赶紧去洗漱一下,稍后开饭了。你不用担心,开客栈的就得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这是份苦差,所以只要没有客人,睡到几点都不为过,不会扣你工资的。”

  舒锦闻言,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连忙从背包里取出洗漱用品,一溜小跑冲进了洗手间。她心道:这老板良心还是大大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