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禁忌客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阴司讨债,转轮亲至(上)

禁忌客栈 假寐之人 2137 2019.11.13 06:58

  笑行无视了其他人的目光,将舒锦一路横抱着走回客栈。

  在这一路上,舒锦完全没了精神,眼神空洞,泪珠滚滚,将小脑袋靠在笑行怀里,不住地抽噎着。

  笑行知道舒锦此刻有多么难过,因为他也曾失去过“亲人”。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开口劝慰。

  常言道:“交浅不言深”,他们只是从属关系,作为领导,有很多话、很多事是笑行可以说、可以做的,但也有很多话、很多事,是他不能说、不能做的。

  他可以分享舒锦的喜悦,但是却不能分担她的痛苦。因为后者,是她男朋友的责任,笑行不可以僭越。

  痛苦,要么一个人独自承受,然后默默成长。要么分给另一个人,彼此勉励,共同前进。

  他很想把舒锦送到她男朋友那里,那样至少可以减轻她的痛苦。可是想了想,他没有那么做。

  因为笑行曾听舒锦说过,她的男朋友是个出了名的醋王,他与前女友的分手原因,就只是因为那个女孩儿对着别的男孩儿笑了一下。

  光只是笑了一下就分手,若是让他看到自己女朋友被另一个男人以公主抱的姿势送了回来,并且自己女朋友还依偎在对方的怀里,那或许,就不单单是分手的事儿了……

  当然,更深层的理由是,笑行不愿意亲手将舒锦送给另一个男人,尽管那个人是她名义上最亲近的人之一……

  回程的路,似乎特别长。也不知道是笑行迷了路,还是另有缘故,足足用了三个小时他们才回到了客栈。

  见到二人回来,原本坐守柜台的胡晓萌连忙跑了过来,看了一眼舒锦,胡晓萌一脸惊讶的低声问询着。

  笑行没有回答她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只是将怀里的舒锦交给了胡晓萌。

  “带她去‘乙丑’号客间休息,顺便给她擦洗一下,换身新衣服,我就不过去了。”

  “好。”胡晓萌应了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后,就抱着舒锦走向了后院。

  笑行在屋里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取过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热茶。

  他紧握着那杯茶,似乎一点儿也察觉不到烫。

  笑行面色阴沉,眉头微皱,片刻后,竟仰头将那杯滚烫的热茶一口饮尽。

  又倒了一杯,又一饮而尽。

  再次倒了一杯,再次一饮而尽。

  ……

  “要不要这么折腾自己?”胡晓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幽幽说道。

  “看来我真的不行了,连你是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的,我都不知道。”笑行自嘲的笑了笑。

  “男人是不可以说自己不行的。”胡晓萌拉开椅子,坐在笑行的对面,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副模样,这一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究竟在难过什么?”

  笑行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想要继续倒茶,茶壶却被胡晓萌一把夺过,狠狠地摔在地上。

  “既然那么难过,还喝什么茶?喝酒,一醉解千愁!”

  “哐!”

  胡晓萌起身,在厨房门口处的酒架子上取过了一坛酒,拍去泥封,狠狠地放在桌上。

  笑行看了她一眼,然后捧起酒坛向杯子里倒去。

  “啪!”

  胡晓萌又一巴掌把杯子打飞,杯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后,化为一地碎屑。

  “要喝就整坛喝,一杯一杯的,跟个娘们儿似的。”胡晓萌冷叱道。

  笑行默然。

  片刻后,又将酒坛放回了桌上。

  “怎么?不敢喝?”胡晓萌冷笑。

  “这间客栈没有必要再继续开下去了。”笑行突然说道。

  “什么?”胡晓萌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说,这间客栈没有必要存在下去了。”笑行道。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胡晓萌柳眉倒竖,面色微沉,道:“客栈消失了你让我们怎么办?你让天师怎么办?你让这三界含冤饮恨者怎么办?你将我们置之何地?”

  “天师在你身上花费多少心血?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三界众生愿意将这间客栈交给你,他们相信你,可你就这么回馈他们吗?”

  “再有,我们呢?是你将我们聚在一起的,我们好不容易有了归属感,将这里当作了家,你这就要将我们的幸福夺走吗?”

  面对着胡晓萌一连串的质问,笑行再度沉默,只是眼底闪过一丝十分复杂的情感。

  胡晓萌一把夺过酒坛,大口大口地灌了几口,目光冷冷地注视着他,气的胸前一阵起伏。

  “我……没能完成契约,没能带回她,伤害了他,伤害了她,也伤害了她。”笑行满脸苦涩。

  他一口气说了四个ta,说的很模糊,但是胡晓萌心里却明白得很。

  胡晓萌眼底涌上一抹心疼,起身摸了摸笑行的脸颊,柔声说道:“没有人不犯错,说到底,你也只是个人。”

  “可是那个女孩儿真的……很……让人心疼,这千百年来我见过无数游魂,可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样,在遭受了那么大的屈辱折磨后,心里竟然没有一点儿仇恨和怨气的。她所牵挂的,从头到尾一直放心不下的,只有亲人。”

  “就是这样一个懂事儿的女孩儿,却连最后的一点念想都没了,硬是被逼到入魔化魇……而我却因为这些个破规矩,连惩戒罪人都做不到,只能看着他们逍遥法外。出于职责,我甚至还要亲手解决那个女孩儿。”笑行眼睛渐渐赤红,双手握拳,愤怒地敲了一下桌子。

  胡晓萌将他的头拥入怀抱,把自己的侧脸靠在他的头上,说道:“你真的不一样了。从前你只会说人各有命,所有发生的都是应该的,可是现在呢,你已经学会打抱不平了。”

  “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人可以恶到这种程度,将人折磨死,又斩草除根害其成为厉鬼。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鬼魂也会这么善良。”笑行道,言语之间有着浓浓悔意。

  “掌柜的,请你一定要把客栈继续开下去!”

  笑行有些震惊的回头看去,却见舒锦不知何时靠在后院的门边,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就当是为了学姐吧,一定要把客栈继续开下去。这个世上的黑暗太多,有无数的冤屈等待洗刷,只有你,只有这间客栈能还他们一个清白。”

  舒锦走进来,强忍着难过,对着笑行鞠了个躬。

  转瞬间,泪如雨下。

  “那你不怕鬼了?”

  “不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